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20章 誰能擋我

第1220章 誰能擋我

  湊不要臉,這臉皮也太厚了,斧子都砍不動!

  居然好意思這么評價自己?許多人都想捶他一頓!

  這小子當殺!這是鯤龍最想付諸行動的事。

  金琳憤憤,道:“純潔?實在是羞辱這個詞,純善,他這么缺德帶冒煙,找不出來幾個,哪里跟善字沾邊!”

  一群人跟著點頭,實在受不了這種評價,這曹德自從來到戰場就沒有消停過,怎么就純潔純善了?

  不說其他,就是不久前,他還逮誰咬誰呢,滿嘴唾沫星子飛濺,到處噴人,這樣也能被評價為至純之人?

  事實上,就是猴子、鵬萬里等人都在腹誹,都受不了。

  猴子很想說,這個暴脾氣的,特么的,第一天進入連營中就毆打了他一頓,導致他鼻青臉腫,最后還搶走他的狼牙棒,至今沒還呢!

  蕭遙也想說,就在剛才,曹德還惦記他姑姑呢,想當他小姑夫,純善個毛線!

  鵬萬里心有戚戚焉,片刻前,曹德還在他姐姐的情況,想當他姐夫,并且滿場認大舅哥,臉皮都不要了!

  然后,這里一片反彈,全都不信楚風純善。

  遠處,守護在這里的準神王洪云海很想說,曹德這個小王八羔子,一天打我兩個孫兒三頓,報復心太強了,也能跟善字挨邊?

  想到這些他就惱火,他算計楚風不成,致使他的兩個孫兒洪宇、洪盛很慘,至今還在床榻上躺著呢。

  而且,每次傷體剛好轉,就會被那個德字輩的混蛋打一頓,再次半殘。

  所以,老天尊的評價一出,不說天怒人怨也差不多了,一群人都不忿。

  當然,主要也是立場不同,指望鯤龍、云拓、九頭鳥族看曹德順眼,那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在這片悟道之地,也有人忍不住開口,說曹德不是良善之輩。

  楚風頓時不愛聽,立即反駁,道:“你們不懂!”

  什么意思?許多人拿白眼看他。

  “我那是率性而為,赤子之心,在你們看來荒唐,其實這是在依照本心,以純粹的‘真我’心態行事,所以才有了老天尊的至情至性的評價!”

  這都能行?一群人越發想干掉他了。

  尤其是一些苦主,臉色愈發的難看。

  然而就在這時,黎九霄卻輕嘆,道:“我認可,曹德的確是真性情,心如水晶,性情率真,的確是赤子之心。”

  我去!

  一群人都受不了,這黎神王,而今號稱神王中的佼佼者,同級中沒有幾個生靈是其對手,居然為這個厚臉皮的曹德說話,這樣力挺。

  楚風先是對黎九霄點頭致謝,又看向六耳獼猴,道:“猴啊,你說呢?”

  猴子面皮抽動,很想說,你純凈的心……都黑的發亮了,一直打我妹主意,我想剁了你,另外還我狼牙棒!

  不過,最后他還是皮笑肉不笑,道:“你自然純善!”

  沒辦法,如今在一個戰壕里,他們屬于盟友關系。

  猴子說完這些話,他自己都覺得良心難安,那些話太違背本心了。

  然后,他拉蕭遙下水,讓他也表態,力挺盟友曹德。

  蕭遙看了一眼他小姑姑,又看了一眼楚風,道:“曹兄,率性而為,乃是真性情。”

  然后,他就覺得胸腔發悶,這種話太昧著良心了。

  不過,雖然不忿,雖然在低語議論,但是所有人都沒有停下來,都在全力以赴的爭奪融道草精粹。

  這些造化物質,得到一縷就是機緣,能夠拓展他們此生終極成就的上限!

  這等于是將天花板抬高,讓他們的人生高度更加燦爛與驚人!

  所以,每一個人盡管心中不舒服,但依舊在爭分奪秒,強化自身,參悟飛向自己的秩序鏈條等。

  可是,鯤龍、云拓、金烈等人有些坐不住了,他們限制楚風失敗,而今自身的機緣還多次被搶走。

  在這片區域,楚風體外出現許多漩渦,灰撲撲,但當中閃耀金色符號,他像是一個無底洞,瘋狂吸收造化物質。

  人們發現,楚風體外的灰色漩渦連成片,密密麻麻,效果太驚人,劫掠身邊那些人的機緣,防不勝防。

  此時,金烈欲哭無淚,他十次機緣浪費了七次,被曹德搶劫走幾縷本源物質。

  他滿頭金色發絲亂舞,眸子犀利如冷電,真想動手去干掉曹德,他覺得太窩火了。

  鯤龍更是手指頭都在哆嗦,抱著長刀,數次都想揮刀出去,他也被“劫掠”了,遏制曹德失敗,自身反而受損。

  “各位,出手啊,不能給他成長的空間,今天扼殺他!”有人寒聲道,依舊在聯合眾人一同阻擊。

  單個的人限制不了曹德,鬼才知道他怎么就至純至善了,跟那融道草相匹配,宛若兩者間有無形通道相連,他在瘋狂索取!

  此時,沒人說話了,青音、彌清、黎九霄、猴子、蕭詩韻等人都寶相莊嚴,認真參悟大道。

  他們離楚風較遠,不受影響。

  這一刻,不要說金烈、鯤龍等人,就是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都臉色陰沉,他已經出手,干擾楚風,阻他前路。

  但是,效果卻不大,并未擊斷曹德現在的蛻變進程,他依舊在收割融道草精華,體質越來越強。

  “這果實味道不咋地,沒什么滋味。”

  這時,楚風開口。

  融道草共有九片葉子,每片葉子上都有九顆果實,他的身體早就吸收走幾顆果實了。

  這也是他金身璀璨,如同黃金鑄成的原因,越發強大。

  而現在他張嘴間,居然有兩顆果實被灰色漩渦吸過來,進入他的口中,他直接如同牛嚼牡丹般咀嚼,并在評價。

  他附近的人恨得牙根都癢癢,他比別人得到的都多,讓身邊的人眼紅不已,還這么說風涼話。

  再說,那東西是吃的嗎?需要煉化,需要參悟,用心去體悟。

  嗡!

  的確,那果實是秩序符文組合而成,沒入楚風的口腔中,又快速進入其體內,被灰色小磨盤碾壓,磨碎。

  轟隆!

  就在這時,一聲恐怖的雷音爆響,那是九頭族的神王施展秘法,他施展最厲害的手段,遏制楚風的空間!

  雖然他不敢下死手,但是,在這里利用一些潛規則,算計競爭者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他想封死曹德,將四周的空間與之隔絕,使曹德與那融道草失去聯系。

  哼!

  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臉色冷酷,哼了一聲后,他以精神能量構建一張王,圍困在楚風的四周。

  “九頭,你在做什么,太過分了!”這時,黎九霄開口,神王眸子射出恐怖的光芒,要撕裂空間。

  “安靜,不得擾他人悟道!”

  這時,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依舊是一位天尊,但絕不是剛才那個老者,聽起來像是個中年男子發出的呵斥聲。

  他居然在警告黎九霄,不讓他多語。

  “這不公平,憑什么如此,這是要斷一個好苗子的前程?滅其未來的道果,等若毀人根基,勝過殺身之恨!”

  這時,六耳獼猴族的大兄——彌鴻,他也開口,白衣勝雪,非常英俊,臉色寒冷無比,看不下去了。

  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冷漠無比,道:“你哪只眼睛看我毀人根基,滅人前程了?萬靈進化,冷酷競逐,全憑各自的手段,我利用神王秩序,在捕捉融道草散發的造化物質,有什么不可?難道非要將機緣都主動送給曹德不成?”

  他說有些道理,但還是明顯越界了,因為他用神王秩序幾乎將楚風那里完全覆蓋,這樣吞噬融道草逸散的物質,增加自身的捕捉領域,也的確在斷別人的根基。

  “都閉嘴!”

  暗中,那位如同中年男子發出的聲音再次響起,依舊冷冽而有大威嚴,震懾所有人。

  毫無疑問,他有些偏向性,沒有管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任其行動。

  若是再這樣下去,便等于毀了楚風的前路。

  事實上,暗中那位老天尊不同意,有了爭執,不過那位如同中年男子發聲的天尊卻認定,曹德早先也劫掠了別人的造化,所以現在不予理會。

  “起初,也是因為那些人針對他,偷雞不成蝕把米,現在九頭鳥著實是在斷他前路,不能如此!”

  老天尊暗中開口。

  “一飲一啄,皆有定數。他奪人造化在先,現在失去機緣在后,很平衡。”那中年男子的聲音很冷酷。

  顯然,他偏向九頭鳥、鯤龍等人,這種人物更加的自我,行事無所顧忌。

  他與九頭鳥族交好,自然會說這種話。

  兩位天尊暗中爭執時,融道草附近也是暗流涌動。

  九頭鳥見到彌鴻與黎九霄被天尊壓制,無法救援楚風,他臉上帶著淡笑,不過眼底深處其實很冷酷,更進一步封堵此地,不給楚風機會。

  三頭神龍云拓見狀,露出喜色,并且淡微笑開口,道:“天尊的決斷很公平,我等無異議。”

  “理當如此!”鯤龍點頭,刀氣繞體,他在瘋狂吸收融道草的精粹。

  “呵呵……”

  他們這個陣營許多人都笑了,九頭鳥族的神王出手,果然非凡,直接限制住了曹德,讓他無法再進化!

  金烈微笑,現在他覺得心中舒暢。

  這個陣營還有兩個神王,還未出手,也都帶著冷酷的笑意,金身層次的進化者天賦再強又如何?想限制你,便直接斷你根基!

  “扼殺天才,很簡單!”九頭鳥族的神王淡淡地說道。

  可是,楚風卻一點也焦躁,盤坐在那里,道:“想圍堵我,扼斷我的前路?自以為是神王就能成功嗎,其實,你算個……屁啊!”

  楚風臉上有一絲怒意,因為這九頭鳥族的神王很惡毒,想憑借其強大的神王級規則覆蓋此地,粗暴的鎮壓他,滅盡其機緣!

  但是,他無懼,此時主動催動小磨盤,進一步激活那一行金色的字符。

  轟的一聲,這片區域,楚風體外所有灰色漩渦都變成了金色,極其絢爛奪目。

  “神王了不起啊?想擋我腳步,我就當著你們的面在這里蛻變,第一步先打破現有的境界,超凡入圣!我看誰能擋我?!”

  楚風冷聲說道,在這里無所畏懼,直接叫板,只身面對一群對頭與敵人。

  前兩天少更,今天總覺得不多寫點渾身不自在,那就……再去寫一點,勤奮不驕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