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48章 只身掃諸圣

第1248章 只身掃諸圣

  平白被砸了一記,不去找人算賬,那不是楚風的風格。

  他渾身能量光芒暴漲,轟的一聲,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金色血氣蒸騰!

  這一刻,他宛若一口仙道火爐,周身絢爛,金霞澎湃,血氣滾滾,繚繞黃金閃電,各種光從其從體表噴薄而出,形成霸道而懾人的氣息。

  楚風舉手投足間,盡是壓迫感,拳印如虹,他這樣直接轟了過去,像是可以打穿青天!

  那祭出翻天印的男子神色驟變,他躲避的很快,但是,依舊被楚風的拳印擦中,哪怕以雙手格擋,還是血淋淋。

  他的雙手虎口都裂開了,被那一拳震的他身體踉蹌,口鼻溢血,而雙手指縫更是都裂開了。

  這種拳印力量太強了,這還是只是擦中,而不是真正打在他的身上。

  光想一想就讓人不安,真正兇猛的一拳,絕對能直接轟穿絕頂圣者的肉身,簡直不可力敵!

  “還等什么,殺啊!”

  有人叫道,被楚風的表現驚住了,這還是圣者嗎?

  讓人懷疑他進入映照層次,居然可以肉身硬抗翻天印。

  一群人全都臉色難看,壓力很大,不用誰多說,皆奮力出手,要干掉眼前這個少年魔頭。

  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個少年魔王,神勇懾人,絕對能威震圣者領域,單打獨斗的話,接近無人可敵!

  喀嚓!

  電閃雷鳴,那早先時揮動紫金雷霆錘的男子,再次展現雷道奧義,手持紫光沖霄的錘子,向前轟去。

  他的速度很快,居然跟閃電糾纏在一起,駕馭雷光而行,這就有些恐怖了,所以又第一個殺過來。

  楚風一聲冷哼,拳印無悔,就這么一往無前,徒手硬撼,轟砸了過去。

  這個時候,那男子眸光都化成了閃電,全身毛孔都在噴涌電弧,化成雷霆之子,全力轟殺楚風。

  很可惜,他遇上的是一位大圣!

  當!

  沉悶的聲響爆發,楚風以血肉拳頭砸在紫色的雷霆錘上,擊散了閃電,并且讓上面出現一道裂痕。

  “啊!”

  那男子驚叫,心痛無比,這可是他以血精溫養的雷道寶錘,是可以同他一起成長的秘寶,居然被砸裂。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得多么變態?那是血肉拳頭嗎,怎么會如此堅硬,可以跟母金比拼嗎?

  同時,他的整條手臂痙攣,因為被那反震之力重創,半邊身子都有些發麻。

  至于他右手間,則是血流如注,被震出來許多傷口。

  轟隆隆!

  這個時候,他其他人也都動手了,有劍光、有火爐、有金剛杵等,一同砸來。

  沒有人退后,都在第一時間動手,想聯手鎮殺來自雍州的可怕少年。

  此時,再也沒有人認為他投機取巧。

  這是一頭蟄伏的兇獸,現如今爆發了!

  轟隆!

  楚風硬撼各路種子級高手,他毫不保留,自身像是一座被血光與黃金閃電覆蓋的魔主,太強大了。

  噗!

  就在這短暫的交手瞬間,就有人被他震的大口咳血,橫飛了出去。

  砰!

  有人被他的淡金色手指頭擊中,結果悶哼出聲,身體搖晃,肩頭那里淌血,肩胛骨都幾乎出現裂痕。

  咚的一聲,有人跟楚風對轟,結果雙臂頓時發軟,垂了下來,直接脫臼了。

  最為驚人的是,這個人其實帶著金色的護套,遮蓋拳頭,保護手臂,不然的話,結果會更可怕。

  可以看到,那圣級護臂在喀聲中出現細密的裂痕,幾乎當場解體。

  “各位,還藏著掖著嗎,一起動用殺手锏干掉他!”有人喝道。

  此時的雍州少年太可怕了,如同出閘的史前兇獸,彌漫著恐怖的血氣,所過之處,無人可攖其鋒。

  這一刻,賀州與瞻州兩大陣營的種子級高手都先后發威,動用各自的看家本領,向前攻去。

  哧!

  一抹流光劃過虛空,很妖艷,也很詭異,快到不可思議,就是楚風都沒有能夠徹底避開。

  他被砸中肩頭,身體一個踉蹌。

  那是一座塔,不是很大,不過三尺高,剛才橫空而過,化成一抹流光,擊中了楚風。

  “天地流光塔!”

  不要說場內的人,就是三方戰場外觀戰的修士,也有不少人驚呼起來。

  顯而易見,這是一種在陽間負有盛名的兵器,其母兵號稱究極之器。

  而在各個境界中鑄成的相對應的兵器,也都是頂尖的,銘刻著這種兵器特殊的規則紋絡,殺傷力駭人。

  它很難煉制,不管對應什么境界,都需要捕捉宇宙中的某種流光,其實一種稀世的物質,融入塔身中才可煉制。

  這天地流光塔,號稱避無可避,它速度太快,如同一抹流光驚艷虛空,可謂一旦祭出,必中敵手。

  所以,它價格太昂貴了,堪稱同級別兵器中的大殺器。

  通常來說,它威力巨大,有可怕的沖擊速度,再加上注入能量,可以直接滅殺敵人。

  這件天地流光塔,原本足以擊殺成群的圣者,它是染血的兇物,被祭煉很多年,堪稱稀世圣器。

  但是,現在砸中楚風的肩頭后,只是讓他步履晃動,并沒有骨斷筋折,他的肩頭那里也只是衣服破爛。

  他的肉身上,淡金光華流淌,迅速一閃而過,他再一次硬抗了一種名動陽間的兵器!

  不過,這為其他人創造出戰機,趁著楚風身體搖動,步履不穩之際,一些人紛紛出手,動用殺手锏。

  “哼!”

  楚風一聲悶哼后,肌體蒸騰可怕的黃金光,彌漫血氣,他滿頭發絲狂亂舞動,宛若氣吞山河的魔主歸來。

  他的瞳孔內,射出可怕的閃電,他在提升速度,達到了極限,如同一道光在移動,躲避過七八種可怕的殺招。

  他盯上了那個動用天地流光塔的進化者,直接撲殺過去,目標明確,凌空就是一腳。

  砰!

  關鍵時刻,此人再次催動天地流光塔,擋住楚風這一勢大力沉的腳掌,震的虛空爆鳴,能量劇烈震蕩。

  但是,此時楚風的腳掌像是火山噴涌般,爆發刺目的光團,壓制天地流光塔,不斷下沉。

  并且,楚風張口呼嘯間,音波震蕩,金色漣漪洶涌而出,震的此人的護體光幕直接炸開了。

  轟隆!

  同一時間,楚風居高臨下,一拳砸落下來。

  喀嚓一聲,關鍵時刻,這個人祭出一面銀色盾牌阻擋,可是這面圣盾當場炸開,被楚風一拳轟穿。

  噗!

  擁有天地流光塔的男子胸口塌陷,中了拳印,整個人飛了出去,七竅流血,險些就被打穿肉身。

  即便如此,他也是胸骨斷裂數根。

  所有人都膽寒,這可是一群絕頂圣者,可是聯手對敵,居然都沒有攔住雍州少年,他橫沖直撞,肆意逞兇,難以阻擋。

  從交手到現在這才多長時間,幾個照面而已,他便接連傷敵,讓種子級高手不斷喋血,實在可怕。

  楚風就要追殺,突然,虛空中傳來奇異的聲響,像是某種呼吸聲。

  下一瞬間,所有人都驚訝,虛空中浮現成片的星斗,宛若有生命般,似乎在呼吸。

  這時,楚風心頭一凜,他感覺不對頭,身體出于一種本能,感受到危險,全身繃緊,快速倒退。

  不過,有些晚了,虛空中出現一道又一道光束,嘩啦啦作響,交織在一起,那是一片金屬鎖鏈。

  這是一件頂尖秘寶,嚴格來說,都快屬于禁器而不讓帶上戰場了。

  在戰斗中,這種秘寶一旦祭出,能直接困死圣者等,難以掙脫。

  “星河鎖鏈!”場外,有人驚呼道。

  雍州陣營那里,許多人相當不滿,感覺這不算是正常的種子高手切磋,這是在拿各種稀有秘寶獵敵。

  “這不公平!”雍州陣營那里有人叫道。

  “勉強還算是圣器,不算違規。”南部瞻州那里有神王回應道。

  場外,一片嘈雜聲,曹德能擋住嗎?

  這簡直是困死圣人的最恐怖的大殺器之一。

  果然,戰場上,虛空中,那金屬鎖鏈如同星河在交織,密密麻麻,锃亮而神圣,在空中凝聚。

  一剎那,它就封住楚風所有退路。

  星河鎖鏈結成立體大網,宛若很多面發光的蛛網,而當中星輝閃耀,光芒熠熠,像是群星在呼吸。

  它的主人是一個很漂亮的紫發女子,周身有白霧覆蓋,看起來很神秘。

  她以星河鎖鏈鎮封了這片小天地,將楚風困在當中,各種秩序符號閃耀,密密麻麻。

  “進攻!”

  有人喝道,各種秘寶發光,向前轟殺。

  此時,有可怕的劍光,有重型兵器金剛杵,更有幾乎射爆虛空的箭羽,一時間能量大爆炸,這片地帶劇震。

  楚風被困在星河鎖鏈結成的大網間,眸綻冷電,張嘴間,吐出一掛閃電,轟擊那沖擊過來的各種秘寶、殺招等。

  接著,他雙手結印,如同千手觀音,向前轟去。

  這星河鎖鏈果然很可怕,阻擋楚風脫困,但是卻不限制外界進攻來的滔滔能量與可怕兵器。

  “糟糕,這是要被困死在當中嗎?”

  南部瞻州陣營中,亞仙族內,有一個風姿絕世的銀發妙齡女子紅唇輕啟,露出驚容,有些擔心。

  正是映曉曉,她驚呼出聲。

  “你是哪個陣營的?”她的兄長映無敵看向她。

  “要你管!”映曉曉撇嘴。

  旁邊,映謫仙身段婀娜,亭亭玉立,宛若一位謫仙子,空明出塵間也輕語道:“圣者領域中,無人可破星河鎖鏈,這個人雖然很強,但是也難以逆天,除非他的確就是……真正的大圣。”

  遠處,青音絕色姿容,面孔白皙晶瑩,平靜無波,雙目有些深邃,也在盯著戰場。

  她輕語道:“星河鎖鏈,若是演繹下去,就是恒宇道鏈,那時誰可打破?”

  轟隆!

  戰場中,在星河鎖鏈發光時,宛若諸天星斗呼吸之際,楚風渾身發光,猶若自太陽中孕育出的戰仙,在當世復蘇。

  他直接爆發出刺目的光華,血氣滾滾,身體繃緊,而后猛力一扯,喀嚓一聲,星河鎖鏈崩斷了。

  噗!

  星河鎖鏈的主人,那個紫發女子大口吐血,身體橫飛。

  幾乎是同時,楚風輪動斷裂的星河鎖鏈,如同在舞動一片星空,太過恐怖與猛烈了。

  轟隆!

  這方小天地仿佛炸開了!

  接著,許多道身影染血,有人慘叫,有人悶哼,全都倒飛了出去,不少人遭受重創。

  想說再去寫一章,但是,這樣熬夜會惡性循環啊,還是明天上午寫吧。馬上就要恢復兩章更新了,弱弱地說,不差這一天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