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54章 光輝燦爛

第1254章 光輝燦爛

  許多人偏頭,看身邊的人,彼此小聲詢問,確信自己沒有聽錯,一位大圣要打劫?!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這風格太詭異。

  大圣,傳說中的生物,正常情況下多少萬年都不見得能出一位,在人們的心目中,這是神話生物的代稱。

  許多人都寄予各種美好的愿望,想象中的樣子應該是光明偉岸的,天資橫溢,風采絕世才對。

  然而現在,曹德大圣也的確絕世了,但是,卻很些形象崩塌,翻遍史書,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大圣。

  一些少年強者全都無語,有些眼暈,甚至某種信念都在塌陷,這就是……進化者中的無敵大圣!?

  “我警告你,立即賠償,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不你要知道,我曹德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赤裸裸的威脅與恫嚇,而且,他摞胳膊挽袖子,向前逼去,接近那片雷海。

  “憑什么?!”

  厲沉天真是被氣的不輕,已經被下黑手,挨了三板磚,結果還要被勒索,被敲詐,要進行賠償?

  他的肺都要焚燒了,怒氣騰騰,真希望天劫立刻結束,他好去擊殺曹德!

  “就憑我是曹大圣,而你一個小破亞圣不自量力的敢挑釁我,活膩了吧?想活命的話,就趕緊賠償!”

  楚風呵斥,神色很嚴肅,而且直接開價,要母金塊,就像他砸出的那么大塊,隨便來兩塊。

  真當母金是大白菜啊,張嘴就要兩大塊,當眾打劫,讓厲沉天情何以堪。

  他自然一口拒絕,明確告知,沒有!

  “你是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師門這么窮嗎?現在不交出來,想死吧?!”楚風不相信,一副不給母金,就干掉他的兇惡樣子。

  “曹德,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你是大圣,代表著神話級生物,可現在卻恫嚇我,無恥的勒索,你還有大圣的風采嗎?吾羞與你為伍,太無恥了!”

  厲沉天滿腔怒氣噴薄,他赤裸著上半身,古銅色的肌體全面開裂,傷口密密麻麻。

  此時,他很惱怒,也很冷酷,帶著野性光輝的雙目隔著雷光死死地盯著楚風,恨不得立刻宰了此人。

  同時,他也帶著不屑之色,感覺有這種大圣存在世間,實在是可恥,在玷|污這個神話級的稱謂。

  一些年輕人心有戚戚焉,真是感覺到心中的某種美好憧憬被打碎了,大圣啊,居然是這種“清奇”風格。

  “你懂什么,你是大圣嗎,你還是個小破亞圣,懂什么大圣氣韻?真實的大圣風采就如我這般,絕世無雙!我再警告你一次,不交出母金買命,或者不以經文贖罪,信不信,我現在就滅你?!”

  楚風開口,接近雷霆區域,一番嚴厲恫嚇與威脅,讓對方賠償,不然的話就要下死手了。

  人們無言,這真是……詭怪。

  “過了!”齊嶸天尊開口,不得不阻止楚風,因為對方陣營的天尊都在警告他了,不能這么“不講究”。

  其實,雍州陣營一些高層也是有些尷尬,原本還想樹立個光輝典型呢,結果曹德這種姿態有點讓人眼前發黑。

  楚風不服,說是這厲沉天羞辱大圣在先,沒有賠償,還不賠禮道歉,實在說不過去。

  “就如同有人當眾羞辱對面的天尊般,這能行嗎?估計對面的前輩肯定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拍死!”楚風舉例。

  然后他又道,說自己脾氣好,不跟厲沉天計較,要點母金就算揭過去了。

  許多人翻白眼,好脾氣還下黑手,拿母金磚砸人?現在還死乞白賴的要賠償,如此大圣風采實在是驚掉一地下巴。

  倒也不能說他無良,總之,人們覺得很怪,他很另類,顛覆了人們心中所想的美好與光輝的形象。

  聽著他嘚啵嘚,天尊都臉色異樣,這特么哪個家族的,怎么修成大圣的,就不能體面一些嗎?!

  眾人見到過他施展終極拳,有些懷疑他不是散修,而是有可能來自某一隱世家族。

  最后,不是天尊先受不了他,也不是那些少年心中的大圣風采先崩塌,而是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厲沉天先受不了。

  因為,他在渡劫啊,那曹德曹惡棍,雖然被天尊警告后沒有再上前動手,可是嘴里恫嚇個沒完沒了,對他實在是一種干擾與折磨。

  這種大劫太艱難,九死一生,他不能做到心無旁騖的話,可能會死在這里。

  就在旁邊,一個大惡棍在恫嚇,不斷勒索,讓他實在放心不下,因為真的不敢相信曹德的人品,這么混賬的事都能做的出來,還真怕抽不冷子再給他來一下狠的!

  如果再挨一母金磚,厲沉天確信,自己可能就要完蛋了,熬不過這場大劫。

  “給你!”厲沉天體內發光,飛出一物,砸落在遠處的地上,居然真的是……一塊母金。

  其顏色古怪,一面泛黃,一面為玄色,近乎割裂的色彩凝聚在一起,泛出大道的氣息,恐怖無邊。

  “玄黃母金疙瘩?!”

  有老輩人物吃驚,怎么也沒有想到,在這戰場上會遇到這種母金,很純凈,也極其可怕,道則流轉。

  玄黃母金很少見,極其稀有。

  這塊母金不算小,成年人的拳頭那么大,很沉重,將地面砸出一塊大坑。

  這比九頭鳥族老祖身上的母金要純凈太多了,剛才被楚風砸出去的三塊母金雜質頗多。

  而且,那種母金應該算是最為常見的一種母金——大地母金。

  甚至,有時候在最為嚴格的歸類標準中,大地母金都不被歸類在母金內。

  像時光母金古來稀有,沒出現過幾塊,價值最驚人,而玄黃母金也算是較少見的,極其稀珍。

  楚風眼睛頓時冒出綠光,嗖的一聲收了起來。

  雷光中,歷沉天帶著暴虐的氣息,滿臉的殺意,眼神森冷,瞳孔泛出血色,他宛若從地獄逃出來的魔神,有一股毀天滅地的陰冷寒意。

  他雖然什么都沒有說,但是,戾氣很濃,他發誓渡劫完畢后,要殘殺曹德,收回母金,當眾屠掉大圣,鑄就他的無敵傳說。

  誰都沒有想到,曹德真的勒索成功。

  就是幾位天尊都無語,不過對面陣營的天尊臉色真的黑了,暗怪齊嶸不講究,理應及時制止才對。

  “還不回來!”齊嶸天尊有苦說不出,他也沒有想到,曹德真勒索出來了賠償金,而且是玄黃母金!

  楚風頓時轉身,相當的配合,遁入己方陣營。

  但是,在臨消失前,他還是喊道:“記住,你還差我一塊母金呢,說好了要賠償兩塊的。”

  這一刻,雍州陣營這邊,許多人進化者都感覺羞愧了,有些無顏面對瞻州與賀州的進化者。

  “大圣,在我心中的形象……崩塌了。”

  一些少年喃喃著,實在是被曹大圣的舉動給噎住了,當眾打劫,毫不臉紅的敲詐,這種洗劫也太奔放了。

  猴子都不忍直視,小聲嘆道:“這很曹德!”

  遠處,龍大宇也是在咬牙切齒,道:“這很姬大德!”

  亦有小陰間的故人在感嘆:“這很楚風!”

  少年莽牛更是喊道:“厲天不要慫,你現在渡的是天劫雷,也在渡人劫曹德,一旦雙劫皆渡過,便是天人合一,注定天下大圣中無敵。”

  這是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亂,給厲沉天添堵,恨不得他嘔血而死在雷劫中。

  此時的厲沉天發絲亂舞,眼神駭人,在他周圍出現濃重的血色煞氣,滾滾激蕩,撕裂了天劫,他一下子強大了很多,能量暴漲,暴虐氣息彌漫,讓同時代的人都驚悚,感覺發毛,這簡直是一尊魔主,要血洗諸天般。

  便是楚風也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那厲沉天的確很強,在爆發,在對抗天劫,要成為大圣了。

  厲沉天雖然什么都沒有說,但是他森冷的目光足以表現出一切,一旦他成功,將會以大圣之姿虐殺曹德!

  身為武瘋子一系的傳人,竟被恫嚇,被人勒索走自身留著鑄造兵器用的母金,他怎么能容忍?!

  原本厲沉天就在蔑視曹德,想在成為大圣后當眾干掉他,視他為自己進化路上的一堆枯骨,陪襯的景物而已!

  現在,他的決心更重了,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橫掃曹德!

  就在這時,瞻州陣營那里,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激蕩開來,接著一條金光大道直接鋪展到戰場中心。

  一個男子,腳踩著這條金光大道瞬間而至,滿臉的殺意與瘋狂,喝道:“曹德你給我滾過來,跪著受死!”

  這是一個很高大的年輕男子,滿臉的冰寒與殺機,同厲沉天有幾分相像,這是厲沉天的兄長歷沉坤。

  他原以為,自己陣營的天尊警告后,他弟弟就無恙了,沒有想到那曹德很無恥的勒索走他弟弟的母金。

  幾位天尊不好意思以大欺小,沒有再說什么,靜等厲沉天渡劫完畢成為大圣后跟曹德決戰。

  但是,他受不了,也不想委屈自己,不受這口氣,當即殺過來了,他是映照層次的進化者,實力駭人,因為他是武瘋子一系的傳人。

  厲沉天的親兄長過來了,點名曹德,讓他滾過去,立刻交出母金,不然別怪他不客氣。

  楚風沉聲道:“你弟弟都覺得自己錯了,送我母金賠罪,你裝什么大半蒜,憑什么要我歸還,還以言語羞辱我?”

  “自己爬過來賠罪,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歷沉坤寒聲道。

  整片戰場都有些安靜了,人們都露出異色,武瘋子一系的傳人果然霸道,讓曹德匍匐過去賠罪,當真不愧是那一脈的人。

  若是其他家族,其他道統,哪個敢跑到雍州陣營前來這樣要人?

  這天下間,多半也只有武瘋子一脈,無所顧忌,肆無忌憚!

  “有種你再說一句試試看?!”楚風寒聲道。

  “爬過來賠罪,歸還玄黃母金,叩首致歉!”歷沉坤長發飛舞,雙目射出冰冷的光束,殺機濃烈無比。

  “你算個屁,映照境界了不起啊,干掉你!”楚風直接出手了。

  他像是一顆彗星,劃過天際,橫擊大地,轟隆一聲消失在原地,轟向戰場中的歷沉坤。

  一剎那,天崩地裂般,這片地帶能量光芒大爆發,飛沙走石,符文密集,規則碎片糾纏,景象駭人。

  隱約間,鬼哭神嚎,天地飄血,異象太嚇人。

  噗!

  血液綻放,楚風退后,右手中抓著一條手臂,血淋淋,有些恐怖。

  一時間,四野鴉雀無聲,這是何等輝煌的戰績?!那是映照層次的高手啊,是武瘋子一脈的傳人,竟被曹德撕裂下來一條手臂?!

  這種戰績稱得上驚世,曹德大圣干翻武瘋子一脈的映照級高手?

  “武瘋子一脈,不過如此!”楚風開口。

  早先覺得大圣形象崩塌的無數少年男女天才,現在都震撼了,心中涌起一股難言的豪情,熱血激蕩,與之共鳴,感覺曹大圣又光輝燦爛起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