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71章 出山吧,都是大長腿!

第1271章 出山吧,都是大長腿!

  荒涼、光禿禿的地平線上,紅色霞光流淌,這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能量,映照過來如同流血的夕陽。

  此情此景,如同殘陽斜墜,血染魔土。

  楚風打起十二分精神,跟九號交談,百般相勸,告訴他外面天團很多,新鮮的食譜中甚至有龍、不死鳥等。

  他不得不全力游說,打起精神,因為一旦失敗的話,他自己會被留在這里,淪為食物。

  九號坐在一塊巖石上,嘴角滴血,咀嚼腿骨的聲音很可怕,聽起來發瘆。

  他的發絲如同枯黃的雜草,皮肉干枯,牙齒雪白,泛出冷幽幽的鋒銳光澤,染著血,眼神碧綠,盯著楚風,偶爾會咕咚一聲咽下一口口水。

  就這么轉眼工夫,他已經將九頭鳥的大腿給啃光了,連骨頭都給嚼碎咽下去了,典型的吃人不吐骨頭。

  他的嘴角滴滴答答,淌下一些血液,落在幾乎腐爛的衣服上,讓人不寒而栗。

  “很久,很久以前以前,我出去過,唔,四號也出去過,大地都被打沉了,廣袤而無垠的世界都要毀掉了,一片殘破。”

  突然,九號開口,瞳孔深邃,綠油油,他發出如同夢囈般的聲音,竟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他出去過?他上次不是說,此生要守著這里,不會輕易出去嗎?

  楚風心頭微驚,一下子得到這種信息,著實覺得有些凜然,九號似乎提及了一段秘辛,一段可怕的舊事。

  然而,他現在不說了,像是在緬懷,陷入自己的情緒中,在微微出神。

  就連雪白牙齒以及嘴角上的血液在滴落,他都不知。

  這一刻,楚風浮想聯翩,思緒萬千,想到了太多的事。

  九號所說的四號,就是黎龘的師傅,史前時代親自教出一個震古爍今無人能敵的大黑手,著實了不得。

  但是,楚風一直有一種懷疑,四號、九號有可能就是同一個人,就是黎龘的師傅!

  因為,老古第一次見到九號時,激動與嚇得直接跳了起來,身體都在發顫,說跟他大哥的師傅一模一樣。

  不過,眼前這位活尸卻說自己是九號。

  可是,這世間真有一模一樣的人嗎?老古曾經親在黎龘之師身邊呆過一段時間,對其很熟悉。

  他實在沒看出,九號與四號形體上有什么區別。

  而且,老古提及一段往事。

  黎龘之師曾親口說過,他此生不吃葷,只吃素,一旦他開始吃葷,那就是天崩地變時,世間將劇變。

  并且從此以后,他將泯滅真如自我,六親不認,再見他就當是仇敵,立刻動手!

  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老古懷疑,九號就是四號,是當年的那個大師傅,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改變了習性,發生可怕的異變。

  這很詭異,也很恐怖。

  九號曾說過,像他這樣的生物先后出現過九位。

  楚風他們也曾猜想,這是序列生物,完全一模一樣,似乎是被某位無上生物制造出來的。

  當然,后來他們也曾懷疑,所謂的九個生物,一到九號,有可能都是同一個人在蛻變,代表了九世,這就顯得恐怖了。

  直到后來,楚風與老古覺得隨時有可能會被九號吃掉,匆忙逃離,到了那一刻他們也不能確定這是序列生物,還是說只是一個人。

  至于現在,沒有老古這個最熟悉四號的人在身邊,楚風就更加無從判斷,這成為一段無頭公案。

  當想到這里,楚風突然發問,想要趁九號走神之際,探尋一些秘密,甚至想了解其根腳究竟是否為一人。

  “十號何時出世?!”他快速而急切的問道。

  “石昊?”九號錯愕,的確有些出神,下意識地反問。

  “對!”楚風快速說道,等他回應,希望不給他過多的反應時間。

  “不可說,不能說,是為無上大忌。”九號冷厲地說道,眼中綠光大盛,他徹底回過神來了。

  而且那種目光,那種綠油油的眼神,看的楚風發毛,都差點要將石罐砸出去,動用輪回土與木矛,因為太危險了。

  九號像是被觸動了什么心弦,對楚風神色不善,兇光畢露。

  楚風意識到,這當中有什么秘密,他不該去惹,觸動了九號的逆鱗。

  九號盯著他,綠光冒出了數尺長,撕裂虛空,如同仙劍斬開永恒,太恐怖了。

  很長時間,他才平息下來,恢復寂靜,不怎么愛說話了。

  楚風一陣后怕,還真不能亂說啊,同時他有點后悔,應該問的更直接一些,究竟是不是蛻變了九世身。

  還是說,有人造出他們九個?

  “不對,聽他的意思,還真有十號?”楚風懷疑。

  可是,怎么似乎同一到九號不太一樣,他心有疑問,因為剛才九號的神情太嚇人了。

  “來,九師傅,我再送您一點珍肴,這原本是我自己收藏的,一直沒舍得吃,保證讓你滿意。”

  楚風拍馬屁,取出自家的珍藏。

  當然,這一次他可不是亂說,而是真的有別于那十幾大車的血食。

  因為,這是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的部分血肉!

  當日,他宴請猴子、鵬萬里等人,蒸煮與燒烤九頭鳥,結果惹來了赤峰,怒發沖冠,要殺他們。

  當時,黎九霄神王、彌鴻等人也在場,最后他們擋住赤峰,將他重創,打的他血肉炸開部分。

  事后,楚風親自打掃戰場,一點也沒浪費,將神王血與肉都給收集起來,準備回去燉肉吃!

  這種損事兒,讓猴子等人都無言。

  事實上,楚風在三方戰場已經利用赤峰的神王血寫過一封信箋,折騰該族。

  現在他發現,派上了更大的用場,用九頭鳥族的部分血肉孝敬九號,會越發顯得有誠意。

  果然,即便是一點碎肉,可畢竟是源自九頭鳥神王,且保存的很好,如今還有活性呢,對于九號來說,滋味太鮮美。

  這比剛才的那些血食強太多了。

  九號頻頻點頭,表示認可與稱贊。

  “前輩,如何,這條殘腿的主人就在外面呢,前輩你要是想吃的話,跟我出去吧!”楚風積極攛掇。

  ……

  外界,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不知道為何,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冰寒,像是整片世界都對他滿懷惡意,他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但是,一剎那而已,那種特別的悸動又消失,他沒什么感覺了。

  他一陣懷疑,究竟是心血來潮,有什么特殊感應,還是這天下第一名山太恐怖,離的過近,導致他心神不寧?

  ……

  “前輩,我跟你說,剛才吃的只是神團中的血食,同天團比起來,還差的遠呢。”

  楚風鍥而不舍,說個沒完沒了,都快吐口白沫了,想將九號給拉走,帶出這片血染的古老疆土。

  他真不知道,這片空間有多么廣袤,只知道前方是一片血色高原,再深處就不可接近了,九號不讓人過去。

  “確實味道鮮美,天團怎么樣不說,剛才神團中的就不錯了,你確信,他就在外面?”

  九號問道,然后,他一探手,虛空中直接出現一個黑洞,他幾次想要探進去手臂,似乎是想抓什么東西。

  但最后他又忍住了,道:“不能隨意破壞第一山的護山光幕,我……難道要走出去一次?”

  他一陣猶豫,聽的楚風后背發寒,聽他的意思是,隨意一次探手,造就黑洞,就能將外面的神王等給抓進來?

  “前輩,別亂出手,你不是負責守護此地嗎,不能破壞億載歲月以來的平衡,你還是親自跟我出去一趟吧。”

  “前輩我和你說,神團中的血食配不上你的身份,你應該吃天團才對。”

  “我跟你說,天團中的每一道血食都長著好幾雙大長腿,你不是只愛吃腿嗎?天團中的生物脖子以下都是大長腿!”

  為了能將九號請出去,楚風也是拼了,唾沫星子四濺,信口開河,可著勁的忽悠。

  九號從容而冷靜,雖然嘴角淌血,嘴里嚼碎骨的聲音很可怕,但是他一語不發,沒說什么,只在聽楚風說話。

  直到很久后,楚風都快絕望了,唾沫都快干涸了,九號才冷漠地開口,道:“陽間一次又一次大輪回,萬靈若韭菜被收割,曾將古宇宙打的殘破,也該出去看一看了,這世道怎樣了。”

  楚風說了那么多關于血食的話語,都根本沒什么用,到頭來竟是因為這些,九號要出去一趟看這大世。

  楚風一陣無言,早知道的話,費這嘴皮子干嗎?他嗓子都快冒煙了,要著火了。

  九號說那些話時,相當的平淡,可是卻讓楚風心驚肉跳,蘊含的信息不少。

  大輪回一次又一次?

  此外,是一到九號曾出過手,參過戰,還只是九號自身經歷過那些可怕大世?

  不管怎樣說,楚風很喜悅,很高興,也很激動,九號答應出山,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

  有些畫面,他已經能夠預想!

  “準備出山。”九號開口。

  楚風熱血激蕩,這次拉上黎龘的師傅亦或者是親師叔,這樣走出去,看哪個生物還敢威脅與恫嚇,看誰還敢以俯視的姿態擺譜!

  在離開前,九號做了一件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