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75章 那一天到來時的抉擇

第1275章 那一天到來時的抉擇

  第一名山外,許多人都有劫后余生之感,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沒有被啃掉雙腿。

  當然,鯤龍、神王赤峰、神級進化者云拓這些人除外,心情糟糕透頂,同時陣陣后怕,唯一慶幸的是性命保住了。

  不過,讓赤峰眼前發黑的是,他嘗試血肉再生,重塑斷腿,可是根本沒用,斷了就是斷了,長不出來。

  鯤龍也就罷了,即便是圣者,可是在陽間都飛離不了地面,自然沒有斷肢再生的能力,除非用稀有大藥。

  可是,赤峰是一位神王,他足夠強大,而眼下竟……無能為力,這簡直讓他驚駭,隨后他萬念俱灰,差點昏厥過去。

  難道他的后半生都要坐在輪椅上?這樣的畫面……簡直不可想象,實在讓他害怕,他是神王,居然長不出雙腿。

  事實上,此時別說是他,便是十二翼銀龍族的老祖,真正的龍族天尊,此刻的臉也綠了,他還剩下一條腿,獨腿立在地上,努力想再塑斷腿,可是……也失敗了!

  堂堂天尊,睥睨天下,居然要成為瘸腿天龍?不,是缺腿天龍!

  這一刻,銀龍族的老祖那可真是眼前冒金星,要暈過去了,他這么多年的威名要崩塌了嗎?

  自成為天尊以來,他震懾各族許多萬年。

  臨到晚年,他居然肢體不保,要成為一頭殘廢龍?

  鯤龍、云拓、赤峰幾人看到銀龍老祖都如此,頓時感覺天塌地陷般,他們還年輕,人生還很漫長呢,以后都要坐輪椅上了?!

  就沒有見過這樣的強者,到了一定的境界都能斷肢再生,坐著輪椅出行,這是要被人笑話一輩子嗎?

  此時,他們都知道了,九號太強,留下的傷口雖然不痛了,但是有莫名的道韻殘存,影響肌體再生!

  銀龍天尊都攻克不了,讓另外幾人都絕望了,估計是沒救了!

  此時,楚風較為神色凝重,立身在九號的域中,近在咫尺,正在跟他談論三方戰場上的一些事。

  因為,他提到了武瘋子,這事兒不能瞞九號,他也不知道九號能否擋住那個武道狂人。

  畢竟,武瘋子太恐怖了,氣吞天下,震古爍今,簡直已經成長為陽間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是進化領域繞不過去的一面豐碑,矗立在那里,可撼動古今。

  在九號的域中萬法不侵,即便周圍的人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兩人,一片模糊,更聽不到他們的交談聲。

  “武瘋子聽著很耳熟,像是個棘手生物。”九號自語。

  毫無疑問,他的狀態時好時壞,有時候對過去的事記得很透徹,大事件不含糊,有時候又常失神。

  “唔,我想起來了,上一次你說有種瘋魔,成群成窩,幼年的叫太武,青壯的叫魔武,年老的叫武瘋子,味道鮮美。”

  九號記起上次楚風與老古忽悠他的話語。

  楚風的臉色頓時綠了,當初說那些話時,他可是付出了血的代價,九號直接給他施展了血咒,讓他將來最起碼也要抓一只瘋魔幼崽——太武,將這樣的血食送到第一山中,不然解除不了血咒。

  那一次,楚風是典型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不知道九號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無妨,去那片戰場看一看。”九號說道。

  最后,他又露出異色,雙目綠光幽幽,打量楚風,又看向身后的第一名山。

  “我若是離開,此地無人照應也不好,要不……你進第一名山中去替我看守那片血色高原深處的裂縫?”

  楚風聞聽后,頓時發呆,什么情況,他要被留下來?跟他預想的不一樣!

  “你這身體在此層次雖有缺陷,不夠堅韌強大,但也馬馬虎虎,還可重塑,借我一用。”九號說道。

  楚風聞言,著實心驚。

  他是大圣,號稱神話生物,結果在九號眼中卻有不足,居然還有些缺陷!?

  尤其是對方不是以高層次的眼光俯視,而只是談論他現有的境界,在圣者領域中還稱不上圓滿?

  楚風有些不服氣,他自認為走最強路,已經很超然,最起碼他屠掉過其他大圣,戰績極其輝煌。

  “我占據你的身體,這一世,替你行走在人間,將這具有瑕疵的身體修行到圓滿,你看如何?”九號問道。

  他相當的平淡,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而且,他又補充,道:“你的魂光可以進入我的軀體,看守血色高原。”

  楚風聽聞這些話后,那可真是心都涼了,從頭到腳冒寒氣,說了半天,這九號是要……奪舍?取他而代之!

  說的好聽,這一世替他行走在人間,這不就是換了一個人嗎?簡直太恐怖了,要將他幽禁于第一山內。

  楚風寒毛倒豎,向后倒退,可是身在對方的域中,能退到哪里去?他被禁錮了!

  很難想象,九號竟要替換他出現在人間時的場面,去跟他的的親朋故友以及紅顏知己互動,那實在讓人不寒而栗。

  即便九號入主他的軀體后,有朝一日,殺到天下無敵,又能如何?那已經不是他自己。

  為什么,情況怎么會突變,竟到了這一步?楚風的心緒不能平靜!

  “前輩,你不就是想重臨陽間嗎?何必用別人的軀體,不合算,人生真正的體驗與感悟都需要自己去實踐。”

  楚風極力勸阻,真要發生那種事,他還不如死掉算了。

  “我想試一試,重頭開始。”九號平靜地開口,道:“你不用擔心什么,這具身體如果有了后人,也算是你的后代,基因屬性不變。”

  楚風聽到后,臉當時就綠了,九號的思維和常人不一樣,讓人驚悚,也讓人覺得較為可怖。

  “一些所謂的氣運之子,意外死去后,在另一界出現,借尸還魂,其實很可悲,此后所誕生的血脈還能算他自己的子嗣嗎?”

  九號說道,一本正經。

  楚風覺得,再可悲也沒他可悲,打死他也不想被人取而代之,徒留肉身去行走于人間,去誕生所謂自己的后代。

  “前輩,別說了,我寧愿自殺,死個干凈算了!”楚風說道,他暗中準備祭輪回土與小木矛,突襲進攻。

  可是,他心中無底,因為九號深不可測。

  若是一到九號都是同一個人,在歲月變遷中不斷蛻變,完善己身,那么估計世間沒幾人可殺他。

  畢竟,一而再的進化,不斷優化自身,天知道九世身強到了什么層次。

  此刻,楚風苦大仇深,想魚死網破!

  不過,最后關頭,他又改變了注意,忽然露出異色,主動道:“好吧,我想通了,可以換身體!”

  “為什么改變心意?”九號問道。

  “人生不過是一種體驗,活的精彩就是了,我所追求的是進化,是對未知的探索,我想入主前輩的身體,手持血色高原上的那桿大旗,進那平滑的巨大縫隙中去看一看,試試能不能游到對岸,奮力折騰一番。”

  九號面皮抽動,好長時間無言,最后才道:“你與那黎龘的心都黑了。”

  什么狀況?楚風一怔。

  九號道:“當年黎龘將四號騙出山時,也曾遭遇這一局面,四號要取而代之,替他行走在人間。黎龘直接歡天喜地,吵著嚷著催促趕緊換身體,他好去大裂縫對岸探索人生的真諦。”

  楚風:“……”

  他也是被逼急了,故意威脅與恫嚇,準備豁出去了。

  想不到那黎龘,本能就做出這種反應,不愧是史前的大黑手。

  然后,楚風回過神來了,九號這只是在重復某件舊事,而非真正要奪舍,是在進行某種考驗。

  他很想說:“#@¥%!”

  有這么辦事的嗎?也太嚇人了!

  九號這種生物,平日死氣沉沉,眼神綠油油,盯著活著的生物就咽口水,無比的嚴肅與可怕。

  誰相信他會突然搭錯一根筋,忽然這么折騰人。

  “對于這個問題,你應多沉思,很多年后,萬一遇到類似的抉擇,你要慎重取舍。”

  九號忽然說出這樣一句話。

  “何意?”楚風立刻嚴肅起來,九號這是什么意思,在告誡與暗示他什么嗎?

  九號道:“離開此地很多年后,黎龘站在某一十字路口,曾做出選擇,所以,他就此消失。”

  楚風寒毛倒豎,九號居然不是隨便說說,當中似乎涉及到了史前大黑手死去或消失的驚天之秘?

  黎龘去了哪里?!

  可惜,九號沒有多說,也不再說了,只是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為何,楚風起了一身冰寒的雞皮疙瘩,當強大到黎龘那種層次后,還會遇到古怪的命運十字路口不成?

  他聽老古說過,當初黎龘要征伐大陰間,結果突然死去,從此陽間不可見。

  這其中另有隱情?連老古都不知!

  “肉身重要嗎?”九號最后問了楚風一句。

  “重要,與魂同在!”楚風很嚴肅也很認真地答道。

  九號點了點頭,收斂自身的域,望向三方戰場。

  “走吧!”他開口。

  轟隆!

  一道刺目的銀光自他的腳下綻放,而后直達天際盡頭,所有人都吃驚的發現,他們已經立身在上,包括天尊也都如此,開始橫渡長空,臨近三方戰場。

  此時,武瘋子一系有人已經降臨在雍州陣營,高高在上。

  “曹德何在?!”

  其音冷漠,震動整片大營。

  他在質問雍州陣營的人,姿態很高,像是超然在紅塵上,俯瞰人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