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77章 靜靜地看你裝到崩潰

第1277章 靜靜地看你裝到崩潰

  中心地的一處大帳爆開,金光沖霄,武瘋子系的人真的不給面子,就這么毀掉一座黃金大帳,大步走出。

  他身材很高,強健有力,一頭褐色長發披散,古銅色的肌體非常結實,赤裸著一條手臂,上面銘刻山川圖。

  此人看起來很年輕,鷹視狼顧,渾然沒有將雍州連營中的進化者看在眼中,立身在那里,目光冰冷,像是電芒劃過虛空。

  “曹德,過來吧!”他開口,聲音很有利,震耳欲聾,鏗鏘如同一口銅鐘在發出顫音。

  這還是他發現有天尊在此,收斂了一些,沒有太過霸道,即便如此,這種飛揚的姿態,這種高人一等的氣勢,也還是讓人體會到了武瘋子一系的強勢,面對天尊時居然都沒有去見禮。

  雍州陣營許多人都蹙眉,尤其是隨九號回來的昊源天尊,目光冷冽,武瘋子一系竟如此呼喝,將此地當什么了?

  這是他師祖雍州霸主的地盤,武瘋子再強,他雍州也不至于低頭。

  當世的三大霸主,應該不弱于武瘋子!

  此時,楚風沒有搭理他,就靜靜地看著他裝十三,看他接下來還會怎樣。

  連營中,許多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不久前負責接待這位使者的幾位老神王,全都很憋屈,心有郁氣。

  自北方南下而來的使者,只是一個神級生物,雍州陣營的天尊顧及身份,沒有親自照面。

  這就苦了一些名宿,雖然為老牌強者,頂尖神王,但是卻要對一個神級進化者好言好語,實在難受。

  而這位神級使者還不怎么搭理他們,非常倨傲,有些看不起人,態度相當的冷漠,言語很沖。

  有兩位老神王很想拎住他的衣領子,問一問他,你究竟能有多強,有多了不起,敢這樣蔑視神王?!

  事實上,武瘋子一系的確很強,神罰神王這種事曾經真實發生過,這一系的人一向自信!

  “曹德何在?你沒聽到嗎,耳朵聾了嗎?!”

  凌屹面色冷淡,眼神凌厲,他已經兩次喝問,對方居然都有任何回應,這是害怕要逃走嗎?

  九頭鳥族的老祖身邊,一位神王開口,屁股不正,想藉徹底送上曹德的性命,跟著喝斥。

  “曹德,使者問你話呢,還不過快來,沒有一點規矩,快來見禮!”

  這時,神王赤峰等一群了解內情的九頭鳥,都想罵娘,想干掉這個同族人,這不是沒事招災嗎?

  “你們都誰啊,一個個裝大尾巴狼,上癮是吧?”楚風終于開口,被人來回點名,這樣斥責,他不想干聽著了。

  “就是你,殺了厲沉天,還敢對武祖不敬?”來自北方武瘋子一系的使者凌屹森然道。

  他盯上了楚風,眼神冷酷,已經將他看成一個死人,不過現在還不能殺,二祖有令,要活擒回去。

  不過,從心底來說,他還是有些驚異的,他知道厲沉天,練的是七死身,而起應該練到第五轉了,非常強,結果依舊敗了,被人擊殺。

  “小爺曹龘!”

  楚風開口,自報姓名。

  竟是這名字?凌屹瞳孔收縮,這是故意的吧?

  他所了解到的是曹德,怎么變成了曹龘?

  一剎那,他眸子陰寒,對方這是在有意羞辱教中祖師嗎?

  因為,當年武瘋子唯一的敗績就是被黎龘下黑手,八百多回合后,被打了個頭破血流,不得不遁走。

  同黎龘激戰那么長時間,最后還能離開,也是特別罕見!

  要知道,當年黎龘連禁區都敢下黑手,點一把火,給悄然燒著大半,強人膽大包天,什么都敢做。

  當然,這對武瘋子來說卻是奇恥大辱,他一生不敗,乃是神話中的最強神話之一,他很不服氣。

  他認為,自身敗給了黎龘的妙術,其實他自身無懼曹龘,自此潛行,出沒在名山大川中尋找失傳的幾種無敵術。

  最后,真的被他尋到了,比如完整般的時光術,號稱史上前三甲的無上妙術!

  這可不是厲沉天所施展的初級階段的斬千秋,而是壓蓋古今,深奧無敵。

  可惜,當武瘋子再想去找黎龘時,對手已經死了,從陽間消失,再也沒辦法去報仇,再戰一場。

  歲月漫長,從史前到現在,武瘋子除了進名山大川,找史上最強大的幾種妙術外,便一直閉關,越來越強,睥睨古今。

  事實上,凌屹知道,聽門中大能提及過,武瘋子祖師深入最可怕的名山大川間探尋時,曾遇到過史前一位神話中的神話在沉眠。

  結果,武瘋子硬是出手了,血拼曾經冠絕一個時代的無上強者,最終成功擊殺,血染山河,他沐浴至強血液洗禮,發狂而嘯,震落無數星骸,當時景象太恐怖了。

  可惜,那片名山大川,被視為禁忌之地,無人踏足,外界沒有幾人感應到。

  這若是傳出去,足以撼動古今,為武瘋子再添一筆無上神話戰績。

  所以,現在凌屹聽到曹德自稱黎龘,他瞳孔收縮,對方這是在挑釁,在故意針對,當抽魂焚天燈。

  “滾過來!”凌屹直接用手點指,對楚風露出冷酷的笑。

  楚風沒用火氣,因為知道此人會很凄慘,他相當的云淡風輕,道:“還不過來覲見我九師傅。”

  “你讓誰覲見?!”凌屹寒聲道,從來都是其他道統的人來求見他們這一系,來覲見武瘋子的傳人等。

  還從未聽說有人敢讓他們覲見呢,現在,他雙瞳光束幽冷,掃視所有人。

  他對天尊都不是多么尊敬,因為,他的身后站著用一個強大的師門,氣吞山河,俯瞰陽間大地興衰沉浮,從來就不怕誰。

  “還真請來了一個人,是你師傅?”凌屹看向九號,上下打量,并未感覺到讓他心悸的那種氣息。

  他不怎么相信,這是張口吞日月、閉眼就讓天地漆黑的究極生物,他覺得,武祖的任何一位親傳弟子出世都能號令一方,可血洗那些所謂的頂級大教。

  這樣的生物與這樣的道統算不得什么,面對北方的武瘋子一系只能低頭。

  凌屹看著九號,淡然道:“你教了一個好徒弟,你可知,他為你們這一脈惹了大禍,將有滅教厄運降臨。”

  此時,老六耳獼猴、赤峰、黎九霄、齊嶸等人都無言,全都閉嘴,一句話也不提,就這么靜靜地看著。

  如果說是武瘋子親臨,他有資格說任何話。

  便是他親傳弟子出世,到達這里,也有底氣,也可以號令一方,俯瞰群雄。

  但是,憑他一位使者,敢這么對九號開口,就是齊嶸天尊都面皮抽搐,認為真是勇氣可嘉啊。

  沒看銀龍天尊都缺腿了嗎?這是血的代價,他們親身領教過了。

  不過,人們覺得,不能怪這個年輕的神級進化者,因為正常來說他的確有這種底氣,代表師門傳法旨,有幾人敢不從,敢活吃了他?!

  “曹德,跪接法旨!”

  凌屹傲然,手持一個金色卷軸,還沒有展開,就已經散發出莫名的道韻,恐怖氣息彌漫。

  同時,他也看向九號,道:“教不嚴師之惰,曹德惹下大禍,你也有責任,你們這一道統若是不想被血洗,我看你們舉教上下還是一起去北方請罪吧,或許還有一線機會。”

  關鍵時刻,他總算沒有呵斥九號跟著一起跪下去。

  但是,這種話語說出來,還是讓人無言了,別管天下第一名山內的道統是否能惹武瘋子,但現在吃這個小輩使者,那……還是很正常的。

  嗯?!

  凌屹忽然驚愕,因為,他發現曹德身邊那個皮包骨頭的生物居然在啃東西吃,血淋淋,那是……一條腿!

  怎么會如此眼熟?

  凌屹瞳孔收縮,而后猛然低頭,接著,他立刻慘叫了起來,腿呢,怎么少了一條!?

  他簡直難以置信,這是哪里跑出來的兇人,居然在吃他的腿,動作太快了,他都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已經“嘎嘣嘎嘣”嚼起來了,連骨頭都沒吐出來!

  “你是誰,來自哪個道統,竟敢與武祖……為敵,我是來自北方的使者,代表了武瘋子一系的意志!”

  凌屹喝道,有憤怒,也有駭然,更有無盡的恐懼。

  “武瘋子?最近確實聽的耳熟了,不就是被三龍打了個頭皮血流的那個得了瘋病的人嗎?”

  九號開口,相當的平淡。

  此時,別說是凌屹,就是整片雍州陣營的強者都發呆,都震撼莫名。

  敢直接稱呼黎龘為三龍的人,這身份估計會高的嚇死人,是史前的老怪物,同時他居然那么評價武瘋子,得了瘋病?

  “你是誰?!”凌屹喝道。

  然后,他就墜落在地上,趴在了那里,因為他另一條腿也消失了,血水染紅冰冷而堅硬的土地。

  “啊……”他慘叫,無比的驚懼。

  楚風開口,道:“這是我九師傅,你可以稱呼他為九祖,嗯,黎龘就出自這一脈,而我叫曹龘,你應該明白了吧?”

  我明白什么?凌屹痛的滿頭都是冷汗,他想大聲吼叫,但是,稍微冷靜,他理解了那種關系后,頓時一陣毛骨悚然。

  “你們到底來自哪里?!”他顫聲喝道。

  “現在才想起來問啊?”楚風撇嘴,然后還是告訴他了,道:“黎龘的師門是天下第一山,我想你們這一脈應該清楚吧,我們自然是從那里走出來的。”

  這一刻,凌屹眼前發黑,感覺驚悚的同時,還有無盡的悔意,太特么背運了,他怎么遇上了這一脈的怪物?

  如果說,武瘋子身上有唯一的污點的話,那肯定是跟黎龘對決導致的,盡管現在黎龘再現,武瘋子也無懼,可是畢竟曾經吃過一次大虧,被黎龘下過一次黑手,這種事實改變不了。

  此時,有人比凌屹更加驚悚,寒毛倒豎,渾身都是雞皮疙瘩,整具身體都僵直了,那就是九頭鳥一族的老祖。

  他眼前發黑,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終于知道,早先為何感覺到絲絲縷縷的異常,畢竟他神覺敏銳,十分強大,有過一剎那的特殊感應,可是最后卻精神恍惚了,竟忽略過去。

  現在看來,是有無上高手導致他的感應失常。

  這讓他顫栗了,覺得可能會有非常不好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

  現在,他還不知道九號的嗜好呢。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