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

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

  大地盡頭,九號的牙齒雪白,在夕陽中更加顯得白生生,帶著血跡,有些讓人覺得發瘆。

  他轉身,向著戰場深處走去,消失在楚風的視線中。

  不知道為何,他心底生出一股寒氣,他根本看不透九號,按照青音所說,早在史前歲月這個天下第一山就廣收天賦最強大的天才為門徒,每個時代都如此,可是到現在一個人都沒有剩下。

  實在是讓人不寒而栗,都哪里去了?

  這讓楚風怎么能夠不多想,因為九號之前似乎要對他奪舍,盡管后來似乎顯示那是一種考驗。

  但這不足以說明當中沒有令人膽寒的隱情,歲月浪花拍濺,天下第一名山這么強的道統竟只剩下一人?

  該不會那些門徒都被他吃了吧?楚風甚至有這種念頭,總覺得九號練的玄功很特殊,是否活了九世,踏出九種究極路,都說不清楚,太過神秘。

  楚風猛力搖了搖頭,自語道:“他對我好,如今幫我,我便以最大的善意來對他,想他的一切好。”

  不管怎樣說,現在九號的確對他不錯,為他出頭,將赤峰、云拓、赤虛天尊等人都給吃的戰戰兢兢。

  楚風也邁開腳步,離開這個光禿禿的小土坡,同青音的一番對話,他心情不暢。

  所以在回來的路上,許多人都看到曹德大魔頭面如黑鍋底,一張臉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了,黑著臉走路。

  當路過無腿人士那里時,楚風看了又看,最后默默無聲來到三頭神龍云拓以及神王赤峰這邊。

  這些進化者,包括赤虛天尊等都被制住,想逃走都不能,可見九號多么的護食!

  這些人一個個眼底深處都是寒光,都是殺意,如果能出手的話,真想干掉曹德。

  是的,有些人想拼命,哪怕有九號在連營中,他們也都受不了,想要魚死網破,欲擊殺曹大魔頭。

  楚風原本就心情不爽,又看到這群人一個個都對他神色不善,有些人居然還露出殺意,他頓時更加不舒暢了。

  噗!

  他一刀下去,將三頭神龍云拓剛艱難重塑出來一條龍腿給剁下來半截,哧的一聲,又將神王赤峰大腿外側那里削下一大塊血肉,然后他拎起來……就走了!

  我……去!

  什么情況?一群人憤怒的同時,還有些發懵,這可恨可惡的曹大魔頭怎么發瘋了,居然也來割肉?

  “真是氣死我了,回去下酒,紅燒稀珍血食,吃一頓好的!”

  楚風恨恨唧唧的說著,拎著龍腿與九頭鳥神王的腿肉,就這么迤迤然離去。

  哎呦!一群人簡直要氣死,真特么的想殺人啊。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曹大魔頭在別處受氣了,轉過身來就跑到這里……剁腿,拿他們撒氣!

  一群人真是暴跳如雷,恨不得用眼神殺死他,真是曰了地獄犬了,還有沒有天理?

  憑什么啊?!

  一群人不服不忿,氣的渾身哆嗦。

  尤其是三頭神龍云拓與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幾乎要氣死過去,此刻眼前發黑,身體搖晃不已。

  所有人一致確信,這曹德還真是九號的徒弟,這簡直是……親生的!

  這風格神似,絕對的一脈相傳。

  特么的,你不高興,你不開心,憑什么吃我肉啊?三頭神龍云拓氣的想大叫,想要大吼出來。

  他覺得沒天理了,太欺負人了。

  九號大魔王惹不起也就算了,可你曹德居然也來啃腿吃?!

  不過細想一想,云拓發現貌似這曹魔頭也已經惹不起了,畢竟是天下第一名山的傳人,如今身份不同了,再也不是那所謂的野修。

  “啊……”

  神王赤峰低吼,他實在被氣的不輕,關鍵是大腿真疼啊,現在又殘留下九號的秩序符文了,這么被割肉,短時間沒辦法恢復,腿是越來越短了。

  他很憤怒,若非被封住,憑他的神王身,哪怕站在這里對方也砍不動,現如今的處境真是可悲。

  楚風走了,拎著一截碩大的龍腿,還有一大塊九頭鳥族的腿肉,那可真是顯眼,惹人頻頻矚目。

  被割下來后,龍腿與鳥腿都化作本體上的形狀,鱗片發光,羽毛火紅燦燦,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種族。

  他心情大好不少,隔著很遠就喊二弟,讓其來收拾。

  龍大宇這叫一個膩歪,莫名其妙就變成人家小弟了,而且指使他的還是讓他背黑鍋的那個混賬王八蛋。

  可是眼下形勢比人強,他還真不敢反擊,怕自己一雙腿不保,淪為九號的血食。

  “我去,你讓我烤龍腿?!”龍大宇差點將將手中的血肉給扔出去。

  “算了,這塊我烤,你去給我將新投過來的散修都請來,今天我請客!”楚風說道。

  主要是,在青音仙子那里他被拒絕,再也見不到昔日的秦珞音,他有些悵然,想念曾經的那些人。

  而大黑牛轉世成的小莽牛,還有老驢如今化身為才子呂伯虎,都在連營中,楚風想和他們暢聊,但是不可能單獨請他們來,只能如此。

  所以,他割了些神龍肉、九頭鳥神王的肉,準備招待故人,把酒言歡,若能話當年就更好了。

  很快,他又想到了少女曦,可惜,她暫時離開了。還有映曉曉,她在對面的陣營,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若是都能聚在一起,舉杯邀明月,那就再好不過了。

  這些只能等進秘境再說,到了那里,可以私下接近,敞開心中的一切,談什么都不怕。

  因為,有些秘境很脆弱,不穩固,只有相應層次的人才能接近。

  ……

  此時此刻,北方某一在史書中留下赫赫兇名的山門中,赤霞滔天,黑霧澎湃,壓蓋世間。

  武瘋子的第二弟子正在沖關,到了關鍵時刻,他的氣息越來越強大,越來越旺盛,震驚世間。

  所有人都預感到,他要成功了,即將出世,不久的將來必將南下,去三方戰場橫擊九號。

  北方的大地在顫栗,這一州赤霞沖霄,撕裂蒼穹。

  武瘋子的第二弟子被尊為二祖,成名在史前,當年就是大能,橫行世間,掃滅一教又一教,威名赫赫,恐怖無邊。

  武瘋子之所以有這么大的兇名,他的幾個弟子也都有很大的功勞,任何一個出現在一地,都能橫推過去,血洗一方,實在太強大了。

  修行到了后面,每前進一小步都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年,完全是拿命在熬,許多人都是死在進化的路上,便是你法力通天,也難以熬到盡頭去。

  尤其是越向前走越是可怕,經常會發生不可名狀的異變,高層次的各教祖師,當年的形態都太可怕了,不可描述,不能直視,詭異到極致!

  轟隆!

  北方的大地在顫抖,無邊的血氣滾滾而涌,實在太駭人了,整整一個大州都變成了殷紅色,整片蒼宇都被血氣覆蓋了。

  這簡直難以想象,一個生靈而已,其血沖霄,居然能覆蓋大州,鎮壓這片天地?!

  不過,有強者冷眼旁觀,認為這血氣雖濃郁,但更多的是異象,如果是其自身真實血氣覆蓋到這么廣袤的疆域中,那就逆天了,過于恐怖無匹。

  轟隆隆!

  北方某片大州在搖動,二祖閉關地越發的可怕,恍惚間,烏光消退了,血氣更為濃郁,而且有金光綻放,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現出來。

  他像是一位皇者,氣勢磅礴,自那閉關地浮現,逐漸的矗立在蒼穹下,要截斷古今,要橫貫古宇宙,俯視著天下,太過駭人。

  這簡直是一位霸主出世,睥睨人間,金光激蕩億萬縷,整片大州都在血氣與這種磅礴的金光中顫栗。

  眾生都要膜拜下去了,發自靈魂的畏懼,想要朝拜君王!

  “二祖……成功了,即將君臨天下!”

  這片地帶有人顫聲道,他們是二祖的弟子,一個個激動不已,渾身都發抖。

  因為,一旦二祖出世,更上一層樓,屹立在頂尖強者之林,連帶他們都會水漲船高,世人敬畏之。

  轟隆!

  血氣澎湃,金光億萬道,映照天上地下,無處不在,連附近的大州都在顫栗。

  整片北方都沸騰了,許多大族,強大的門派等,都非常的不安,如臨大敵,一個如此恐怖的生物進化成功,生命層次躍進,會愈發的駭人。

  北方萬靈悚然,各教的祖師心頭悸動,許多被供奉在山門祖庭中的神像都發光,隆隆搖動,在為子孫示警。

  北方一片殷紅,被血氣覆蓋!

  直到后來,血氣消散,一縷縷紫氣冒出,無邊無際,滾滾而涌,向著南方激蕩開去。

  二祖的所有弟子門徒徹底喧沸!

  他們知道,二祖成功了,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邁上了更高的一層樓,從此可以俯瞰天下山河。

  “二祖要出關了,即將南下,去斬殺那個所謂的九號!”

  “哈哈,紫氣南下,二祖功行圓滿,將武瘋子祖師的那門玄功練成了,現在有幾人可敵?!”

  “嘿嘿,紫氣取代黑霧,取代赤霞,這是瑞霞,是瑞相,二祖雖然在前進,卻跟詭異等不可名狀等不沾邊,依舊強橫無匹!”

  人們確信,即便有一天二祖真的成為大宇級至強生物,或許也不會變異,不可名狀。

  “天下無匹,二祖出關了,要去殺來自天下第一名山的宿敵!”

  可以說,二祖門下所有人沸騰,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整片山門內都是呼喊聲。

  轟隆!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二祖閉關地四分五裂,有人騰空而起,來到了高天之上,屹立蒼穹間,威嚴無比。

  如同一位皇者君臨天下,讓眾生顫栗,全都跪伏下去。

  所有人都一起叩首,山呼二祖,歷萬劫而永存!

  砰!

  這時,在那蒼穹之上,無盡的紫氣中,像是發生爆炸,有赤紅血光激射而起。

  并且,很快,下方大地,那如同萬龍起伏的凈土山門內,墜落下一只可怕的血色手掌,砸塌了許多山峰。

  轟隆一聲,大地都在沉陷。

  什么情況?許多人震驚,尤其是二祖的門徒等都不解。

  “怎么了?!”

  “二祖在蛻變,在換血!”

  “對,應該是這樣!”有人點頭附和道。

  轟隆!

  天穹炸開,四分五裂,接著,又一只龐大無邊的手掌落了下來,砸在山門中,數百座宏偉的山峰崩開,塌陷了。

  “這是……怎么了?!”一些人哆嗦著問道。

  “沒……事,二祖在……蛻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