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

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

  戰場蒼涼悠遠,暗紅色的地表上滿是裂痕,今天發生太多的事,讓所有人進化者都心中波瀾起伏。

  一輛赤紅的戰車如同落霞傾瀉,赤光繚繞,映照的虛空都一片燦爛。

  一輛黃金輦車,其上鐫刻著史前禁地號令人間的可怕真相圖,刺目光芒沖霄,橫亙戰場上。

  兩大禁地的生物都在針對曹德,人們立時明白,這兩處寂靜漫長光陰的厄土都對陽間第一名山發難了,肯定有強者正在出手。

  許多人意識到,第一名山危矣!

  禁區復蘇,未知的絕世生物出世,絕對的可怕,整片洪荒大地都會因此而顫栗。

  人們不會忘記,史前歲月,任何一個禁區都有號令天下的能力,在他們活躍的年代,陽間簡直是血色的山川。

  哪個道統敢違背他們的法旨,都會被血洗,寸草不生。

  自古自今,有些原本很強的種族,甚至都足以已列前十大內,都因為不屈服,同他們對立,而被滅族。

  即便是楚風,也是心頭一沉。

  他有點擔心了,他在第一名山內部只看到一個九號,僅憑他一個人能夠擋住來自禁地的生物嗎?!

  “呵呵……”

  赤紅戰車前,那個紫發青年男子在笑,他負責駕車,此時卻如同眾星捧月般被神王赤峰等人圍著。

  他背負雙手,身體很高,發絲紫瑩瑩,同九頭鳥族的赤發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個人臉如刀削,顯得很冷酷,瞳孔懾人,猶若兩口紫色的仙劍在鏗鏘作響,流轉懾人的符文。

  一個禁區的駕車的年輕人,一個仆從就能如此,怎么看都像是一個絕頂神王,實在讓人們心頭沉重。

  這就是禁區的底蘊嗎?

  在場的年輕英杰,各族的翹楚人物,頗有些心灰意冷,苦修有何用?

  他們想登頂,想在未來一遇風云變化龍,超脫自我,也成為名動一方的強者。

  可是,禁區中走出的趕車人都這么強大,讓在場的人充滿挫敗感,他們苦苦爭渡,到頭來卻發現同為青年一代,別人的隨從都勝過他們,高高在上。

  “天下第一名山的弟子,呵,你叫什么?”

  紫發青年劫銘背負雙手,向前邁步,神王赤峰等人皆跟隨,陪伴在他的左右,逼視楚風,一同走來。

  九頭鳥族、龍族等全都有些激動,禁區的人來了,無懼天下第一名山,即便當場打殺曹德又如何?死了就死了,沒什么大不了。

  云拓、神王赤峰等人握緊拳頭,因為情緒過于起伏劇烈,面孔都略顯猙獰。

  這兩天他們太壓抑了,被九號支配命運的恐懼,被曹德魔頭欺凌、偶爾來割他們肉去紅燒而積攢下的怨憤,這一刻都爆發了。

  “他是曹德,就是他,從第一名山請出來一個所謂的九祖,為禍此地!”云拓咬牙道。

  紫發青年劫銘淡漠點頭,算是對三頭神龍云拓的回應,但他卻依舊向前逼近,來到楚風的近前。

  他身材很高,比常人高出一頭半,身體雄健,紫發炫目,披散在胸前背后,自身的生機與血氣旺盛如海般。

  再加上他來自陽間第十一禁區,為他加成,等于籠罩上一層神秘而懾人的光環,極其迫人,讓人覺得有種壓迫感。

  “我問你呢,叫什么名字?”他來到近前,俯視楚風,這樣更進一步逼問,相當的自我與無禮。

  事實上,這就是禁地生物中的做派,史前歲月,他們的行事風格比現在還要霸道,動輒就是血屠過去,染紅山河。

  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驅車者也算是該禁地出行在外的年輕人的親信,所以他相當有底氣,在面對敵對陣營中一個圣者領域的進化者時,滿臉的冷淡之色。

  “你就這樣跟我說話?第一山還沒滅呢,讓你主人過來!”

  楚風平靜地說道,一點也沒有退避之意,如果按照身份來說,他現在是第一名山的門徒,一個駕車的隨從沒資格和他這么說話。

  “山門都被攻破了,今天將被徹底除名,你還談什么天下第一名山門徒,你真以為還是黎龘鎮世的時代嗎?”劫銘冷笑道,隨后他又道:“就是黎龘,當年他敢去禁區作亂殺人嗎?”

  “怎么不敢,我記得,黎龘曾經火燒大半個禁區,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也沒人出來追究啊。”

  楚風說道,而后瞥了他一眼,不搭理他了,只是看著那個走下戰車的年輕人與另一輛輦車的生靈走到一起。

  “呵呵,破落門戶,即將覆滅,還嘴硬什么,黎龘當年是下黑手,別人不知道是他干的。一會兒睜開你的眼睛,看著我族的老祖血洗第一山。”

  紫發青年劫銘身材健碩,帶著冷笑,他認為,結果無需去猜測,第一名山注定要成為歷史的云煙。

  而且,他臉色不善,殺機流轉,幾乎探出了一只手掌,就要將楚風拎過去,想要動粗了。

  赤峰、云拓、鯤龍都露出笑意,感覺即將出一口惡氣。

  楚風沉下臉,真以為他是善茬兒嗎?

  于此之際,羽尚天尊一聲冷斥,大袖飄飄,警告劫銘,不得妄動!

  面對禁地來人,都敢這樣警告,羽尚老人的行為舉止讓不少人都吃驚,不要自己的命了嗎?事后被清算怎么辦?

  楚風嘆息,很感動,覺得如果有可能,一定要為老人延續壽元,不能讓他坐化!

  “劫銘,不得無禮。”

  遠處,傳來一道溫和的聲音,早先從戰車上走下去的年輕人開口,面色白皙,談不上俊美,但很和氣,看起來平易近人。

  不過,誰若以為他可欺,那自然是找死,大錯特錯。

  即便他很和善,可是無形中也有一股讓人心驚肉跳之感,很強,身體內的生機太旺盛了,宛若濃縮的星海,真要爆發開來,不可想象,注定要橫推世間同代人。

  “曹德,曹兄,別介意,我這個隨從就這個脾氣,怎么說都改不了。”

  這個不是很英俊、看起來很和善的年輕男子開口,一頭紫發晶瑩,雙瞳居然是銀色的,所以笑起來時,依舊讓人忌憚。

  雙瞳為白,不是白眼狼,就是絕世妖魔,這是老古提到一些可怕生物時,隨口感慨的一句話。

  后來楚風詢問,老古才扭捏不情愿的告知,他當年差點被一個銀瞳男子給活吃了。

  想都不用想,以他大哥黎龘這種鎮壓一世的大黑手姿態,還有人差點吃了老古,一定來頭大的嚇死人。

  此時,楚風嚴重懷疑,當年老古就遇上了天下第十一禁區的生靈。

  他露出笑意,對那銀瞳男子點頭,他最近已經有所了解,向九號問過九頭鳥族的源頭,為四劫雀的仆人。

  第十一禁區的生物,名為四劫雀,極其強大可怕。

  相傳九頭鳥族的祖先,就是血脈最為稀薄的四劫雀,因為蛻變失敗,過于弱小,被趕出該族,后世子孫漸漸成為九頭鳥。

  可想而知,真正的四劫雀多么的嚇人!

  何為四劫雀?有一種說法,該族總共經歷過四次天地大劫,貫穿四個紀元,進化文明覆滅四次,他們依舊在,艱難度過四次末日劫難。

  這若是為真,那就可怕了,難怪名為四劫雀,棲居之所成為無敵禁地。

  銀瞳男子名為劫無量,在數量極其稀少、繁衍難度很大的四劫雀中,他自然算是嫡系一脈,身份很高。

  他的進化層次還不算極高,但是血氣宏大如山海,在體內起伏,極其可怕。

  禁地中有自己的修行法門,所要走的道路相對來說已經很成熟,不像外界驚艷者走進化路時還要去摸索,還要去反復驗證與探究。

  劫無量比楚風境界高,但是,他卻很客氣,不像自己的親信那么霸道。

  短暫的交談,他很禮遇,對楚風沒有什么過激的言語,平和,好言好語,可謂平等視之。

  “曹德兄,我來自禁區,你出自第一名山,自然平起平坐,你也不要介懷,在長輩未分出勝負前,我們沒有必要起紛爭。”

  劫無量微笑,雖然不俊朗,但是整個人很有氣質,牙齒雪白,十分燦爛,個人魅力很強。

  不過,楚風卻不認為他是溫和之輩,不說老古當初的牢騷,就是他自身也能感覺劫無量體內的血氣的恐怖。

  而且,對方明顯話里有話,說的很清楚了。

  強者未分勝負,天下第一名山未被血洗前,他們還認可楚風,視為同類人,一旦攻破天下第一山,覆滅此地。

  到時候,估計他就不會阻攔其仆從了,直接打殺楚風,掌摑楚風都不算什么!

  現在,他們提前起紛爭的話沒什么意義,主要還是等絕世爭霸落下最后的帷幕,看結局如何。

  雖然為對立陣營,注定會為敵,但楚風對他觀感不差,而且這個時候還頗有探究欲望,他對四劫雀這種禁地中生物很好奇。

  尤其是相傳他們熬過四次天地大劫,經歷過滅世,再次開天的歲月,實在讓人不得不驚,想要探尋。

  若是別人,就是想知道,想要了解,也得矜持的繃著。

  然而,楚風沒有這個覺悟,哪怕知道不久后可能就會翻臉,決一死戰,他也滿臉是笑,殷勤詢問與請教。

  “開天前什么樣子,歷經四劫,你們的祖先都見證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覆滅的修行文明又是怎樣的?你們是不是曾經見識過很多超越極限,不可理解的功法,都有什么古怪特征?”

  眾人都無語,這種秘辛,這種天大的秘密,屬于四劫雀這樣的古老家族,怎么可能會隨意告訴外人?

  人們都覺得,曹德魔頭這是忒不要臉了,還是神經過于粗大了,這都想問,這都能問?

  就是羽尚天尊都嘴角微顫,替他臉紅。

  四劫雀劫無量瞇起眼睛,笑呵呵,依舊和和氣氣,道:“確實見證了很多駭人的往事,興衰更迭,古今莫不如是,改變不了。我們的祖先,遠遠的看到過天帝的孤獨與凄涼,那只身獨自上路遠去的背影,舉世皆泣,他所要面對的不是我等能夠理解的,我的祖上也見證過一代女帝的才情冠絕古今,驚艷了歲月長河。如今,我族僥幸收藏有殘破的帝之遺物,那個時代啊,可歌可泣,輝煌到極盡,璀璨到讓人顫栗,可惜了。”

  說到這里,他就止住了話語,不說了。

  “接著講!”楚風不沒羞沒臊,讓他繼續。

  劫無量都無言了。

  在他身邊,那仆從劫銘很想說,你湊不要臉。

  相對四劫雀劫無量而言,不遠處那個從黃金輦車中走出來的女子就不那么和善了,雖然豐姿絕世,極其靚麗,但是現在卻黑著一張臉,沒給楚風好顏色看。

  “什么情況,這位是……”楚風詢問,反正劫無量不說了,他自己主動轉移話題,問那女子的來歷。

  “我就是你說的那個被黎龘暗中下黑手、一把火燒了大半個禁區的苦主的后人之一。”

  這女子開口,她很年輕,青春而富有活力,尤其是眉心那里有一顆晶瑩而細小的紅痣,更增加了一股異樣的風采。

  但是,她現在卻很不開心,黑著一張俏臉。

  楚風無語了,這都能遇上?他不久前還以此懟劫銘呢,結果沒有想到苦主就在眼前,這叫什么事!

  黎龘下的黑手,憑什么讓他現在來背鍋?楚風不服。

  “你叫曹龘?”絕色女子神色不善地問他。

  “不是!”楚風搖頭,打死也不認這個名字了,他一臉嚴肅之色,道:“我叫曹大德,不,曹德!”

  他差點說漏嘴,趕緊糾正。

  然而,即便是這樣,附近也有不少人過敏。

  比如,六耳獼猴族的神王彌鴻。

  還比如,絕世神王黎九霄,有些懷疑地看了他又看。

  怪龍則很想揭發,想當眾叫出來,他就是曹大德,不,姬大德!

  來自禁區的絕色女子黑著一張臉,想要再說些什么,但是這個時候遠方的天下第一山突然一聲劇震,光芒沖霄,讓整片夏州都劇烈顫抖。

  三方戰場與第一山同屬在一州,感受格外清晰。

  所有人都駭然,第一山爆發大戰,劇變開始了!

  “呵呵,終于動手了,曹德,你的師門要從世間除名了,你的命也不能長久了。”

  有來自禁地的生物開口。

  天下第一山,武瘋子在這里轉了幾圈,觀察一段時間了,終于出擊,他非常的霸道,直接動用時光輪與磨盤拳轟穿護山光幕,震散大片的能量光團。

  而后,他大步走了進來。

  九號無聲無息的出現,臉如黑鍋底,帶著憤怒之色,道:“沒有看到地上有路嗎,你亂轟什么,眼盲嗎?!”

  這里有一條小徑,通向第一山內部深處,當初楚風就是與他從這里走出去的,路旁有兩座大墳。

  武瘋子霸道而冷酷,血氣貫沖霄漢,他背負雙手,向前逼近,道:“我是為覆滅第一山而來,今天踏平此地,跟人一起血洗,讓這里從世間除名。”

  “你真以為這里隨便就可以闖入嗎?別說來了大白鯊,就是來幾頭龍鯊,也照釣不誤。”九號寒聲道。

  “就憑你自己,還不趕緊退回第一山深處,那里就要被人推平了,全部都將被掀翻!”武瘋子霸道無比,森然說道,血氣滾滾而涌,如同江海激蕩,要掀翻天宇。

  “都認為我人單勢孤可欺嗎?”九號漠然說道,而后露出冷酷的笑容,白生生的牙齒很冰寒,他盯住武瘋子的大腿,道:“像我牙齒這么好的還有幾個兄弟,你這是執意送腿嗎?”

  接著,他沖著不遠處的兩座大墳低聲喝道:“三號,六號,蘇醒,血食到了!”

  轟的一聲,那兩座大墳解體,直接炸開,能量光芒滔天,從當中飄出兩張十分古老的人皮,直接迎風鼓脹起來,瞬間化成枯瘦的人形之體,都呲著白生生的牙齒。

  武瘋子:“……”

  接著,他又很想詛咒:“@#¥%#!”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