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94章 放飛自我

第1294章 放飛自我

  這讓人頭皮到脊椎骨的整條連線都騰起陣陣寒氣,彌漫向全身上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三方戰場上所有人都被嚇到了,那兩個瘦長干枯的生物所言所行實在有些駭人,這幾乎是多了兩個“九號”。

  而聽他們所言,似乎還有一個二號!

  到現在為止,戰局被扭轉了嗎?這簡直是在眾人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第一山徹底翻盤了?

  現場死一般的寂靜,剛才所有人都認為,第一山會被血洗,會被就此踏平,怎能料到形勢逆轉如此之快。

  戰場上,許多人略微思忖后,寒毛倒豎,頭皮發麻。

  四劫雀族的劫銘,混沌淵出言不遜的駕車者等,現在全都毛骨悚然,感覺大事不妙,這是要反被血洗嗎?

  他們來自禁區,所知甚多,可是現在都一陣驚悚。

  不是說,第一山歷代都是單傳嗎?當年就一個黎龘,而今這一世似乎出了個曹德,但也只是種子呢。

  以此類推,第一名山人丁稀少才對!

  現在,他們看到了什么,又多了兩個老家伙,究竟誰才是狩獵者?

  此時,劫銘、混沌淵的仆從等,都臉色難看,如同吃了兩斤死耗子一樣難受,同時也很焦躁與憂慮。

  形勢已經逆轉,第一山這是故意吸引仇敵上門,想反過來獵殺。

  他們開始擔憂了,自家前賢進去了,會不會被堵在里面,再也出不來?

  而且,當想到禁地中的強者被幾個枯瘦的魔主級生靈撕下大腿當血食,直接就會讓人不寒而栗。

  戰場上,許多人都無言,也很驚懼,心中劇烈打鼓不已,這第一山平日真是太低調了,關鍵時刻才會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獠牙!

  一個九號就讓赤虛天尊、銀龍老祖生出心理陰影,現在又多了三號、六號,以及可能存在的二號。

  這一刻,他們心中的陰影面積直接趨近于無窮大!

  一個序列的生物出現,實在是驚天動地,真要全出世的話,血洗各地絕對沒問題。

  這一刻,無論就九頭鳥族,還是龍族,亦或是對楚風抱有敵意的生靈,全都顫栗,內心是崩潰的。

  神王赤峰、三頭神龍云拓等人,都面色蒼白,被嚇住了。

  親身體驗過被九號當作血食的可怕經歷,沒人能明白他們那種心情,這輩子都沒法忘記。

  “呵呵……”

  現在也唯有楚風能笑的出來了,相當的開心,笑的像是一朵花骨朵似的,讓禁區生物等特別膩歪。

  “我都說了,我請出山的是九師傅,你們怎么就不多想一想呢,像他這么愛吃大腿的肯定還還有八個。”

  他笑的歡,清新燦爛,齜著一嘴白牙。

  這種話語讓所有人都發毛,類似九號的生物還真有八個?一群人都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看來,第一山才是大白鯊、才是龍鯊,這是餓了么?設局讓人組團上門送死。

  看到曹德一嘴白牙,笑的那么歡,禁區生物厭惡的真想給他一記番天印,打掉他滿嘴牙齒。

  同時,他們對楚風的話沒有全信。

  稱呼九祖,就一定還有八個祖宗?那各族還有被稱呼為三十六祖、四十三祖的呢,難道同一輩的人都能活下來成長到那種絕頂層次?

  尤其是,禁地生物一直認為,第一山應該是單傳才對。

  雖然第一山在某些年代也會廣收各路天縱奇才,但是據各大禁地了解,那些人都會很凄慘,沒什么好下場。

  最后,也就只有一個種子能活的久遠。

  比如黎龘,就是成功者。

  至于曹德,還只是廣收弟子中的一員,將來的下場或許慘到不忍目睹。

  跟這一脈沾邊都會很詭異與不祥。

  這也是禁區生物劫銘等對楚風輕慢的原因之一。

  “曹德,第一山的底蘊如何,不是你說了算,各家老祖出山的話,即便這次不血洗那里,全身而退也沒問題。”

  劫銘開口,顯然他的態度與口吻等不復早先那么強勢了,著實心虛,為四劫雀族中的前輩憂慮。

  楚風微笑,道:“事實勝于雄辯,我覺得第一山內正在進行一場饕餮盛宴,來自陽間禁地的稀世血食,估計會引發狂歡。”

  人們聽聞后,全都一陣發毛,感覺瘆得慌。

  來自禁地的生靈,那可是代表了恐懼、無敵、血屠河山等,現在竟要淪為別人的……血食?

  每當想到那種畫面,幾個如同九號般的老頭子圍坐在一起,滿嘴是血,牙齒寒光閃閃,在那里對禁區生物大快朵頤,就會讓人不寒而栗。

  就在這時,第一山那里出現異常景象,像是血光沖霄,蒼穹都炸開了,一道磅礴的血光貫通了天上地下,染紅了星空,有一道身影沖了出來。

  接著,那里又黑暗了,像是有兩個魔主級生靈,宏大無邊,探出干枯的大手,分別抓向蒼穹上那個生物的大腿。

  最后,下方更有一張血盆大口,大巨大了,比黑洞還恐怖,仿佛要吞噬宇宙星空,將漫天的星光都吞進去了。

  他們在一起,阻擊那個生物遁走。

  轟隆一聲,緊跟著漫天的秩序符文化成鎖鏈,封鎖蒼穹,又將那個生物給逼回第一山內。

  血光消失,天地都黑暗下去片刻,沒有一點光明,最后才又恢復正常狀態。

  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盯著第一山方向,全都膽寒,內心都是崩塌的,那里發生的事實在太可怕了。

  那個生靈是禁區中的強者嗎?想要掙脫都不能,再次被逼入戰場中。

  這一幕震撼人心!

  許多人都認為,第一山的確變得主動了,將開始一場血色盛宴了嗎?

  三方戰場上,無論是齊嶸天尊,還是昊源等,亦或是賀州與瞻州陣營方向,人們的心緒都波動劇烈不已。

  至于四劫雀劫銘、混沌淵的駕車者等人都臉色蒼白,說不出話來,再也沒那么硬氣,親眼目睹剛才可怕的一幕,他們都沉默了。

  楚風身邊有羽尚天尊,他現在十分安心。

  “知道九祖為什么急匆匆趕回第一山嗎,因為能吃的血食都進去了,怕被其他的幾祖給瓜分干凈。”

  楚風越發輕松,甚至有點放飛自我,他背負雙手,在這里踱步,對這個點頭,對那個致意。

  神王赤峰、劫銘等人這叫一個膈應,因為,楚風踱步來到他們近前,還拍了拍他們的肩頭,這是挑釁嗎?

  可是看他的樣子,居然是一臉見鬼的同情之色,這是上位者在慰問,亦或是在安慰失敗者嗎?

  四劫雀劫銘、混沌淵的生物等,都感覺像是吃了幾個死孩子一樣,比不久前更難受了。

  真想掄起來一巴掌,糊在他臉上,那見鬼的同情慰問神態,實在太刺激人了。

  不過,有羽尚天尊壓陣,就在曹德身邊,他們都沒有妄動,一個個臉色發木。

  事實勝于雄辯,他們的祖輩失利,第一山深不可測,總的來說,對方的確是勝利者,而他們遭受了可怕的挫敗。

  此時,楚風的確是有些放飛自我了,一路“慰問”過去,每次都拍受害者與失敗者的肩頭。

  云拓、鯤龍、神王赤峰也就罷了,連赤虛天尊、十二銀龍老祖的肩頭他都伸手,差點就去拍兩下。

  但總算他還很沒徹底放飛,最后收手了。

  同時,他“慰問”完劫銘等人后,將手又伸向了該族嫡系,比如四劫雀核心血脈——劫無量。

  尤其是最后時,他拍完混沌淵那些人的肩頭后,看到他們一臉麻木,又要去拍他們這一族的大小姐的肩頭。

  這自然捅了馬蜂窩,來自禁地的絕色麗人伊玉俏臉生寒,傾世容顏上浮現青線,額頭中心的一點晶瑩紅痣發光,法則碎片流轉,殺氣騰騰!

  一群人都盯著楚風,全都石化。

  別說其他人,就是四劫雀族的劫無量以及來自蠶桑谷的胖蠶都一陣無語,面皮抽動不已,連天下恐怖絕地——混沌淵中的女人都敢去碰,還要去拍肩頭,這曹德真是……

  伊玉寒著一張臉,道:“你真覺得我們敗了嗎,什么是禁地,何以號令天下,為什么可以萬古長存?即便是天地毀滅,我族還在,沒有底蘊,沒有后手,怎么可能與世同存!”

  楚風神色一變,他早就感覺到了,即便劫銘等禁地生物都臉色發白,可是劫無量、伊玉這種來自天下絕地的核心血脈卻依舊鎮定,這自然有些古怪,所以他才這般刺激幾人,想要一探究竟。

  現在,他果然聽到了不好的消息。

  “今天雖有意外,但是勝負手難定呢!”伊玉從容地說道。

  “是嗎?”楚風開口,剛要說什么,第一山那里劇烈轟鳴,無窮的大道符號綻放,像是宇宙星斗浮現,排列起來,密密麻麻,讓天地劇震,竟發出了宏大的合道音。

  星空都在暗淡,都在顫栗不已。

  這一刻,第一山內部問題果然很嚴重,來自禁區的生物一個個宛若是從上一紀元走來的魔尊,血光如海,淹沒了此地,入眼全都是猩紅色,只能看到他們模糊的輪廓。

  這些人太可怕了,各自矗立在一方,宛若屹立在開天辟地的歲月中,身體能量洶涌,氣息磅礴,真身顯化,天地都在龜裂,都要毀滅!

  “你們幾個,真要繼續嗎?天地覆滅過后,我族都還在,你們確信要死戰到底?”

  一個生靈冷酷無情,在那里開口,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屹立在第一山內的血色高原上,神威蓋世!

  他的發絲飄舞間,虛空都被割裂了。

  九號現在是嚴肅的,手持一桿大旗,站在大地盡頭,遠遠的同他們對峙,他的氣質跟在楚風等人面前時完全不同了。

  現在的他,不怒而威,如同大魔尊主降世,能量光焰滔天,在他立身的后方,一個巨大陰陽圖緩緩轉動,鎮壓世間!

  九號冷然道:“這么多年來,你們謹慎尋覓,小心試探,甚至不惜用美人計等,不就是想從我們這里探尋那段傳說,那段歲月,那個人嗎?今天來了,就別走了,全都給我留下!”

  當他提及那段傳說,那段歲月,那個人時,這第一山內部都在隆隆而震動,那被斬開的平滑斷面中都仿佛有了波瀾,有了轟鳴聲。

  接著去寫章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