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96章 誰在稱無敵?

第1296章 誰在稱無敵?

  對面,一道又一道身影屹立,都穿著古老的甲胄,寂靜不動,每一尊都散發著驚天動地的血氣,連山河都染成殷紅色!

  他們雖然未動,如同古老的化石,但是卻無比懾人,山河都在龜裂,星空都顫栗,氣氛緊張而壓抑。

  來自禁地的這些生物不服,他們睥睨一個又一個時代,坐看陽間大世沉浮,這么多年過去,就沒有人敢這么輕蔑他們。

  “血祭我等,致敬傳說中那個人?”有人聲音很冷,此時的瞳孔竟化成了可怕的銀色十字星符號!

  他笑了笑,露出滿嘴雪白的牙齒,卻更顯得有些森然,道:“我倒要看一看,早該逝去的過去,埋在墳地中的過往,能有什么了不起,他又憑什么!”

  在他身后,星空浮現,一望無垠,這是一片宏大的宇宙星系空間,大星璀璨,發出隆隆聲,緩緩轉動,黑洞成片。

  這一景象真實浮現出來,要鎮壓第一山!

  在其旁邊,有人立身在一根兩米多長的金色羽毛上,俯視血色高原上的九號等人,帶著冷漠的神色,同樣的自負。

  “連天地都覆滅過幾次,有什么人可以活在永恒的輝煌中,逝去的終被淘汰,連這世間都沒有他的名在流傳,早該掃進斷壁殘垣、歷史的灰燼中!若是留下了什么,若是還有痕跡,連帶他的名,都抹除就是了!”

  一群人都很森冷,他們來自禁地,各自都橫行一個時代,怎么可能會被九號的幾句話鎮住。

  現在,這些頂尖生物都殺機畢露,要掀翻此地,因為他們都有后手,背后有強大的底蘊,自信死磕到底的話,可滅掉此地傳說。

  九號大怒,他認為這些人褻瀆了這片橫斷萬古的舊地,更是羞辱了那個人,這讓他們忍無可忍!

  “全部殺了,一個都不要留!”二號脾氣火爆到要炸裂。

  “可是,那段歲月留下的痕跡,憑他們也想接近?他們都還不配啊。”六號開口。

  他聲音不高,有些低沉,回首凝視那平滑的斷面,略有傷感,每開啟一次此地便會耗去點滴殘痕,終究會漸暗淡。

  對面,來自禁地的生物皆瞳孔收縮,有些人勃然大怒,竟然說他們不配!

  也有人模糊的面部變得很陰冷,還沒有人敢這樣評價他們,此地能有什么,諸禁地聯手,都沒資格?!

  九號在點頭,道:“也是,我們自己來出手,盡量都殺了就是!”

  “呵呵,哈哈……”

  四劫雀大笑,雖然不久前他的負傷了,但是現在他的氣息卻更加危險了,無形中像是什么物質注入他的體內。

  “嗯,背后果然有什么東西!”三號神色一動,輕聲提醒身邊的兄弟。

  “我雖然不吃葷,但也想親手血洗他們!”七號開口。

  “你來試試看!”禁地中的生物,有人立身在光焰中,簡直要焚燒三十三重天,其脾氣也很大的嚇人。

  “都閃開,我去殺了他!”這個時候,自從蘇醒后就一直在沉默的一號開口了。

  轟的一聲,他橫渡而起,人皮鼓脹起來時,滿頭灰色發絲披散,如同一個統馭天上地下的大道之主。

  他雙手演化間,全身都是秩序符號,都是大道碎片,這些紋絡化成了無上甲胄,遮蓋在其軀體上。

  “殺!”

  這一刻,雙方都霸道的出手了,展開決戰。

  從人數來說,第一山的少了一些,目前多了一號與七號后,也只有六大高手。

  而對面現身的就有八人,平均一個禁地最少都是來了一兩人!

  暗中是否還有禁地生物,目前未知。

  不得不說,這一戰太可怖,也太激烈了,即便是第一山內部都在轟鳴,都在搖動,變成了血色世界。

  因為,所有生物血拼后,都在釋放自身的旺盛生機,各自的血氣簡直如同汪洋一般,在此浩蕩。

  “黑暗終將覆蓋大地,籠罩一個又一個紀元。”

  混沌淵的強者開口,無邊的黑暗侵蝕此地,冰冷與死寂成為天地間的唯一,他手持通體漆黑的罐子,對準了九號等人。

  “有意思,禁地背后連著的道路,終于出現端倪了嗎?黑暗回歸,顯露冰山一角。”九號寒聲道。

  這一刻他不再魔性,反而沐浴金光,運轉呼吸法,吞吐身后那片斷面區域的能量物質,他爆發出刺目的光明。

  他依舊霸道,撲殺過去,只身墜入黑暗中。

  “當年,有人徒手撕裂黑暗,憑你等還敢再來!”九號大爆發,他的身體金光億萬縷,刺透黑暗地帶。

  并且,他在徒手轟擊那個罐子,對抗那如同黑洞般的吞噬之力。

  轟隆!

  這片區域炸開,那個來自混沌淵的強者倒飛,手中的罐子都在龜裂,傾瀉黑霧,無窮無盡。

  “呵呵……”然而,罐子在碎掉后,竟發出了陰冷的笑聲,像是有一個億萬載的厲鬼在笑,透過黑霧,露出猙獰的模糊的半張面孔的輪廓。

  “黑暗源頭對接?!”就連九號都心驚了,意識到問題非常嚴重。

  這一次,可不是設局釣龍鯊的問題了。

  “罐子內有坐標印記,對接了混沌淵下最神秘的那片源頭,想要接引什么東西過來?!”這一刻,連沉悶的一號都動容。

  甚至,他懷疑,那里連接著其他界。

  “啊……”在這一刻,他大吼出聲。

  他接連出重拳,每一次都像是打穿了永恒,將前方那個立身在滔天光焰中的中年男子震的大口咳血。

  最后,他更是強勢霸道無比的如同在踏著時光河流,極速而進,在咚咚聲中,連出九拳,將那位對手打穿,血液四濺。

  而后,一號緊急撲殺向九號那里,轟進黑暗中,去格殺那半張模糊的面孔輪廓。

  這個時候,九號也在霸道出手,將混沌淵的那名敵人震退,亦在進攻黑暗中的猙獰面孔。

  可惜,這是無形的,所謂的對接混沌淵深處,連向黑暗的源頭,現在不過是剛初步貫通而已,那個東西還未過來。

  如今所見到的只是他的投影。

  這個時候,其他地方的大戰也越發的激烈了。

  四劫雀氣息完全不同了,他的體內像是注入了某種物質,從未知處而來。

  “我有開天四劍,一劍斬萬仙!”四劫雀又一次大喝。

  “就憑你,再施展一萬次也不行,這不是你能催動起來的法,是你祖先的進攻手段。”三號喝道。

  他在搏殺四劫雀,舉手投足間拳意宏大,他動用的是終極拳,沒什么掩飾,霸道無邊,拳光淹沒了這片天地。

  不過,這一次的四劫雀雙目中,銀色瞳孔極其可怕,隨后更是深邃了起來,宛若換了一個人,某種意志在復蘇,在覺醒。

  “呵,有人在念叨我嗎,我也算是四劫雀族的其中一祖,我在接近中。”四劫雀開口,就這么的張揚告知,雖然是中年人面孔,但現在發出的聲音很可怕,也很蒼老。

  這是以肉身為媒介,在接引一位極其古老的四劫雀祖先降臨,這是從什么地方召喚而來?

  這不得不讓人心驚肉跳。

  不過,雖然這一劍威能暴漲,但是絕對還不可能進行所謂的一劍斬萬仙。

  轟隆!

  天地炸開,終極拳的拳意與那一劍之光撞在一起,虛空都在湮滅,極其懾人,混沌四溢,翻騰起來,如同在開天般。

  三號凜然,他壓制下這一劍,但的確感覺到了一股極其驚人的氣機,鋒銳無匹,仿佛要割裂萬仙!

  “我有開天四劍,向天借一紀元!”

  四劫雀再次開口,聲音越發的漠然與蒼老,像是有什么東西進入他的體內,加持在他的血肉間,代他施展這一劍。

  這讓人驚悚,四劫雀族歷經四次天地大劫,其祖上竟創出這種玄功,第二劍而已,竟是要向天借一紀元。

  劍光雖然未現,但是,已經讓人有些毛骨發寒,這第二劍多半會極盡恐怖。

  轟隆!

  天宇傾塌,時光流轉,乾坤在潰滅間,像是浪濤般拍擊而來,這還算是劍光嗎?

  四劫雀族的第二劍,向天借一紀元!

  那是一片驚世劍光,勾動天地大劫之力,席卷蒼宇,挾帶光陰碎片,仿佛真的帶著一紀元的大世畫面,在此地綻放。

  不過,四劫雀關鍵時刻,突然間大口吐血,他的身體出現裂痕,這一劍太可怕,消耗巨大無邊,他的身體強度不夠,竟然沒有能夠支撐起第二劍。

  三號沒有笑,反而心頭發毛,剛才這一劍若是成功祭出,不是沖他來的,而是沖著那平滑的斷面世界,對方野心勃勃,這真是要揭開此地塵封的面紗。

  盡管在三號看來,對方不明白這片舊地的底細,實在算是作死,但他還是驚悚,不能容忍任何人隨意觸動靜止的斷面世界。

  就在這時,九號與一號那里出了問題,黑暗中,那模糊的輪廓劇烈顫抖,最終化成半張臉,真實浮現出來。

  它嘴角在滴汁液,轟的一聲,簡直要吞掉整片天地。

  “不祥邪物,你們竟敢帶這種東西來褻瀆此地,就不怕自身也被侵蝕嗎?!”九號大喝。

  這一刻,就是他與一號也忌憚不已。

  在他的身后,那桿大旗獵獵作響,旗面滴血,猛然卷動過來,覆蓋向半張腐爛又滴汁液的可怕面孔。

  “也曾坐擁萬古星海,無敵一個紀元……”這張可怖的面孔顯然不正常,如同夢囈般,在無意識地說著什么。

  便是禁地強者都在躲避,不敢沾染上他的血肉。

  “你曾無敵,橫掃天上地下,俯視古今未來,去拿回你屬于你的一切,你的身體,你的兵器,都在那斷面世界中。”

  暗中,有蒼老的聲音響起,在蠱惑這半張面孔。

  那半張腐爛的面孔太妖邪了,一閃而過,突破所有阻擋,避開所有阻擊,如同逆著時光穿行,震蕩歲月碎片。

  這一刻,無論是一號還是九號,全都心驚,他們意識到遇到了大麻煩。

  嗖!

  半張腐爛的面孔,生前不知道有多強大,此刻依舊這么的邪乎,避過了殘破的大旗,目標就是那斷面世界。

  它太詭異了,像是無所不在,像是在撕裂的光陰中旅行,沒有人能擋住。

  “拿回屬于你的一切,屬于你的輝煌,古今皆無敵!”暗中,那聲音依舊在響,提示那半張面孔前進。

  “誰在稱無敵?”

  就這腐爛的面孔接近斷面時,連九號等人都來不及阻止了,可是就在這一刻,像是從那數個紀元前傳來幽幽輕嘆,聲音很輕,但是,卻震的此地要炸開了,也讓所有強者都要轟然爆開了!

  幾天一輪回,又到調節點了,下一章中午。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