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99章 一劍斬斷萬古

第1299章 一劍斬斷萬古

  為誰送喪?九號等人大怒。

  “破!”

  九號大喝,同幾個老兄弟站在一起,他拔起那根破爛的大旗,猛力搖動,在砰砰聲中,讓那些壓落下來的大星不斷炸開!

  那星河在段落,那宇宙黑色峽谷在崩開!

  交手的剎那,極其的激烈,驚世駭俗。

  “我來了,九曲空河萬仙殺,開啟!”四劫雀喝道,他開始發難。

  這一刻太恐怖了,天地茫茫,大劫之力彌漫,而后在虛空中交織成一柄大劍,仿佛真的要斬盡萬仙!

  九號等人都一陣搖動,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壓力,四劫雀的場域激活后,在變向施展一劍斬萬仙。

  二號、九號等人合力催動大旗,抵抗這種大型殺伐場域。

  這片區域虛空龜裂,天地炸開了!

  大旗獵獵,變得與天齊高,守護九號等人,也在鎮守斷面世界外面的地域。

  “一面破爛的殘旗而已,撕碎就是了,我再送上一份大禮。”

  在這可怕的一刻,一道黑影浮現,他是一團魂光,漆黑如墨,他接引來一件特殊的物品,竟是一根腐爛的腳趾。

  他的聲音并不陌生,正是早先蠱惑半張腐爛面孔的那個人。

  “加持場域,去!”他祭出了那根腐爛的手指,落在特殊的地勢中,讓那九曲空河萬仙殺這一場域更恐怖了。

  “居然還有這種詭異不祥的殘體?”九號都心驚肉跳,到了這一步,的確出乎他的預料。

  有些禁地的祖先來了殘魂,此外,能夠引導腐爛面孔來這里的人也絕對的不簡單,疑似來頭甚大。

  “禁地背后的力量浮現一二了嗎?”一號沉聲道。

  “再圓滿一些,送上昔日強者最后的殘體!”那烏黑的魂光開口,從黑暗裂縫中接引來最后的半只手掌,黑霧滔天。

  那腐爛的氣味讓人欲嘔,但是,它的確可怕無邊,殘缺的腐爛手掌覆蓋一切,便可毀滅一切,壓制住了第一山!

  九號等人的臉色都變了!

  “唔,可以了!”有人說道,一切盡在掌握中。

  “轟!”

  天地轟鳴,一片星空在傾瀉,連黑洞都在接近,要填平靜止的斷面世界,這是星羽天的高手在出擊。

  “一劍斬萬仙!”四劫雀大喝,借助場域,施展出開天一劍,同虛空中那浮現的巨大劍體融合,借場域之大勢發動最強攻伐,向前劈去。

  “為爾等送上喪鐘!”混沌淵的強者發難,整片大地都在轟鳴,在虛空中有符號交織,構建成一口大鐘,向著斷面世界轟擊過去!

  這數擊都太可怕了!

  此時,腐爛腳趾和那半只手掌,同兩大場域之力融合在一起,共同轟了出去。

  若無腐爛的腳趾與手掌,那四劫雀與混沌淵強者布下的場域不見得能夠這么順利的激活到最強狀態,畢竟這里是第一山,原本地下就有自己的場域紋絡。

  現在不同了,黑暗之力洶涌,壓制地下原有的秘力。

  此時,九號他們的確承受不住,不斷咳血,以大旗包裹自身,極速倒退出去,他們……主動避開,要沒入那片靜止的世界中。

  到了這一刻,不得不退了,因為強大如他們也真的擋不住了,來犯的敵人太多,各種手段也太強。

  九號等人的能量與靜止世界中的氣息接近,早已被認可,若是躲避進去,不會受到攻擊。

  “呵,以星斗填滿此地,我看你還能能裝下一方宇宙星空不成?”星羽天的高手喝道,再次催動,動用強勢手段鎮壓此地,漫天星河墜落,洶涌而下,黑洞浮現,要吞噬第一山。

  “定!”

  這個時候,那黑暗中有生物開口,竟施展詭異秘法,要阻擋九號他們離去,他凝固了空間,也像是截斷了歲月。

  這是一團可怕的魂光,讓對手的一切都慢了下來,阻擋九號等人退入那片靜止的世界中。

  “再添一把火,構建坐標圖,將禁地后那條路貫穿,接引一界之力降臨,我就不信什么傳說可以永存,無論是誰,該消逝就消逝吧,今日抹平這里的一切!”

  又一個神秘生物浮現,也是一團魂光,極其的很古老,透發著腐朽的氣息,也不知道存世多少年了。

  轟隆!

  在那里,一道門戶綻放,而后爆炸開來,他在接應著什么,要連接一條路,讓一界傾瀉無盡能量,掃平此地。

  不得不說,這些人瘋狂起來后,動用了各種后手,實在有些可怕,正常來說第一山的確會被滅掉,將不復存在。

  九號等人在大口咳血,即便再強,可是經歷的這些,也都超越了極限,九曲空河萬仙殺、喪鐘、腐爛手掌、某一禁地背后連著的特殊之地洶涌而來的“界力”、還有星羽天的強者引動而來的星空鋪天蓋地傾瀉而下……

  這簡直像是世界末日,屠殺任何一族都足夠了。

  尤其是九號他們被神秘的一團魂光施展秘法所阻,他們沒有能第一時間退回靜止的斷面世界中。

  現在,幾人全都在身體劇震,大口咳血,渾身龜裂,性命都將不保,形勢極其危急。

  最后關頭,殘破大旗猛然展動,爆發刺目的光輝,旗面上滲出鮮紅的血液,發出了震動世間的喊殺聲。

  大旗獵獵,旗面包裹住他們,保護了他們的性命!

  金戈鐵馬,殺聲震天,仿佛回到了某一片宏大的戰場上,正在演繹與爆發驚天大決戰,這一切都是殘破大旗發出的。

  其音似是直達三十三重天,它像是發出了某種訊息,激活了靜止的斷面世界!

  轟隆!

  突然間,山崩海嘯般,一道刺目的劍光照亮了古今未來,突兀在斷面世界中爆發開來。

  九號輕語:“原本以為無需驚動,但是,禁地生物發瘋,動用了各種禁忌之力,連黑暗源頭的生物殘體都能尋到,最后半只手掌與腳趾又都祭出來了,還有界力,終究是激活了斷面世界……”

  他有些悵然,也有些落寞,但最后他又釋然,到了這一步,那斷面世界被觸動也值得了。

  畢竟,今天來了許多大魚,背后的東西都浮現出一些。

  轟隆!

  天地像是不連續了,一道劍光斬破萬古,劃過數個紀元,似是從那永恒盡頭劈來,無物不破,無敵人不殺,沒什么可以阻擋它,劍氣橫空億萬里,斬絕一切!

  星羽天的強者撕開天地而接引來的星空被一劍填平,炸開了,星空被斬滅,瞬間湮滅成虛無。

  至于星羽天的高手,在剎那間汽化、蒸干,連灰燼都沒有留下,更不要提什么爆成血霧。

  在這一劍下,他太渺小了,被劍痕掃過,永世不得超生,徹底的形神俱滅,消失了個干干凈凈。

  砰!

  所謂的九曲空河萬仙殺,連一圈漣漪都不曾激蕩出來,直接就被這道劍光磨滅,毫無存在感。

  四劫雀臨死前,眼睛中只有無邊的絕望,還有無盡的挫敗感,什么一劍斬萬仙,向天借一紀元,都差遠了,同這一劍相比,天壤之別。

  嚴謹來說,開天四劍的確算是震世絕學,玄奧莫測,真要練成了,或許有其名稱那么可怕。

  但是,同這一劍比,還是不夠看!

  四劫雀炸開,連帶著他體內的那個古老的殘魂也慘叫,跟著成為灰燼,又被斬成空無!

  混沌淵的高手,他的喪鐘在為他自己送行,他們一起粉身碎骨,化成塵埃后又消失。

  沒有什么能夠抵擋這一劍,即便是那黑暗源頭的生物的腳趾、腐爛手掌也都在第一時間爆碎,化作灰燼,永遠寂滅。

  至于那吹笛奏響混沌萬靈渡劫曲的生物,也在第一時間人間蒸發,所謂的蓋世妙術根本沒有機會完整的施展出來,他自身實力不行,怎么能與這橫掃天下的一劍相比?

  不僅是他,連帶著同他一起出現的那名寂滅嶺的同族強者也化成飛灰,而后又成虛無。

  轟!

  這一劍,橫斷萬古,貫穿紀元,無物不破,舉世無人可擋!

  那黑暗中的神秘魂光,以及那想要開啟通道、從而接引界力的生靈,此時全都炸開,徹底的湮滅。

  在最后的關頭,他們也只能驚悚想到那則傳說,那個不存在于古史中的被淡忘的人,他們想要大叫出來。

  但是,最終他們都湮滅了,成為虛無。

  這一劍,斬殺的不光是他們,還有他們所開啟的道路的大后方,有些地方被連通了,劍光沒入進去。

  轟的一聲,無物不殺,無靈不斬!

  這一劍驚艷了古今,震撼了天上地下,也不知道讓多少沉眠的強者驚醒,無論是史前的,還是更古老的,都顫栗了。

  “難道是……是他嗎?”有人聲音都在發抖。

  不是無人知,而是不曾到那個高度!

  陽間已經不同了,連著其他地域,可以有莫名生物降臨,終究是有人記起了他的名!

  有些地方,有些大域,有強者在慘叫,這一劍斬掉了對接之地的敵人,無人可擋,無物可阻!

  而這一切都只是那靜止的斷面世界內留下的一道劍痕所致,今日被觸發,造成這一擊,隱約間再現了那個人一劍斬斷萬古的部分殘碎畫面。

  這一刻,九號等人都有熱淚滾落,在殘破的大旗那里看著這一幕,有低沉的哭腔。

  “我相信,你一定還活著,終有一天會再現!”九號吼道。

  劍光認可大旗,不曾傷之分毫,九號等人站在這里,看著斬斷萬古的劍光,喃喃著,嘴唇都在哆嗦。

  他們潸然淚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