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

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

  楚風心頭發毛,他的出身來歷難道還有古怪不成?居然讓九號如此忌憚,須知,這里可是第一山!

  他的過去,九號已經看透了?跟這種生靈在一起還真是讓人心驚肉跳!

  這也是楚風不喜跟過強的生靈呆在一起的原因,沒什么秘密,不小心就被看穿什么。

  但是,他的根腳,他來的地方,究竟有什么大問題?覺得很正常,毫無稀奇可言。

  最起碼比之陽間差遠了,從修行的天花板到進化門派的經文積累,再到深層次的進化文明底蘊等,跟陽間相比,都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楚風問道:“九師傅,怎么越說越嚇人了,這到底什么狀況?我最多也就進化天賦古今第一,其他都馬馬虎虎。”

  九號偏著頭看他,綠油油的瞳孔很深邃。

  六號很深沉,看著楚風,最后又看向九號,道:“這厚臉皮的,真來自那地方?不要臉天下第一吧。”

  楚風的臉頓時黑下來了,怎么說話呢,能愉快的交談嗎,會說話嗎?

  “不服氣?如果不是考慮你的出身,我……”六號則舔了舔干巴巴的雙唇,盯著楚風生機勃勃的身體,咕咚一聲咽了一口口水。

  楚風發毛,同時這叫一個膈應,硬著頭皮再次請教,他還真沒覺得自己出身有什么特別。

  忽然,他心頭一動,有些凜然,九號該不會是看到他身上的石罐了吧,并且認出,誤以為他有天大的來頭。

  這石罐難道還通天徹地,貫穿古今未來不成,讓第一山都忌憚?

  曾經有一個人,或者有一股勢力,與石罐有關,震懾古今?

  他越發覺得有這種可能,不然的話,他還真沒發現自己的根腳有什么超凡之處,論起過往,同陽間的道統相比,差的很遠。

  而他的身上,也就是石罐與當中的三顆種子最特殊。

  “九師傅,你是不是看到我身上的一些器物,從而判斷我來自哪里?”楚風問道。

  說話間,他將老古給的天遁符,羽尚給的枯黃的符紙,以及其他一些古器等,都取了出來,給前方兩個干枯的老者看。

  這自然是故意的,都是一些雜物,并沒有包括石罐,他懷著僥幸心理,或許對方未曾注意到石罐。

  “什么亂七八糟的破爛東西,我們在意的是你的出身,與身上的器物無關。”六號開口。

  楚風心驚,居然不是因為石罐?!

  對方沒有發現石罐的異常,甚至還不知道他身上有這種東西,看來石罐之神秘超出想象。

  此時,石罐被他藏在體內的灰色小磨盤中,自成乾坤,與外界隔絕。

  或許也可以說是銘刻上特殊符號的灰色小磨盤較為特殊,隔絕一切,連九號這種生物都無法探尋到內部藏著器物?!

  楚風不敢試探了,他怕弄巧成拙,真被對方窺視到什么。

  一時間他有些出神,緩緩開口,道:“九師傅,我的出身很清白,你們到底在在意什么?”

  他一副很迷茫的樣子,不全是作態,的確有這種疑問,這是為什么?

  “都說了,你來自那個地方,你的出身有問題。”九號道,恍惚間,他像看到了幾只無形的大手的暗淡軌跡。

  而楚風則越發不解,他來自小陰間,再確定一點,出身自地球,很普通的一顆生命星球,怎么就不同了?

  他沉默,露出思索的神色,又想到很多,難道九號所說的是他闖過輪回,肉身去過終極地,而后成功到陽間,此中有問題?

  肉身輪回者,估計古來罕見,或許都沒有,唯有他是個例!

  楚風在猜測,難道九號說的出身,說他來的“那個地方”,是指輪回盡頭嗎?

  九號道:“你來自小陽間,出自一顆特殊的星球,我在你那生機旺盛的魂光上看到了特殊的光華,像是某種印記,盡管很暗淡了,但是,依舊若隱若現。”

  他說到這里,施展了一種特殊的神通,居然將楚風生平過往一些簡單的畫面浮現出來。

  這讓楚風渾身冒冷汗,頭皮發麻,面對這種生物當真是沒有秘密可言了,他確信,第一次和老古來這時,一定就被九號看出根腳。

  但是,他心中也有疑惑,因為九號追溯的過往,漏過很多關鍵性的東西,比如涉及到輪回,涉及到石罐,都是斷片,都是空白,直接被忽略過去,而追隨者九號并未覺察到什么。

  輪回,有無盡的秘密,其涉及到的層次究竟有多高深,無人知曉,難以追溯,這是有情可原的。

  但是,石罐居然也如此,甚至更神秘一些,這就讓楚風心驚了。

  楚風現在徹底明白了,他早先多想了,一切的古怪似乎都因為他來自地球?!

  可是,地球有什么,陽間的生物怎么可能知道這個地方,對于廣袤的完整大世界來說,別說地球,就是整片小陰間又算什么?天尊伸出一根手指頭就能打穿,徹底掃平。

  不過,也不對!

  當年,太武天尊降臨,居然需要遵從小陰間的法則,修為被壓制到極限,實力驟降。

  也正是因為如此,太武跟天縱之姿的妖妖拼斗,居然受損,最后其道身更是死在大淵中。

  這或許能說明兩點,一小陰間的法則其實極其厲害,隱藏著秘密,二是體現出妖妖之逆天,在殘缺的世界內居然能走到那一步。

  楚風當時雖然狀態極其糟糕,魂血皆傷,近乎毀滅,但依稀間有感知,最后關頭,妖妖臉色蒼白,從大淵中將他與石罐推了出去,而自身則沉淪下去……

  那時妖妖還在,只是不知道最后怎樣了,每當想到這些,他就心頭沉重,恨不得重返小陰間,再去探大淵。

  楚風心中胡思亂想,小陰間的各種舊景都浮現出來,地球的、大淵的,還有宇宙星空,各地種族等。

  但是,他還是嚴重懷疑,小陰間與地球真的存在著什么了不得的能量嗎?

  “也就是我第一山,也就是我們有這桿大旗,不然的話還真窺不透那個地方。”九號幽幽開口。

  接著,他身后浮現破爛大旗,在那里獵獵作響,接著他追溯出的畫面越發清晰,顯現出地球的投影。

  “沒錯,這就是我的出身地,它很平凡,近乎是一個末法世界,我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前輩忌憚的地方?”楚風說道。

  既然對方都追溯出他來自那里,知道他的根腳了,他倒也坦然了。

  “因為,我們感應到了幾只無形的手,曾在那里演化過。”九號神色嚴肅,身后的大旗拂動間,畫面中的景象有些可怕。

  地球的外表,像是塌陷了,又像是扭曲了,一片模糊,有幾只無形大手帶動出的莫名的軌跡殘痕。

  其實看不到大手,但是卻給人某種特殊的感覺,漸漸呈現種特殊的痕跡。

  在此過程中,大旗獵獵,而后又迅速暗淡下去。

  “這是傳說中的那個地方,真是有人敢演繹,敢涉足,厲害啊。”九號幽幽感道,聲音很低,像是風燭殘年的老鬼,隨時會斷氣,又道:“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不愿沾惹,更不愿與你糾纏過甚。”

  ”

  “我來自地球,那里很普通,從未出現過高手,或許我就是那顆星球古往今來第一高手,我不明白你們在顧忌什么。”

  都到這一步了,楚風自然也不怕說自己的身份與過往了,很直接,坦白的過分。

  “古往今來第一高手?呵,你多想了!”九號搖頭,笑容有點嚇人。

  楚風露出不解之色,道:“難道不是嗎?我承認,我來的地方有些沒落,單以進化文明而論,和這里相比差的太遠。”

  “我們對那里也不了解,但是,依照傳說來看,那地方哪怕已經成‘墟’,但是依舊深不可測,水太深了,你根本不知曉在漫長歲月前,那里究竟發生過什么,也正是因為曾經太輝煌,至今還有無上生物念念不忘。”

  九號在感嘆,聲音依舊很低,但是卻如同炸雷般在楚風耳畔回響,讓他感覺有些頭大,不知所措。

  九號有所忌憚,不是發覺他肉身輪回,也不是感應到石罐,而只是因為他出生在地球?!

  這是什么情況?地球在極其漫長的歲月前,到底有過怎樣的過往,都誕生過什么樣的生靈?

  這讓楚風有點頭皮發木,隱約間,他覺得迷霧重重,連自身出生地都有古怪,都不可理解了,竟有可怕的舊事?而他卻全然不知。

  “陽間當年有人跨界過去,波及到傳說中那個地方了?”九號露出凝重之色。

  他所說的傳說中的地方就是指地球,不過翻譯成陽間語,直接稱呼為地球有點古怪。

  “這在找死啊!”六號開口。

  九號道:“那種地方是不能觸動的,不知道武瘋子是否知道這個傳說中的地方,若是洞徹他門下有人去過那顆星球作亂,估計會一巴掌拍死!”

  “武瘋子很強,這一次居然只遣出一件兵器進攻第一山,就能同老九你打生打死,不可小覷。他的真身若是練成那種玄功,真正出關,估計極其了不得。他多半已經踏上傳聞中那種古怪的路,其成就無法預料,不可限量。”六號開口,又道:“不過我覺得,他應該不知道那則傳說,不知道地球,終究還是太年少,毛都沒長齊呢,不像是你我這樣以皮毛游蕩在光陰長河中而最終被遺棄的老古董。”

  楚風聽到這種話后,有些眼暈,不是驚詫于武瘋子的實力,而是六號的口吻,說什么武瘋子毛都沒長齊呢?

  九號與六號到底是什么年代的生靈?要知道武瘋子在史前歲月就能夠稱霸陽間了,居然被說年少!

  六號所言是否為真?他們是在光陰長河中被遺棄的某種生物的皮毛?

  “請前輩明示!”楚風很認真,請九號為他指點迷津,撥開云霧。

  “我不能多說,也不想干預,不然會有不測,會有意外的禍端降臨。”九號很直接。

  第一山劍氣通天,打穿禁地,還會有這樣的顧慮?實在是讓楚風心驚。

  “我簡單提及一下,翻開歷史的斑斕畫卷,展示一下那顆星球的舊事……”

  最后,他悠悠開口,終究是道出一些秘密,那是一部古史,一片黯淡的大世畫卷,就此鋪展開來,揭示傳說!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