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5章 一幅斑駁畫卷貫穿古今

第1305章 一幅斑駁畫卷貫穿古今

  一幅斑駁古畫卷,緩緩呈現,無數天驕喋血,血染蒼茫宇宙星空,九龍為引,貫穿黑暗,銅棺載著不知名的尸首,不知是遠行,還是戰敗,孤寂的路,獨自回歸家園……那是一副蒼涼而舉世皆寂的畫面。

  接著,畫面斗轉,各種亂世,各種冠絕一個時代的天驕,各種鎮壓一段古史的英杰接連登場,打破黑暗,貫穿永恒。

  有可歌可泣的悲壯生靈,帝姿懾人,有才情絕艷古今的無上人杰,睥睨古今未來,也有血染星空的英雄末路者,不屈不服,更有仰天怒嘯的雄主,不信輪回,只尊自我……

  畫面越轉越快,到了最后,那斑駁的歲月,那古老的舊事,那昔日的輝煌,都消逝的太快了,飛速輪轉,讓人應接不暇,強如楚風的魂光都反應不過來了。

  這是九號催動的一角斑駁畫卷!

  楚風感覺,這根本不是什么回憶,不是什么秘聞,而像是一整部進化文明史鋪天蓋地向著他砸來,簡直要將他的心神沖擊的崩開,信息太龐雜了,也太磅礴了,恐怖無邊。

  而這才是開始,接下來,無盡的灰霧,各種陰風怒號,血雨腥風,許多冠絕在自己那個時代的絕代強者全都登場……

  這天地都要炸開了,那是怎樣的戰斗畫面?

  楚風深感震撼,但是,自身的確承受不了,信息太龐大,宛若整部古史向他砸來,根本承受不起。

  最為關鍵的是,這些都是在剎那轟過來的,這些畫面,這些烙印碎片等,讓楚風的靈魂要炸開了。

  “太多了,劃重點,慢慢來,我想逐一的看……”楚風七竅流血,眼前發黑,幾乎要昏厥過去。

  他見到的不止是畫面,還有其他!

  隱約間,那些時代,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靈,那些黑暗巨擘,那些善的惡的強者,他們的殺意,他們的戰斗的景況,仿佛通過這斑駁畫卷要傳過來,這么多人,各個時代的英杰,冠絕自己所在的大世……這樣交織起來“大勢”,如江海橫流,若洪荒天地炸開,讓人受不了!

  “停!”

  楚風人忍不住大吼,他可不想因為要探索地球的過往,而將自身搭進去,他的確想撥開云霧見青天,追溯進化史,還原當年的輝煌。

  但是,九號這種手段極其霸道,這是他聽到的傳說,甚至是他親身看到的一角真相,就這么鋪天蓋地,強行塞進楚風的頭腦中,宛若席卷星海的巨大浪濤,兩者的進化程度相差太大,沒有考慮到楚風是否能承受住。

  不說其他,只是九號的神識記憶畫面,這樣灌輸給低境界的生靈,那也是致命的。

  九號在那里點頭,道:“果然有門道,我還以為你連一幅畫面都看不清,看不到呢,沒有想到你能承受,居然窺視到部分烙印碎片。”

  其實,他十分吃驚,心中無法平靜,很是震撼。

  他是什么身份,何等強大,楚風居然真的接住這些印記,在那里聆聽到了部分秘密。

  楚風立時明白,就沖九號剛才的幾句話,其實也沒打算給他看這些真相,只是在試探而已。

  “九師傅,說話算話,你不是要告訴我一些傳說,一些真相嗎?”楚風看著他。

  九號綠油油的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想要看透他,因為的確出乎意料,楚風竟堅持片刻,而不是立刻被畫面沖擊的大叫。

  六號也神色凝重,道:“有古怪,居然可接住你傳過去的些許烙印。真不愧是那地方走出來的生靈,你看他的魂光中的特殊光彩,這是被標記過嗎?”

  九號搖頭,道:“不可能,只是生在那顆星球,沾染上了奇異的魂光物質,告誡外人而已。”

  “過于璀璨,過于輝煌,有些人念念不忘,從而出手,自無形中具現化,演繹與演化那顆星球的舊事,深不可測,我等不能去揣度,避免有大禍。”

  六號神色凝重,說了這么一段話,他比九號還慎重,甚至建議將楚風直接送走,以后永遠不要見,不能沾惹了,怕觸及到背后深層次的東西。

  九號道:“倒也無妨,不會有人這么干預,當年確有無形大手遮攏那顆星球,進行種種,但認為失敗了,那片地方至今都快被遺忘,縱有無上者,估計也不會時刻凝眸,甚至不再回首,若事無巨細,成什么了?”

  楚風開口,道:“九師傅,你說的都是什么,繼續給我看那斑駁畫卷吧!”

  他臉皮很厚,管你忌憚,還是禁忌,既然開頭,他想深入了解下去,到底要看一看地球都有什么古怪。

  難道他這個曾經成為神王的人,還不是地球古往今來第一高手嗎?

  當然,如果剛才畫面中看到的那些生靈都起源于地球,那么……他覺得要謙遜一些,還是收回那些話吧,暫時先讓出去這第一高手之位。

  九號笑了笑,可是那面目表情實在有點嚇人,主要是他身體太干枯,如同一層皮紙鼓脹起來似的。

  “你就不怕貪多而惹下大因果嗎,身在第一山的我們都不敢觸及,你要揭開真相,了解血淋淋的畫面?”

  楚風道:“不怕,我就是為因果而生!”

  他大言不慚,毫無懼色。

  九號道:“有些事,有些過往,你若是了解就得承接下來,你就只能沿著那條斷掉的路走下去,在黑暗中只身前行,尋找前路,不斷的探索,接續上那條斷路,去追逐前人留下的暗淡腳步,見證消逝的真相,到時候你想退都沒可能。”

  “沒什么大不了!”楚風一口應承,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真正要承接的是什么。

  “老九,你在玩火,你該不會是將這個厚臉皮的小子納入觀察范圍內吧,不能送他上路!”六號提醒,神色嚴肅,他看了一眼楚風,覺得不能草率,剛才老九實在太冒失,決不能在沾惹來自傳說中的那個地方的人與物。

  “萬一是觸動不可預測的東西,后果很嚴重!”六號進一步警告道,聲音低沉。

  “我知道!”九號點頭。

  楚風很想拿白眼看六號,會說話不,怎么又說他厚臉皮了,還能愉快的交談嗎?

  九號看向楚風,道:“其實,我已經給你了你很多,剛才的畫面,那些過往,都很珍貴,這樣的觸及,靈魂火光的碰撞,不亞于將一部究極經文送入你的腦中。”

  楚風鄙視,就這么瞬息間,便是一部究極經文?蒙誰啊。

  他撇嘴道:“哪里有究極經文,靈魂火光的碰撞,見到的更多是毀滅,又不是我親身去經歷,從而深刻了人生,我剛才只不過是匆匆一瞥,哪里去碰撞,哪里去感悟?”

  接著,他又露出疑色,道:“不過,恍惚間我看到他們的體系,他們的進化方法,與我們完全不一樣,果真如此嗎?”

  九號點頭,道:“是,這就是不同進化文明對接與碰撞后的火光,若有所感,會釋放出最為璀璨的大道天音,可以有無盡的體悟。”

  楚風道:“九師傅,既然都說這么多了,那就再多說點,地球都走出過什么人物,我怎么不知道,而且,在陽間也沒有他們的傳說。還是說,我沒有了解到呢,而其實黎龘、你們、武瘋子以及第一山斬出那冠蓋世間劍光的生靈都是從小陰間過來的?”

  他胡思亂想,各種亂認老鄉。

  “想什么呢!”九號瞥了他一眼,道:“有些人,有些事,實在太久遠了,宇宙星空都快將他們遺忘,更遑論是當世人。”

  楚風道:“那接著來,再灌輸給我一部究極經文吧,將那斑駁畫卷展示給我看。”

  九號略微遲疑,用手指一點,轟的一聲,天崩地裂,星海塌陷,太陰真水淹沒星海,灰霧覆蓋古宇宙,各種可怕的畫面再現。

  楚風身體顫抖,再次觀看,只是這一次信息量更大,向著他轟砸過來,一部古史實在包含了太多。

  他現在所接觸到的依舊不過是滄海一粟,即便不斷聆聽,在接觸那些舊事,也不過是昔日的一角。

  然而,六號動容,他深感邪門,這小子怎么能夠承受住老九海量的神識信息,堅持的時間比剛才還要長。

  隨著時間推移,九號也張大嘴巴,深感古怪。

  “不可能,這么沖擊,他的魂光早該崩散了!”

  事實上,楚風動用了前世的神王道果,體內灰色小磨盤緩緩轉動,將自身吸收的印記傳遞進磨盤內。

  那里有神王道果,更有石罐!

  他以石罐庇護,用神王道果吸收各種信息。

  當然,時間也不是很長,楚風再次大叫,又受不了了,他眉心都在淌血,魂光起伏劇烈,他看到了很多。

  只是那些印記畫面流轉的速度太快了,許多都來不及消化。

  “你竟然能堅持到這一步?!”六號都是一臉見鬼的神色,盡管他自己更像是一只老鬼。

  然后,他看向九號,低聲道:“你覺得是人在輪回,還是舊事在輪回,亦或者是大世在輪回,以及宇宙在輪回,再或者根本就沒有實質的輪回?”

  這種問題讓楚風都心頭劇顫,涉及到的層次太高了。

  九號神色嚴肅,道:“都說了,那顆星球的一切,都是因為有無上生靈念念不忘,自身具現化,幾只無形大手在干預,想要達到某種效果,卻失敗了所致。”

  這種話語可以有多重解讀,讓楚風心中波瀾起伏,駭浪滔天。

  在離別前,楚風最后一次觀看九號提供的斑駁古畫卷。

  這一次,他內心更加的大受觸動。

  雖然畫面輪轉速度飛快,但最后關頭,他看到的幾組畫面卻是無比的深刻,存于心中,難以磨滅。

  銅棺橫空,在光陰長河中漂泊,有人孤獨的坐在上面,沿著一條河流,看著染血的落日,看著諸天萬界流血漂櫓,他只身遠去,背影孤單,落寞而有些凄涼。

  也有人躺在棺中,葬下己身,死寂了宇宙,似等待復蘇,不知起點,不知終點,永遠的漂泊下去。

  還有一口空棺,在未知的霧靄中沉浮,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有些舊事與東西,貫穿了古今未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