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6章 還有天之上

第1306章 還有天之上

  楚風久久未語,回首光陰長河,那里葬下了太多的未知,等待去開掘。

  也許,有些東西,有些人,也并不一定被掩埋,早已隨著時光河流而下,走在了前方。

  一幅斑駁的畫卷,橫亙大霧中,沉重如山,要震塌古今未來。

  可惜楚風只看到一角,這部古史太厚重,也太滄桑,鐫刻了太多的東西,他只算是匆匆一瞥,捕捉到點滴。

  甚至他懷疑,那不是一部進化文明史,還涉及到其他文明支路,或者其他紀元。

  那冰冷的宇宙四極浮土瓦礫下,那幽暗而渾濁的魂河畔,那大空之火與古宙之焰焚燒的銅爐內,皆有虛弱的聲音傳出,在呼喚。

  楚風總覺得,極其恐怖壓抑。

  看一眼就是時光流轉,滄海桑田,那斷路遙望,回首難見,要揭開一段迷霧,不亞于開天辟地。

  在大霧中,在染著血液的星空山川間,楚風神游而去,皺著眉頭,仿佛看到了更多。

  銅棺沉浮,緩緩消失,在霧中不見蹤影,貫穿了一個又一個時代,就此不知所蹤。

  楚風回過神來,看向對面。

  九號與六號都很平靜,沒有什么話語,示意楚風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回來,彼此再也沒有什么關系。

  他們不想沾惹,不愿糾纏上什么因果。

  楚風眼巴巴地望著他們,就這么希望他盡快消失,在他臨走前就沒什么特殊表示嗎?

  他很想說,自己一點也不挑食,排位前幾名的妙術,或者進化文明史中的究極兵器,隨便給一樣就行。

  你看我像是冤大頭嗎?九號像是有所感,也以綠油油的目光回應他。

  楚風搓了搓手,看著九號背后的那桿破爛大旗,眼睛也冒出幽幽綠光,這都要告別了,就真的沒有任何照顧嗎?

  九號無視他,抬頭看浮云。

  六號受不了,打什么啞謎,直接開口威脅楚風,讓他趕緊消失,別在這里添亂,使將來充滿不確定性,或許彼此都會有大禍。

  “就不能給我一部古經嗎?!”楚風臉皮忒厚,臨離開前,實在忍不住了,自己索要。

  但是很可惜,他被拒絕了。

  他心中無奈,這是第一山,能夠鑿穿禁地,這里的經文一定是無上的,必有究極呼吸法,他很想參悟。

  楚風道:“我只是借鑒,又不是照著學!”

  “立刻,馬上,消失!”六號黑著臉道,并且開始虎視眈眈,盯著楚風充滿生機的血肉。

  六號明確告訴他,第一山的無上絕學只能傳給被選中的人,留給自家弟子,決不能外傳,關乎甚大。

  比如,當年造就一個黎龘,何等的恐怖,威震天下,看誰不順眼,都敢去下手,連禁地都給燒了大半個。

  這種經文若是落在奸邪之手,危害會何等的可怕?

  楚風挺胸抬頭,一臉正氣,義正言辭,道:“像我這么濃眉大眼的,你看著像奸邪嗎?鐵骨錚錚,浩然正氣轟鳴,天地共振!”

  然后,他就看到一只大手拍下來,將他給鎮壓了,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吃了一嘴土。

  直到九號與六號轉身,就要回歸第一山深處,他才能動彈。

  嗖的一聲,楚風從土層中脫困出來,退而求其次,在后面喊話。

  “行,那些我都不要了,我只要被淘汰的法如何,怎么樣?”楚風以商量的語氣跟他們開口。

  “淘汰的法?”九號露出訝色,轉身看向他。

  楚風道:“對,就是那部古史中,那些人所修煉的法,不用花粉,而是另一種體系,我看著花里胡哨,或許能拉出去唬人,這也算是廢法再利用。”

  當聽到這種話,無論是九號還是六號都面皮顫抖,黑如鍋底,神色極其不善,死死地盯著他。

  楚風很想說,又怎么了,那道再次說錯話了?

  “我的故鄉不是沒落被淘汰了嘛,天知道那段輝煌屬于哪個時期,既然都已經成為歷史的云煙,你們如果知曉,就將那些法都教給我吧,我去緬懷,憑吊,或者也算是考古,看一看當年的人怎么修行,多么的落后。”

  他不解釋還好,這樣一說,九號的大巴掌都掄圓了,向他的身上糊過去,這要是砸結實了,估計楚風就慘了。

  關鍵時刻,六號抱住了他一條手臂,道:“老九,冷靜!你自己說的,不沾惹因果,不要糾纏上大禍,淡定!”

  “那種法,怎么可能會被淘汰,你知道起源嗎,你知道都有哪些人修行過嗎?你……”

  九號伸出大巴掌,真想覆蓋下去。

  “不知道,所以才問。九師傅,那些被葬在歷史中的法,你都不給我細說,我怎么會了解,要不你傳我吧!”

  楚風一副很虛心的樣子,謙遜的請教。

  九號看他這個樣子,明顯是死不悔改,也就是嘴上說的好聽,又想給他一巴掌,道:“想騙那種法?”

  “算了,不要了,以后我成為終極進化者,師法天地,我一言一行都是法,我讓世間眾生都誦吾名,修吾之體系,傳吾之真言,悟吾之妙法。”

  看到他得瑟的樣子,六號與九號兩只大手交叉著,都差點拍下去,但最后又生生克制。

  “離別真傷感,經此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楚風嘆氣,但是,這么肉麻的話,實在太明顯了一點。

  “最后離去前,我還有些問題想請教。”他想探明一些情況。

  可是,六號直接將路給堵死了,道:“無可奉告!”

  楚風死皮賴臉,沒完沒了,在那里磨嘰,詢問幾個禁地怎么樣了,真徹底給滅絕了嗎?

  若是如此的話,這第一山未免太恐怖了,世間誰可敵?或許,輪回路背后博弈的生物也不過如此吧?

  此外,他還想問,為何剛才看到的那幅斑駁畫卷中始終有那口銅棺隱現,貫穿始終,整部進化文明史都避不開它?

  對于這些問題,六號與九號原本不想理會的,但是,當楚風抓出一把輪回土,向第一山中敬獻,送給他們時,兩人眼睛都直了,生生止步。

  楚風取出這種土,一是發自內心的感激感謝,雖然時有嬉皮笑臉,但這不能掩蓋其真正的本心。

  此外,他也想藉此驗證,這輪回土到底什么層次,有何用,是否能夠從九號這里得到某些答案。

  通過九號與六號震驚的表情,楚風意識到,這東西似乎太邪乎,連這九號種生物都是如此反應,絕對了不得。

  從而,他進一步推斷,這所謂的輪回路被他低估了,深不可測!

  九號臉色陰晴不定,六號目光盛烈,數次都想探手奪走,但是最后又都隱忍下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東西?!”六號問道。

  “我是人!”楚風挺著胸脯答道。

  “你……身上糾纏的因果太多,太沉重,也太大了,我們與你就此斬斷聯系,沒有交集,你走吧!”

  到頭來六號與九號連一粒土質都沒有收,徹底拒絕,就要離開。

  楚風百般奉送,說是感恩,但是兩人拒不接受,而且他們透發蒙蒙光輝,覆蓋此地,不讓任何人感應到。

  “你趕緊走吧!”六號黑著臉催促。

  楚風沒轍,這才是輪回土,他還沒將石罐取出來呢,若是拿出,豈不是會涉及到更深層次與恐怖的源頭?

  事實上,關于三顆種子與罐子,他還真不敢取出來,這是他踏上進化路的起始所在,也是根本所在。

  “九師傅,看我這么虔誠,與第一山如此親近,你就不能為我解惑嗎?”

  楚風很直接,這“土”不收下不要緊,但請幫忙解答一些問題。

  九號深深看了他一眼,最后給予回應,從禁地說起,最后再講銅棺。

  幾個禁地的確被劍氣貫穿,成為大窟窿,料想損失慘重,不死絕也差不多了。

  但是,這只是表象,就像是一塊癬皮,其扎根處還有更深層次的領域。

  “禁地的背后連著其他神秘區域!”

  什么意思?楚風露出驚容,到底連著哪里。

  “超級可怕的大世界,無上強者其祖先崛起的地方,還有真正的灰暗源頭等地!”

  九號隨便提及之地,便都有天大的來頭,驚的楚風一陣失神。

  依照九號所說,所謂的大世界,有可能比陽間都要高遠,都要強大,最后,他更是指了指天之上!

  而后,他又說無上強者其祖先崛起之地,其自身都可在陽間尊為無上,其祖先似乎更是大有來頭,那種地方,簡直……不可想象。

  “那些人進攻第一山究竟是為了什么?”楚風詢問。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