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3章 舉世同祭

第1313章 舉世同祭

  曾經見到過?竟這么的熟悉,在九號展現的精神印記中,這個人具有極其濃重的筆墨,震古爍今!

  可惜,當時楚風看的太匆忙,沒有能仔細觀閱他的人生,現在很無奈。

  但是,他清晰的記得,在那輝煌而又可怖的過去,每當最重要時刻,每當讓諸天都窒息的瞬間,都會有他的身影顯化。

  古今皆如此,每一次他都能力挽狂瀾!

  一幕幕,一口大鐘轟出,天地間無抗手,時間長河都在他的腳下臣服。

  讓楚風的遺憾的是,那種最重大的歷史時刻,關系天上地下生死,大局的最后關頭,此人大多數情況下露出的只是背影,始終籠罩迷霧,沒有看到真容。

  一如現在,背對外界,殘鐘相伴。

  過去,大鐘鎮壓諸天,他似乎不可超越,矗立天地間,像是一面永遠不可超越的豐碑。

  他的一生太輝煌與璀璨,沒有戰勝不了的敵人,摧枯拉朽,鐘波一起,萬仙懾服,橫掃天上地下,古今無敵。

  所謂人生高歌,沒有低谷,從少年時期,就一路壓制所有對手,一路殺到絕世無雙,推平各禁地,縱身一躍,成就永恒,鎮壓古今未來。

  從沒有這樣一個人,光芒萬丈,從弱冠之年就開始競逐天下,從此無抗手,真正的星空之下第一。

  隨后,星空之上,他亦無敵。

  但是,讓人難以接受……

  現在,他依舊背對著人們,但卻伏在殘鐘上,渾身是血,有腐爛的跡象,這種天資橫溢,絕代無匹的人物竟落到這種境地,很難想象,在那過去都發生了什么。

  到底有什么變故,他遭遇了什么,竟走到這一步,如此的慘烈。

  連楚風都一陣心悸,他仔細回憶在九號的的精神印記中看到的那些畫面,這簡直是一個無解而強大男人,最后竟會凋零,伏尸在自己那四分五裂的殘鐘上。

  是了,楚風記起,在九號所見到的結局中,這個男子最后一戰時,極盡璀璨后,打穿諸天,但自身卻也背對敵人與故友,通體都是血,跌坐下去。

  而那背景,同時間發生的事情,就是他的兵器,那口大鐘炸開,伴著他自己的血雨,這個永不敗的男人凋零了,沉墜下去。

  那一刻,像是有無數人怒吼,大哭,眾生都像是在誦他的名,感念其功績,舉世同祭,而后又舉世同寂。

  當帶入到那段歷史中,沉入到那段消失的歲月長河中,楚風都被感染了,感覺到了一股悲壯與凄涼。

  那樣一個偉大的強者,最終也難逃消逝的一天。

  “這個人屬于小陰間,去過我的出生地,橫掃了天上地下,絢爛了一生,可還是在萬古洪荒時光橫流中遭遇厄難,殞落安寂下去,太讓人遺憾。”

  楚風看著那特殊的漩渦世界,陷落在一種莫名的情緒中。

  覓食者背負一方塌陷世界,那當中有黑色的巨獸悲聲咆哮,有至高無上強者伏尸殘鐘上,這一切擾動人的心弦。

  突然,楚風身體繃緊,渾身寒毛倒豎,覓食者披頭散發,穿著腐爛的金縷玉衣,竟到了他的眼前,幾乎與他的面孔相貼。

  而且,覓食者在嗅,鼻子不斷翕動,要觸碰到楚風的面龐了。

  這讓他渾身都是雞皮疙瘩,幾乎就要反抗,血拼到底,但是,他也明白,兩者間的差距太大了,難有好結果。

  這是要干什么,真要吃掉他?覺得他的血肉特別鮮美,細胞中儲藏的精氣神與潛能過多嗎?楚風胡思亂想。

  到了這一刻,他感覺鼻子發癢,對方那爛糟糟的發絲,都碰到他的身體了。

  此際,他看到時光的斷續,星河的毀滅與新生,都在這個覓食者的體表上,居然出現這種異常景象。

  還好,覓食者的發絲上沒有這些,若是也具備那種景象,說不定碰到楚風后,就會讓他遭遇不測。

  覓食者嗅來嗅去,導致楚風實在受不了,兩者間的接觸未免太近了,幾乎就要徹底挨在一起。

  你到底是要吃人,還是要做什么?

  “我男的!”最后,楚風忍無可忍,提醒自己是男的,你到底想怎樣?!

  他大致看出,這覓食者只是出于一種本能?

  “嘿嘿……”

  突然,陰冷的笑聲傳來,帶著幾許森然與恐怖。

  楚風毛骨悚發寒,這是要對他下手了?不對,并不是覓食者發出的。

  這是誰?他大吃一驚,在這種地方,敢出現在覓食者近前的生物,絕對逆天,難道是輪回狩獵者中的高層出現了嗎?

  楚風霍的回頭,他看到無盡的大霧,并沒有看到身影,再看覓食者,它則沒什么反應,將那聲音忽略了。

  “誰?!”

  楚風喝問,總覺得這聲音讓人不安,因為他的肌體都繃緊了,自己的肉身,自己的景精氣神,反應激烈。

  這是一種本能,像是遇到了某種天敵的般的反應。

  “楚風?”大霧中,有一個聲音傳來,有些嘶啞,有些冷冽,讓人不寒而栗。

  楚風大吃一驚,那個人是誰,竟然能夠認出他的身份,這太不可思議了,在陽間有人洞徹了他的根腳?

  該不會是太武來了吧?!

  “哪一頭?!”他喝道。

  此時,他將近在咫尺的覓食者都忽視了,總覺得大霧中的存在威脅更大,對他抱有惡意。

  “呵呵……”這一次,大霧中發出女子的笑聲,有些陰柔,似乎不算難聽,但是卻讓楚風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越發覺得危險在臨近!

  “有女人,在那邊!”楚風對覓食者示意,指向一個方位。

  然而覓食者沒搭理他,在這片區域走走停停,一時低頭,一時又看向天穹,有些焦躁不安,他像是察覺到了什么。

  但似乎并不是針對暗中那個發出聲音的生物。

  “楚風,好久不見,有點思念你。”暗中那個人再次發聲,陰柔中帶著冷酷,讓人頭皮都發麻。

  “你到底是誰,不男不女,給我滾出來!”楚風喝道。

  在這種境地下,居然來了一個敵人,到底什么根腳?

  然后他就看到了,不遠處的大霧中出現一對眸子,死灰色,沒有一點光彩,隨著它漸漸臨近,可以看到,這眸子有些怨毒,有些陰冷,這是怎么個狀況?

  楚風寒毛倒豎的同時,直接轟過去一記終極拳,同時,準備不顧一切的祭出木矛。

  但是,拳印轟出去后,那片地帶的霧靄散開,那雙眸子也化成霧氣,楚風的攻擊無用。

  “呵呵,很鮮美的味道,很豐盛的血宴,我非常想知道,你當年是怎么活下來的。”那聲音不男不女,一會兒嘶啞,一會兒陰柔,變幻莫測,它在大霧中忽左忽右,忽東忽西,沒有定形。

  楚風身體僵硬,越發覺得危險迫近,而這一刻,他體內某一種器物轉動起來,緩緩而行,讓他意識到究竟遇上了什么!

  在他的體內,灰色小磨盤自行碾壓,旋轉起來,楚風刻在上面的金色符號在發光,這是在示警,還是在自我防御?

  他知道了,大霧中的聲音一定跟灰色物質有關!

  楚風眼睛紅了,當年為了提升實力,給親朋故友報仇,殺陽間闖入小陰間的敵人,他不惜遠走異域,修煉妖邪的異術,導致自己被越來越多的灰色物質侵蝕,生不如死。

  最終,他迫不得已轉世,就是因為身體惡化到了極致,前路已斷,潛力被壓榨,魂光蒙塵,整個人無法正常修行。

  楚風九死一生,借助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盤都沒有徹底根除灰色物質,直到到了輪回路盡頭盤坐的泥胎那里,進行最后一擊,他才徹底擺脫困局,洗盡灰色物質。

  而那些灰色物質,被他熔煉在體內,跟黑白小磨盤融合,成為灰色小磨盤。

  現在灰色小磨盤有反應,自行轉動,讓楚風猜測到,灰色物質再現!

  “呵呵,又一紀開啟了,這一次是灰色紀元!”大霧中,那雙眸子再現,如同死魚眼般,沒有生機,帶著怨毒與冷冽,向著楚風逼近過來。

  楚風咬牙切齒,越發意識到,這灰霧的可怖,而且這似乎是“熟人”,當年從他體內跑了一團最為濃郁的灰色物質,疑似跟著陽間人跨越界膜,進了陽間。

  難道是它?

  “小灰灰,是你嗎?!”楚風喝道。

  “找死!”灰色物質冷漠喝斥。

  這是一團有自我意識的灰色物質,與眾不同,它森然無比,化成人形,盯著楚風,并且欺身到近前。

  楚風心有疑惑,覓食者出現,背負一個世界,里面有伏尸在殘鐘上的無上強者,有黑色巨獸,已經很詭異,可是現在,灰色物質怎么也跟來了,都是沖著他而至嗎?

  一聲低沉的咆哮,那團灰色物質化成人形后,撲殺過來,沖向楚風,道:“我很懷念你當年的供養。”

  楚風惱怒,當年經歷那么多,被這灰色物質折磨的九死一生,現在還敢舊事重提,還要對他下死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的石罐,他的輪回土都準備好了,然而,這些都沒有灰色小磨盤反應激烈,自主飛速旋轉,要沖出身體。

  楚風身體一震,他心有所感,直接主動接引,讓磨盤的上下兩個輪盤,分別出現在左右雙手,而后迎擊灰色物質。

  “啊……”

  這一刻,小灰灰慘叫,居然被灰色磨盤吸附,而后煉化掉了部分。

  “你……”它簡直難以置信,這是什么人,怎么能煉化它?

  它的出身根腳極其不簡單,灰色物質有了靈性,化成有形之體,號稱灰色物質精粹中的精粹,早已通靈了。

  理論上來說,它幾乎不可抑制,可是現在有人居然在煉化它,而且是曾經的宿主,當年的血食。

  它一聲慘叫,掙脫出楚風的雙手,散成灰霧,顯化出一對眸子,在遠處惡狠狠地盯著楚風。

  嗖!

  然后,大霧無盡,無邊無窮,從四面八方向著楚風包裹而去,灰色物質藏著當中,無處不在,從不同方位沒入楚風軀體中。

  灰色小磨盤轉動,瞬間回歸楚風身體深處,而后它開始瘋狂旋轉。

  但凡進入他身體中的灰色物質都被小磨盤煉化吸收,成為它的一部分,這一刻楚風明顯感覺到灰色小破盤在變強,在壯大,在厚實,成為不可測的器物!

  “啊……”灰色物質大叫,驚駭欲絕。

  楚風咬牙切齒,道:“小灰灰,你還敢來害我,這次非讓你叫爹爹不可!”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