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7章 無始無終

第1317章 無始無終

  那個男子伏尸殘鐘上,再也不能起身,他死去很多年了,當年的輝煌,極盡璀璨的過往,都成為歷史云煙。

  但是,他的殘鐘卻在顫,卻在動,轟鳴出聲,這一刻震動了天上地下!

  殘鐘還有靈,鐘波席卷諸天,第一山、各大禁地、甚至是更為神秘的異地生靈,全都震撼莫名。

  因為,這鐘聲太恢宏磅礴,更為重要的是來頭大到無邊,多少年月了,多少個時代了,不屬于這個一紀元,竟還能夠再次響起。

  依稀間,那個背對眾生、一生不敗、一路高歌猛進、橫推了諸天萬界的無敵的男子再次回來了!

  鐘聲轟鳴,此時此際,天上地下都是它的回音,震懾各地,即便從異地來的大邪靈、灰霧、黑暗生靈等,也都驚悚,忍不住顫栗。

  那個璀璨的盛世,那幾位天帝同行的時代,雖然逝去了,但是真正見證過那一紀元的人,觀閱過那段史書的強者,莫不震顫不已,有些人實在驚才絕艷,古今都要同欽,要敬佩與懾服。

  “可惜了,他終究還是死去了,不然的話,誰與爭鋒?”有人嘆道,這絕對是活的極其久遠的生靈,來頭不可想象!

  也有人飽含熱淚,那是一名老兵,肢體殘缺,有道傷,不可愈合,現在情緒無比激動,聲音發顫:“天帝殞落在當年,這么久的歲月,他的鐘聲竟再次響起……”

  “帝命已逝,何年何月還能再見到你無上的風采,能否歸來?!”

  有人悲呼道,自身已經命不久矣,但是今天卻被這鐘聲警醒,震驚而又心中憂愴,落淚不止。

  此時此際,舉世皆震,即便是這當世,陽間各地的生靈早已不知這鐘聲的來頭,根本不知道這個人了,但現在聽聞到鐘聲后,依舊有種悲愴感,某種情緒被調動起來。

  恍惚間,人們覺得那是一位應該被鄭重祭祀的古賢,卻被世間遺忘了,被光陰埋葬了。

  “轟!”

  毫無疑問,這鐘聲無匹,雖然沒有攻擊世間其他各地,但是卻在針對輪回路上的生靈。

  那里有一群輪回狩獵者,全都是高手,都是強者,可是在鐘波擴散出來的第一時間內,他們就都炸開了。

  這極其駭人,須知,那可是輪回狩獵者,動輒就敢親臨各教,捕捉逃過輪回而帶著記憶轉世的大人物。

  可是現在,他們宛若稻草人,猶若蟻蟲,實在太脆弱了,在這鐘波下,被沖擊的化成齏粉,什么都不是。

  一群輪回狩獵者形神俱滅,連一個水花都沒有能夠翻起來,瞬間慘死個干凈。

  還有那條詭異的古路,在第一時間斷掉了,立身在上面、渾身普照出璀璨金光的強者,那個想奪三生藥的恐怖生靈,現在也是被擊的爆開了。

  這是何等的威勢?

  輪回路的水太深,其來歷古老,不可考證,而這個人能夠統馭與駕馭一群狩獵者,身份與實力自然極其可觀。

  可是現在呢,他自身都瓦解了,血液四濺,彌漫出一大片!

  要知道,這種人一旦出世,陽間各教的一些老祖都要膽寒,都要戰戰兢兢,需要親自去迎接。

  而現在,他卻肉身炸開,魂光都被鐘波沖擊的粉碎,而后焚燒,即將要化成一片灰燼,徹底慘死。

  “你……這殘鐘……”

  最后關頭,他在恐懼,他在虛弱的發出靈魂顫音,因為他想起所觀閱過的古書,確切知道了是誰!

  那個人的大鐘聲,曾經響徹天上地下,萬族懾服,誰與爭鋒?

  居然是他?!

  此人背對眾生,始終都在前行,開疆拓土,與未知的域外生靈廝殺與血戰,橫推一切敵。

  那是傳說,那是神話中的無上者,誰敢不敬,誰敢攖鋒?

  “呵,就憑你也敢褻瀆帝尸,敢對當年的我們這樣放肆?!”

  果然,那頭黑色巨獸冰冷的呵斥聲傳來,如同傳說,它就是這個樣子,早先為何沒有認出呢?

  這是是昔日追隨在天帝身邊的黑色巨獸!

  斷裂的輪回路上,那血霧與焚燒的魂光中傳來悔恨與恐懼的顫音,那個強者沮喪而又害怕,他知道自己完了。

  “別說是你,就是你背后的人出來都不行!除非輪回盡頭的那些東西跳出來,才會讓人忌憚,警醒。”

  黑色巨獸開口。

  鐘波震蕩,那延伸出來的輪回路寸寸斷裂,而后轟然炸開,被毀的干干凈凈,這實在過于可怕。

  那是從神秘之地延展出來的古路,自古至今,有誰能毀壞?

  可是,那個伏尸在殘鐘上的男子,他沒有動,昔日追隨他征戰的兵器輕鳴,其鐘波就轟斷了古路。

  古路上的強者徹底慘死,血液都與殘魂都被鐘波磨滅干凈,點滴未剩。

  這很可怕,此人與輪回路上的勢力有關,可是現在自身慘死都不能去輪回。

  嗡!

  不過,就在這一刻,被毀掉的輪回路那里,浮現一團迷霧,很詭異,且又出現一個黑漆漆的洞口,露出一個破爛的幡子。

  這是殘器,看起來像是招魂幡,很陳舊,且缺損的厲害,只是一小段,通體烏黑,像是從地獄最深處探出來,帶著無邊陰寒的氣息,森然而懾人。

  “什么,是這東西?竟又出來了!”

  這個時候,塌陷世界中的黑色巨獸都很吃驚,都在一陣緊張,顯然它認出了那個烏黑的破爛招魂幡。

  當!

  這一刻,殘鐘再震,鐘波橫掃而出,比剛才還要猛烈很多倍。

  最后,無聲無息間,鐘波與那招魂幡相遇,在原地湮滅,爆出一個驚天的大窟窿,景象太可怕了。

  此時,別說其他生物,就是天尊、大能進去估計都要瞬間蒸干,成為歷史的塵埃。

  不過,這一擊沒有擴散,都在那招魂幡近前發生,而后又都徹底消失。

  到頭來,那黑色的而殘缺的招魂幡沒入黑洞中,直接不見了,天地復歸清明。

  “輪回路深處果然疑似有什么東西,當年的先行者,在這條路上刻字,警告后人,的確都一一應言了。”

  黑色巨獸開口。

  當年,那位先行者坐著銅棺,獨自漂洋過海遠去了,但是,他懷疑這輪回路深處還有什么,可是他找過,尋覓過,卻沒有發現。

  而黑色巨獸與它的主人,以及幾位天帝,也曾深入過,去征戰,但是,最終打了魂河畔,也只是發現絲絲端倪,后來就斷了線索。

  那漆黑的招魂幡或許還只是露出的冰山一角。

  “不管了,諸天都征戰了,上蒼仙都殺過了,什么敵人沒見過,什么樣的對手沒戰過,再者……這終究不是我們的時代了,若有異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接著,黑色巨獸又痛苦無比,雙目暗淡,老眼昏花,看著殘鐘上伏尸的男子,它一陣心痛與悲愴,還能救活嗎?

  那是可帝命啊,三生藥也不見得能成功!

  而且,剛才殘鐘震動,它聞到了腐爛的氣味兒,讓它心中大慟,難受無比。

  昔日,那個人何等的偉岸,無敵天下,一生都站在綻放光彩,誰能想到,他會倒下去,死在最后一役中,連尸體都腐爛了。

  這根本不可想象,在它的印象中,這個男人是無匹的,永遠不可能死,始終都會屹立在天地最高處,是一座不可超越的豐碑。

  可是,現實很殘酷,當年的黃金一代就這樣凋零了,幾位天帝啊,生離死別。

  事實上,此刻的外界早已嘩然,舉世皆驚,全都在顫栗,各地都大地震。

  許多人都看到了,一群輪回者如同螻蟻般被鎮死,化成灰燼,統領他們的人也是直接炸開,就是那輪回路都被崩斷了,毀滅了,這是何等的偉力?

  古今幾個撼動各紀元的生靈,這應該是其中之一吧?有人這樣猜測。

  而一些極其古老的存在,被驚醒后,則嘴唇發抖,無聲的念出一個名字,而后顫栗不已。

  有人在懷念那個時代,為殘鐘的主人而傷感,也有人在害怕,在恐懼,那個男子活著的時候曾經讓諸天都發抖!

  現場,楚風看的真切,一陣感慨不已,連死去了,這個人還有如此威勢,實在太可怕了,真的逆天了。

  這是崩斷輪回路啊,是其殘鐘自鳴所為!

  “今生我來渡你!”黑色巨獸在大聲道,盡管它很虛弱,但是現在強打精神,挺直了佝僂的脊背,它不惜要獻祭自己,嘗試救活那個男子。

  嗖!

  沒有人阻攔,它終于將那三生藥接引到了眼前,砰的一聲,它將黑色的小木矛投進藥爐中。

  在里面,有各種的絕世藥材與礦物等,都已經開始熬煮了,清香撲鼻,那是足以改變至強者命運的一爐大藥。

  這些材料,或許再也湊不齊第二爐,若非昔年幾位天帝生前行走于萬界,也不能湊齊這樣一爐大藥。

  楚風眼巴巴的望著,透過投影,他能夠看到那只黑色巨獸的一舉一動,他的黑色小木矛徹底成為藥材了,真是可惜。

  他心中輕嘆,這是他防身用的兵器。

  “咦,人呢,哪里去了,我還想看一看提供三生藥的那個后生的真容呢。”黑色巨獸一邊煉藥,催動一股奇異的火光,一邊在尋覓,投影下來,尋找楚風。

  接著,它又開口道:“出來,我相信你一定還在附近,不出來的話,我掘地三尺,讓覓食者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尋找!”

  楚風一陣無言,他還真在現場呢,藏身的石罐確實極其逆天,連黑色巨獸的神識都被屏蔽在外。

  可是,這石罐外形太特殊,真要是讓覓食者去扒土尋找,的確能發現他。

  看到覓食者動了,楚風無奈,最終出現在地表上,當然第一時間收起石罐。

  “最近眼神有點花,看不清楚景物,你湊近點!”黑色巨獸盯著楚風,越是凝視,它神色越是古怪。

  同時,它威脅楚風,趕緊露出真容,讓它看個真切。

  “你干脆給我過來吧!”

  到頭來,它勉強動用自己的手段,銘刻虛空符號,利用傳送術,要將楚風帶到它自己的近前去。

  而且,它雷厲風行,直接付諸行動了。

  “這……是哪里?”

  下一刻,楚風驚疑不定,他莫名被傳送到一片昏暗的宇宙空間,絕非那頭黑色巨獸所在的天地。

  “呃,好久沒出手了,有點生了,放心,下一刻你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畢竟,當年我可是造詣極深而無雙的陣法皇者!”

  黑色巨獸說道,然后它就又出手了。

  可是下一瞬間,楚風發懵,他發現來到一片朦朧的霧靄世界中,感覺距離那頭黑色巨獸更遠了。

  他還能看到對方的投影,但是,兩者間像是隔著億萬里時空。

  “這又是哪里?”

  “呃,失誤,怎么偏差這么多?我老毛病又犯了,一到關鍵時刻就傳送出問題,南轅北轍!”那黑色巨獸自語,一點都沒有覺悟,又一次開始鼓搗,要將楚風給弄到自己眼前。

  可是,下一刻,楚風簡直無言了,這次更離譜,那頭黑色巨獸的投影越發的模糊了,都快看不真切了,顯然兩者間更遠了。

  “神人,皇者,你這是要送我去哪里?”

  “別吵!”黑色巨獸不耐煩,其實是有點臉紅,在那里掩飾尷尬,自己又出錯了。

  嗖!

  一剎那,楚風再次消失,出現在一片莫名古地中,他簡直要哭了,這黑色巨獸太不靠譜了,再這么下去的話,非把他傳送丟了不可。

  到時候,他怎么回去?一個人在茫茫無邊的枯寂與毀滅的異地殘破宇宙中流浪嗎?

  “我陣法早已古今無敵,本皇天上地下第一,怎么會出錯?!”那頭黑色巨獸開口,有點不服氣,掩飾自己的窘態。

  接下來,又經歷了兩次傳送,楚風面色發白,他發現自己要跟原本的坐標地失去最后的聯系了,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了。

  “要不,你先在那里等著,先容我救活天帝!”黑色巨獸終于罷手,放棄了,將楚風一個人給扔在未知的殘破黑暗宇宙死地中,它開始專心煉藥。

  楚風臉色陣青陣白,真不知道是該慶幸它終于罷手了,還是該哭,這叫什么事,他被莫名的放逐在異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看到了那黑色巨獸模糊的投影,煉藥完畢,顫抖著,向那伏尸在殘鐘上男子走去,黑色巨獸如同人立著身子,但卻是嚴重駝背,捧著藥爐,要去救活那個男子。

  它要犧牲自己,換這個男子復活,但是,它卻不知道在自己死后這個男人是否能夠真的活過來。

  當!

  隨著它鄰近,那殘鐘自鳴,極其宏大,但是卻沒有敵意,顯然對黑色巨獸很熟悉,像是老友在打招呼,而且又一次震動了天上地下。

  即便楚風相隔無盡遠,可也聽到了那鐘波顫音。

  此時,他感覺到了時間無疆,無始無終,那個男子的大道深不可測,宏大無邊,實在太過恐怖無邊!

  “你一定要……復活,這一世我渡你回來!”黑色巨獸聲音發抖,它身體都在打顫,害怕失敗,艱難的將那個男子扶起,向他的口中灌大藥。

  若是別人,根本不可能臨近這個男子,哪怕他死了,也會被其氣息震成齏粉,但是,這頭黑色巨獸是他養大的,沾染著他的氣息,不會被攻擊,不會被磨滅。

  “我求你了,一定要復活!”它帶著哭腔,在祈禱,在喃喃著,滾落下渾濁的老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