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

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

  西部賀州,佛族一位老僧出手!

  這種生靈天知道活了多么悠久的歲月,最起碼三方戰場上所有活化石般的老家伙都不認識老僧。

  轟隆!

  佛光普照,看似神圣,但這樣的進攻很狂暴,無量的光輝淹沒南部瞻州。

  同時,在他的身后,有一道威嚴的身影走出,手持萬劫境,跟著一同打向瞻州。

  老僧不是霸主,而是另有其人!

  西部賀州是佛族的大本營,他們支持的霸主與佛教關系密切,現在也殺過去了。

  瞻州的師兄弟霸主被殺,雍州的霸主退位,如今西部賀州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他們沒有退縮,主動進攻。

  不得不說,那老僧太恐怖了,只手遮天,擋住了日月星辰,那只手干枯的老手一下子將整片大州都覆蓋下去!

  這一景象太駭人,一只手而已,在那指端繚繞著大星,垂掛下星河,如同一片世界,宛若一方宇宙。

  老僧身上袈裟獵獵,鼓蕩起來,天宇都在動蕩,這片天地都要爆碎了!

  隨著他的大手壓落,其真身也在臨近,頓時禪唱聲震動天上地下,舉世皆可聞,像是有三千佛陀共同誦經,要煉化大魔!

  他絕對有超絕霸主的實力!

  但是,佛族很低調,沒有自己稱霸,而是支持另外關系密切的人。

  在老僧身側,那位霸主動了,萬劫境與他融合在一起,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激射特殊的神光,可毀造化,可滅萬物。

  一聲輕叱,羽皇出手,天地間,無數的光芒彌漫,如同的上蒼灑落下的潔白羽毛,紛紛揚揚,太圣潔了。

  隱約間,可以看到羽皇手持融合了輪回燈的混沌锏騰空,剖開了天地,抵住了老僧的大手,又擋住了萬劫境照耀的光束。

  轟隆!

  南部瞻州被三大霸主的蓋世氣息所覆蓋,徹底的朦朧了,化作混沌之地。

  那里什么都看不到了,像是陷入開天辟地最為原始的階段。

  “恒族的人怎么不出手,隱約間有天下第一族的稱號,若是族中的最強者蘇醒,這時攻上去,或許能壓制羽皇!”

  有人小聲道,雙目中帶著仇恨的光芒。

  他是南部瞻州的人,自己的祖上被羽皇反震出的能量碾爆成血霧,形神俱滅。

  誰都知道,恒族的大本營在南部瞻州,原本支持那個手持輪回燈的霸主,可是現在瞻州的霸主被斬殺,恒族卻沒有什么大動作。

  有些人懷疑,恒族被游說后改變了立場!

  這時,恒族果然沒有動作,無高手出場。

  不然的話,恒族那么深不可測,一定有絕代高手坐鎮,能夠力敵與博弈!

  轟!

  南部瞻州方向,一聲驚雷震時間,那是血色的雷電,還有烏光裂蒼宇,糾纏在一起,釋放滅世氣息。

  可以看到,混沌散開的剎那,那矗立在天地間的老僧在踉蹌倒退,而那頭上懸浮萬劫境的霸主則在嘶吼。

  羽皇的反擊太凌厲了,反震出的能量讓兩大霸主都吃大虧了?

  難怪他一個人早先時就敢橫擊瞻州,只身滅掉師兄弟兩大霸主!

  人們倒吸冷氣,尤其是西部賀州的人毛了,該不會他們的霸主與佛族的老僧也要被轟殺吧?

  這時,西部賀州發光,映照出成片的寺廟,全部矗立在虛空中,宏偉的殿宇,黃金色澤的瓦片,普照祥和光芒。

  同時,無盡的禪唱聲響起,佛族各路強者聯手出擊,鎮壓羽皇。

  但是,這效果不大,真正臻至羽皇那個層次后,除非絕代霸主級強者出手,不然外人很難改變現狀。

  毫無疑問,這世間有那種高手隱伏,比如躲在名山大川中!

  不然的話,陽間早就被統一了,正是有至強者阻路,所以很難真正統一陽間。

  但是,現在無人出手,或許在沉眠,或許垂垂老矣,在時光河流中等死!

  眼看佛族的老僧大口咳血,而賀州的霸主也支撐不住了,同時許多座古廟也都在暗淡中。

  最為關鍵的時刻,西部賀州一座古剎打開了塵封的大門!

  在那里,有一座即將塌陷的佛塔,那是埋葬高僧之地。

  那石塔開啟,有人恭請出一個佛龕,當中有神秘骨架浮現,丈六金身,通體佛光照亮了天上地下。

  那神秘骨架竟口誦佛號,口吐萬朵大道蓮花,鎮壓世間!

  “嘶!”

  所有強者莫不倒吸冷氣,所有進化者無不顫栗,這是一個何等級數的高手?

  人們只能震撼,佛族深不可測,歷代高僧輩出,卻都不知道這是什么年代的老佛如今遺存在世間。

  看樣子他不像是徹底坐化了,而是留下佛骨,或許還能血肉重塑,畢竟其佛光與真靈都還在,化成一團火光,寄存頭骨中,不曾散去!

  最終,這個金色的骨架抬手向著瞻州方向壓落,跟羽皇對碰了一擊,如同天翻地覆般。

  在那最后關頭,人們看到,金色骨架所在的古剎中,各種建筑物崩塌,尤其是佛龕龜裂,石塔倒了下去。

  佛族莫名存在出手,一位老佛出世,都不能壓制羽皇?!

  隱約間,人們在最后的剎那看到,那金色的佛骨竟也莫名流淌出絲絲的血液,這相當的詭異與可怕。

  這血液源自何處,老佛都干枯了,沒有了血肉!

  然后,那里就被混沌淹沒了,古剎與金色不可見。

  “天啊,老佛都……被殺了嗎,出了意外?”有佛族的大能驚呼,他清楚的知道那座古剎的詭異。

  他猶記得,在他很小的時候,自己的祖師曾帶著他去那座小破廟參拜過一次,并且告訴他,這是佛族最高六廟之一!

  現在,那里的老佛也受傷了,甚至被橫擊而殞落了嗎?

  陽間,血雨傾盆,烏云壓頂,天地異象越發的狂暴了。

  不過最后,潔白羽毛飛舞,撕開了黑暗,轟開了血雨,讓陽間各地漸漸恢復正常。

  戰部瞻州,羽皇開口,說出一些驚人的話語。

  “佛門果然深不可測,史前時代就已經要坐化的‘苦囚老佛’居然還活著,比我等師門長輩都要高出幾個輩分,真是出乎意料,今日也罷,來日再戰,陽間必要大一統!”

  在他說話時,混沌霧散開,人們看到西部賀州的霸主與那位老僧都退走了,消失在西部方向。

  所有人都意識到,那所謂的苦囚老佛極其可怕,他的出手干預讓羽皇最后放棄了橫擊與搏殺那兩人的念頭。

  不過看樣子苦囚老佛亦付出了代價!

  天地恢復清凈,所有的異象都隱去。

  不久后,無論是西部賀州還是東部雍州都有使者趕到,傳達旨意,一切照舊,穩住三方戰場。

  南部瞻州的進化者很焦躁,人心惶惶,不知道是去是留。

  不過,但凡家族棲居在瞻州的,最后都受到了安撫,羽皇會接納他們,過去的事不會有任何的計較。

  接下來的幾日,南部瞻州陣營瓦解了,有部分人加入了西部賀州,有部分人遠去,離開三方戰場。

  還有一大部分人加入了東部雍州陣營!

  毫無疑問,之所以有很大一部人投靠雍州,一是羽皇展現了深不可測的實力,二是他們的長輩等在瞻州先投誠了。

  很快消息傳來,恒族果然是第一個改變立場的家族,早已轉而支持羽皇!

  不然的話,恒族若是反對,羽皇不見得能順利殺掉那師兄弟霸主!

  人們有理由相信,恒族不比佛族弱,甚至可能更深不可測,而這一次他們卻沒有大動干戈。

  一時間,天下驚憾,羽皇無人可制衡了嗎?等他徹底煉化掉輪回燈,吸收這一戰的所得,或許真要逆天了!

  陽間大一統就這樣要成為現實,一步一步接近了?

  許多人都不敢相信,這也太突兀了,太迅疾了。

  “師傅,你要去橫擊羽皇嗎,再不出手的話,或許他真的要成功了!”

  在某一片名山大川中,有人詢問一個盤坐在扭曲的時光中的老者,那里的空間塌陷,極其特殊。

  “無妨,想成為終極進化者太難了,想走這條路的人都死了,先讓他試一試看,讓他去趟那條路,其實我不認為陽間大一統就真的能夠成就永恒,古今無敵。”

  那盤坐在充滿塵埃的時光中的老者有氣無力地說道。

  極北之地,武瘋子的弟子門徒也有人急眼,認出了那是羽皇,向武瘋子稟告,畢竟一位神話中的神話歸來,實在太可怕。

  “那條路不是我要走的,我以武橫推天下,轟殺一切敵!”

  ……

  三方戰場漸漸安靜了,因為一切真的照舊,沒有再起大波瀾。

  楚風很詫異,齊嶸天尊沒死,當初覓食者那么折騰,他跑路躲進石罐中,而齊嶸就昏厥在當場,居然活了下來。

  他對齊嶸很戒備,因為當初齊嶸天尊給他喝的那杯酒有些古怪。

  “老齊,不,前輩,秘境該開啟了吧?”楚風問道。

  齊嶸天尊深感詫異,當日,他都昏厥過去了,這曹德居然還活蹦亂跳,沒有受到一絲傷害,實在太邪門。

  即便說覓食者只吃天尊以上的生靈,不傷過于弱小的,可是當日情況特殊,曹德不應該完好無損才對。

  當想到這些,齊嶸天尊有些忌憚了,原本他都在懷疑了,楚風真與第一山關系那么緊密嗎?

  畢竟,九號最后封山前說的那些話很古怪,不像是認曹德為弟子的樣子。

  現在,他雖有懷疑,但卻不好多加探究了。

  經過商議,戰場上各方都認可,秘境需要開啟,造化應該尋找出來,原來的協議有效,即將開啟秘境造化地。

  “快點開啟吧,我進去后,得了造化就閃人,我還要去找女帝呢,我還要崛起成為無上的楚終極呢,沒時間在這里虛度年華。”

  楚風在那里得瑟,這讓跟在他身邊的怪龍——龍大宇瞠目結舌。

  “怪龍,二弟,你看一看,這地方是哪里?”楚風招呼怪龍,畫出部分山河圖,那是大黑狗傳給他的山河印記圖,想找女帝就要去那里。

  “誰是你二弟,姬大德你這騙子,神棍!在別人面前我配合你蒙人也就罷了,現在你還敢得瑟?等一等,讓我看一看,這個是地方是……”怪龍臉色變了,竟怪叫出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