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7章 故人都來了

第1327章 故人都來了

  清冷的風劃過暗紅色的土地,在現場上方發出嗚咽聲,帶著絲絲縷縷的寒意。

  周曦臉上有淚痕,看著楚風的背影遠去,她有些心酸,也有些喜悅,想開心的笑卻帶著淚,即便時光逝去十載以上,她依舊難以忘記小陰間的一切。

  當初,她親眼看著楚風試煉,磨礪己身,她曾很傲嬌的喊,神一樣的少女在太陽上俯視著你,奮起吧少年!

  她也曾很無奈,當初陽間各方勢力全面入侵小陰間,尋找傳說中的究極器物時,大開殺戒,血洗星空。

  那時,她無力回天,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其根腳,注定會捉走,淪為籌碼。

  最后她還是哭著,要殺出去,要跟人同歸于盡。

  歷經曲折,她回到陽間,歸于家族。

  可是,她的長輩卻很理智,一致認為,為了死去的人復仇,同武瘋子一脈開戰不值得。

  尤其是提及武瘋子時,無比忌憚,那個人若是活著,天下間還真沒幾個人可以制衡!

  事實上,武瘋子的確活著,不久前還有其兵器——獨腳銅人槊,從極北之地出世,撼動了陽間。

  少女曦落淚,看著楚風的背影,想到過去的事,知道他一定經歷了很多的苦難才來到陽間,希冀不久后的重逢!

  她也很希望見到大黑牛、歐陽風、萌萌的黃牛、東北虎以及德高望重的武當山老宗師等人,若是都活著,還能再聚首,那該多好?

  但她知道,有些人可能再也出現不了,永遠死去了,這讓她心中無比傷感,忍不住黯然落淚。

  此時,楚風的情緒也難以平靜,盡管他走在最前方,但是,他依舊在關注四野,他渴望見到那些故人,真正與他們重逢,可以直接面對面的交談,而不是帶著面具般掩飾自己的一切。

  遠處,一個少年蠻牛騎坐在自己父親莽牛神王的脖子上,低低的哞了一聲,他也忍不住了,看到楚風的身影,心中自語。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夠來到陽間,我相信一定是你!”

  少年莽牛的確就是大黑牛的轉世身,沒有意外,在輪回終極地他許愿不換種族,故此投身成牛。

  他很粗壯,雖然是少年,但身材已經非常結實,粗糙的犄角遙指向天,面孔與身形都是人類特征。

  他內心自語,眼中蘊含著熱淚。

  他難以忘記,當初楚風為他們送行,一個個送他們進輪回時的畫面,多少好兄弟,多少摯友,都死去了,都踏上了黃泉路,有幾人能在陽間活過來?

  因為,當初那可讓人帶著記憶而輪回的符紙實在太少,注定要出各種變故與問題。

  能夠恢復記憶,需要特殊的機緣,或者某種猛烈觸發,而他就屬于后者。

  “好兄弟,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到時候帶上小黃牛,我們在陽間再戰,再找到那只蛤蟆,還有其他人!”

  大黑牛強忍著落淚的沖動,壓制自己的情緒,當年他們太慘,被逼入絕境,一個個可謂死無葬身之地。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也在遠處搖頭晃腦,但是,眼睛有些發紅了,他是呂伯虎,手里捏著一把折扇,很用力,指節都發青了,心情明顯很緊張。

  戰場很大,非常廣袤,暗紅色的土地冰冷而堅硬,這是曾經的第四禁地,但是今天它的秘密要被揭開部分。

  當年的造化,要流轉出大半,要成就這個時代的英杰,或許會造就出通天動地的生靈。

  各方都很緊張,因為,誰都想成為幸運兒,在某一秘境中一飛沖天,從此可以傲世行!

  禁地深處,極盡可怕之地,陰冷與黑暗,被空間阻隔,被時光碎片淹沒,這里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無比的瘆人。

  此時,有一雙金色的眸子睜開了,巨大無邊,若是出世,足以讓日月無光,大洋蒸干,太過駭人。

  曾經的古老存在,被壓制,被鎮封在絕境中。

  他知道,外面的人在動他們這一脈的破碎山河,在攫取造化,但是他卻沒有辦法出世。

  況且,有些東西原本就是第一山的,那山峰撞碎在這里,留了下來。

  “萬物母氣,該死的那口鼎,怎么會憑空出現,我族恨啊!”

  當年一戰太不簡單,即便這里被撞壞了,大地崩開,星月都簌簌墜落,可謂星骸遍地,密密麻麻。

  可是,關鍵時刻,他們召喚了一位祖先,活在另一界,屬于上個紀元,艱難的貫通了兩地的通道。

  但是,那一幕,在陽間都被撼動、舉世大道都在轟鳴時,一口鼎莫名自那時光裂縫中墜落,很意外的砸中那位祖先,直接打殺成英靈,而后魂光盡滅,死了個徹底。

  那簡直是無妄之災,天將大禍。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口龜裂的鼎的碎塊,是一片殘器!

  他的目光在盯著,始終在遙望虛空,雖然被困,被鎮壓在此地,但他依舊想探索到那塊碎片,那口鼎的殘塊上的花紋太可怕了,堪稱無上天書道圖。

  他覺得,那應該超越了究極之器,簡直不該出現在古今世間。

  可惜,這么多年過去,他探索虛空,遙望各個方向,都沒有任何進展,他被困在這里,找不到出路,發現不了鼎塊。

  ……

  楚風走在暗紅色的戰場上,踩著陰冷而結實的土地,他被無數人注視,因為許多人都在嫉妒他的選擇權。

  當初一戰,他橫掃了圣者領域,贏回來十個秘境。

  接著,他又與厲沉天血拼,屠掉一位大圣,又贏了不少秘境。

  按照約定,他可以分到一半,這樣算下來他也將會被分到八個秘境首先進入的權利。

  誰不眼紅,各族不少神王的雙目都幽邃無比,盯著他的背影一語不發。

  當初,一株從秘境中挖出來的融道草就惹出巨大風波,讓天尊都眼紅了,最終上面的人壓制,分給了年輕人。

  而那樣也導致各族暗斗不已,各家的老祖宗都出來了,比如老六耳獼猴、九頭鳥族的赤虛天族等,都為后輩強出頭,暗中較量。

  現在,楚風一口氣獲得八個秘境,這是何等的造化?

  若是連挖八株融道草般的天物,那簡直是要炸裂,四方皆驚,舉世轟動。

  秘境所在地,在戰場深處,很不穩定,才臨近這里就能讓人感受到極其危險。

  因為,在這片區域,空間滿是裂痕,實力高深者大吼一聲就可能會出事,比如是黃金獅子族的強者絕對不能在這里獅吼,莽牛族的人也被重點警告了。

  除此之外,這片區域的斷山,殘缺的山丘等也都很特別,有些插入虛空裂縫中,那或許就是造化地!

  “注意,有序進場,按照早先的約定,不得亂闖!”有天尊警告道。

  這片區域太脆弱了,真要不小心給打崩了,別說造化,連人都要尸骨無存。

  所以,天尊級的人絕對不進去,這里承受不了他們的能量,他們要是死在里面,損失就太大了。

  一些秘境明確標示出,最多能承載圣者級的能量,一些區域則明確標明,能承載神級的能量,經過反復驗證了。

  之所以這樣,都是因為破損程度不同。

  當然,至于各秘境里面的造化,那就不好說了,不會因為秘境能承載什么級數的能量而發生改變。

  或許,某個即將毀滅、只能承載凡人的小天地中,就有無上天物也說不定。

  “小心點,別引得空間解體,小世界毀滅,你會死的渣子都剩不下!”

  在楚風的身后,有人陰惻惻地開口,帶著無盡的敵意,極其不友好。

  楚風不用回頭就知道,那是九頭鳥族的赤峰,這個神王前陣子被折騰慘了了,恨極了他。

  赤峰被九號反復吃大腿,都有心理陰影,這輩子都消除不了,新仇舊恨,自然恨透了楚風與第一山。

  原本他都癱瘓了,下肢無法再生,密布著九號的秩序符文,等于殘廢了。

  但是,經過數次的啃食,九號最終還是給予赦免,一切都是為了讓他這棵韭菜恢復的更好一些,長的更快一些,去掉了其體內的秩序符文。

  所以,包括赤峰在內,一干人又都重新站起來了。

  不久前,第一山發生驚變,九號匆匆趕回去,自然也就讓這些人都解脫了。

  楚風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是這此人的言語太惡毒,這是詛咒,還是在恫嚇他?

  因此,他也言語不善,道:“還是注意你自己吧,別讓人給逮住后吃掉,我其實很想親自動手,準備點蔥花、醬油等各種作料,爆炒九頭鳥的腿肉!”

  “曹德,這這只弱小而卑微的蟲子能殺的了誰?!少要得瑟,你其實與第一山沒有那么緊要的關系,不過是扯虎皮作大旗!”

  赤峰眼睛都紅了,情緒激動,怨毒的盯著楚風。

  這是他們一系人的懷疑,但是他卻遲遲不敢動手,因為,即便楚風不是九號的弟子,也還是很熟,有些關系。

  他恨極,卻也只能在這里露出殺意,而不敢當眾動手。

  “別得意,我覺得你會橫死在這里,天地變了,陽間不同了,許多傳說中的人可能會回歸,所謂第一山,也可能很快就會被人推平!”

  赤峰冷笑著說道,他對楚風只有恨,沒有妥協的可能,除非對方死了,不然他一腔怨憤難以發泄。

  “我有一個夢想,想抓一只活了好幾個紀元的四劫雀,放在鳥籠子里,天天給我唱曲;我有一個夢想,想挖掘到黑暗源頭,在那里點一盞長明燈,看一看,那地方的老東西的臉皮到底有多黑,才能這么的陰冷,導致時不時就有黑霧彌漫出來。我有一個夢想……”

  楚風在那里得瑟,提到的都是可能存在的極致威脅。

  赤峰的臉色當即就綠了,他們這一族就是四劫雀淘汰出來的血脈不純凈的后裔。

  曹德那家伙瘋了嗎?他居然敢揚言,捕捉活了幾個紀元的真正的四劫雀祖先?

  “算了,懶得理你!”

  楚風一閃身,迅速向前沖去,他要抓緊時間尋找造化。

  后方一群人跟進,能夠進秘境所在區域的都是各族的精英,都是年輕翹楚。

  很快,赤峰臉色難看,楚風在那里標號呢,從圣級到神王級區域的秘境空間都有,被其選中八個。

  “跨境界奪食?可惡!”有人低語。

  楚風不理會那些,他有選擇權,因此沒什么可在意的。

  當然,他的這種特殊挑選權,被限制在八個秘境,從八個小世界中優選挑選一物。

  即便這樣,也足以讓人瘋狂!

  這片區域很安靜,虛空裂縫密密麻麻,這是近日才清理出來的,原本更為險惡,還有一些空間在開辟外面的通路時就已經提前炸開了。

  “這個秘境不錯!”

  楚風盯上了某一丘陵,那里云蒸霧繞,其半山腰以上沒入一片霧靄中,在那里形成秘境,在特殊的空間世界內。

  他嗖的一聲,直接就沖了進去。

  許多人都眼巴巴的望著,十分眼紅,不知道他能得到什么。

  事實上,楚風也情緒起伏劇烈,他想在秘境中跟一些故人重逢,想再見到他們,推心置腹,長談這些年的經歷。

  他也要給他們血脈果,讓他們的生命躍遷,將起點拔高到嚇人的程度。

  “嗯?”

  這才一進來楚風就吃了一驚,他看到了一大塊東西,那里符文無數,流轉混沌光。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一件器物居然輕顫,發出某種信號。

  “石罐動了,它想要那件器物?!”

  楚風震驚了,這真是太罕見了,石罐這是頭一次嗎?居然想要某種東西,自動這樣發出信號。

  “你不是死物啊,居然也有主動的時候!”楚風震撼莫名。

  同時,他也心驚肉跳,那是什么東西,讓石罐都自行輕鳴,主動了起來。

  外面,大黑牛、呂伯虎都在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沖進去見楚風,迫不及待了。

  映曉曉、少女曦也在眸波流轉,想找機會與楚風相見,當年一別,發生了太多的事,各自都有太多的話想說。

  更遠處,也有一個少女,跟年輕時林諾依一模一樣,也在臨近,帶著無比超然與出塵的氣質。

  “我東大虎也來了,散修至尊駕臨!”遠方,一頭異荒虎臨近,向這里而來。

  曾經的東北虎,當初跟楚風與老古分別后,獨自上路去異荒虎族的舊土歷練,如今活著回來了。

  “兄弟,你說要來這里,我找你來了!”東大虎咕噥著,想見到楚風。

  同時他也在咬牙切齒,道:“老驢,你祈禱吧,千萬不要讓我遇到你,騙我轉世投胎去當驢,而你自己卻跑路去作才子,坑爹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