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33章 舊我與新我

第1333章 舊我與新我

  “我要成為大神王,不在躲避于石罐中,而是行走在陽光下,顯化在陽間!”

  石罐中,那血色光幕中傳來低沉的聲音,竟略帶滄桑,那是經歷過小陰間磨難的楚風的真靈,帶著疲憊還有堅毅。

  歷經生死磨難,他濃縮于道果中,這么多年來都在揣摩各種經文要義,都在閉關,積累無深厚。

  只是,限于自身當年半路出家,進化道路有瑕疵有問題,這一神王道果缺陷很大,今天終于迎來了轉機。

  外面,楚風的肉身在悸動,這具軀體中有大圣狀態的魂光,但此時卻劇烈顫抖,他在審視石罐中那個自我。

  不知道為何,他覺得,那個神王道果才是真正的自己!

  這么多年來,他進入陽間后,總是想喝孟婆湯,想斬掉小陰間那些不好與悲傷的記憶,說是為了輕裝上路,為自己減負,為了將來走的更遠。

  可是,仔細想來,這或許也是一種下意識的逃避。

  誰在面對,誰在牢記,是那小陰間的神王道果,背負著一切,那里面也有他的真靈,有他的一切,甚至是來自小陰間的血液,也濃縮了一團在那里,當年就被忽略了,沒有看到,那個他在承載著一切沉重!

  隱約間,陽間的他,大圣狀態的他,竟然有種錯覺,仿佛看到一個流淌著血淚的靈魂,在以太武為假想敵,在以武瘋子一系所有人為大敵,在演繹自己的法,在嘗試自己的路。

  那個神王狀態的他,始終銘記過去,仿佛立身在小陰間的大淵前,在回思親人、朋友,看到他們慘死,要開辟自己的進化路。

  “這些年來,我是不是真的忘記了很多,舍棄了很多,是他在承受?”

  陽間的他,大圣狀態的他,輕聲自語,他看著石罐中那個自己,那個神王道果在竭盡所能,要蛻變,要進行生命的躍遷。

  血霧中,那個身影很高大,神王道果在顯化身形,披頭散發,凝聚出來,昂著頭顱,不屈不服,在獨抗鐵血戰果的磨礪,臉上寫滿了不屈與堅毅。

  鐵血戰果真的很特殊,它散發成血色霧靄,交織規則與秩序,淹沒此地,而后擴散,自成一方血色小世界。

  看著不大,也就擠滿石罐內部,可是,真實的血色小天地內部卻不算小,似乎是須彌納于芥子中。

  它是一片戰場的濃縮,是萬靈血液的釋放,呈現各族本源符文。

  一瞬間便仿佛是滄海桑田、人世變遷,這血色小天地中的時光流轉詭異,像是將諸多舊事都在剎那間發生,施加楚風的神王道果的身上,讓他經歷,讓他淬火,讓他承受最殘酷的洗禮。

  正常來說,在這種境地下,生靈很難活下來!

  楚風像是重歸昔日的史前戰場,參與到了大戰中,沐浴萬靈血,披頭散發,在特殊的小天地中決一死戰,遇上數之不盡的魂光,都是殘魂,都是秩序符文演繹而出。

  難怪史前時代各族的天縱奇才、頂尖大族的天驕,都在尋找鐵血戰果,它太特殊了,不將人磨滅,就會將人磨礪成最可怕的強者。

  轟!

  成群的魂光向著楚風撲殺過去,無盡的血色符文將他淹沒,他幾乎都要被侵蝕的千瘡百孔,而后瓦解了。

  但是,他最后關頭生生抵住了。

  “神王,生生不息,截天精,取地粹,熔煉諸天道,煅鑄真我……”

  楚風的神王體在咬牙堅持,以天地為洪爐,以鐵血戰果化成的小天地為烈焰,百煉真金,磨礪自我。

  外面,大圣狀態的他,恍惚間仿佛又看到了小陰間原本的自己,當年的楚風被逼發瘋,闖入異域,主動接觸灰霧等不祥物質,要練那異術,一切都是為了變強,去復仇。

  那個時候的他,心中有一種強烈的執著與信念,百折不撓,極其堅毅,一往無前而永不回頭的勇猛走下去。

  這樣對比的話,在陽間他過的有些安逸了。

  “你才是真正的我嗎?”陽間的他,大圣狀態的他,這樣顫聲自語,他有些心痛的感覺,自己的另一面,很真實的自我,始終如此嗎?不見天日,獨自背負沉重。

  現在的他微笑流于表面,而另一半靈魂卻染著血,在獨自負重前行。

  在那血色小天地中,神王道果化出的那個人猛然抬頭,雙目射出極其驚人的光束,盡顯堅毅。

  “你忘憂,潛行紅塵中,而有些事自有我來牢記。”神王道果在生死磨礪中還是開口了。

  一時間,楚風想到了一些事,他喝下那么多孟婆湯,卻能記住以前的一切,并沒有徹底斬掉過往,這是因為另一半的他在牢記嗎?

  神王道果回應道:“是,由我牢記,但你如果再繼續喝孟婆湯,我也會遺忘所有了。”

  陽間的楚風,大圣狀態的他,聲音略帶顫抖,道:“或許,你才是真正的我,是嗎?!”

  血色小天地中的楚風道:“這是一種嘗試,我是故我,你是新我,天帝舊路有法,以原本的自己為養料,孕育出一個天胎,一個新我,如同種子扎根在原本的自己與道果上,會更強!”

  他很平靜,在說這些話時,沒有一絲的情緒波瀾。

  外面,大圣狀態的楚風心中劇震,他知道自己忽略了,原先以為是他自己在外面,現在看來真的有一半真靈在神王道果中,那是另一半的他,居然早已做出這種決斷。

  而后他一陣揪心,那是原來的他,那是舊我,竟要成全他這樣的新我。

  他一陣顫抖,這怎么能行?太過殘忍,舊我太可憐!

  他自然知道這所謂的天帝舊路,早在小陰間時,從石狐天尊那里得到他師傅的手札,楚風就已經了然。

  當時,他的確打過這種法的念頭,因為這是曾經的最強進化之路。

  可是,他覺得太可惜了,以自己為養分,自身的血肉與魂光猶若異土,催生一粒道種,種出一個新我。

  這太霸道了,也太可悲了,當時他便舍棄了。

  沒有想到進入陽間后,神王道果中竟有另一半的他,而且竟做出了這種決斷。

  大圣狀態的他立刻反對,道:“不行,不能走這條路,你就是我,你我為一體,怎能讓舊我化成養料,慢慢枯死與逝去?!”

  而且,他提到現在掌握的另一條路,既然有小陰間的道果,也有陽間的道果了,完全可以走陰陽對轟之路。

  藉此,他或許能實現最不可思議的蛻變,陰陽互撞,晉升天尊時,比其他正常修煉的生靈要迅速與猛烈很多倍。

  而且,每個層次都可做這樣嘗試!

  不過,這樣也極其危險,陰陽互撞,別說是道果了,就是單純的兩種屬性的能量,都會引發大爆炸,大湮滅。

  這動輒就會死,而且是永世不得超生,別說什么魂光,連一粒塵埃都剩不下。

  讓大圣狀態的楚風稍微安心的是,神王道果在點頭,并未頑固的拒絕,而是無比開通,甚至比他想的還遠。

  “嗯,我也考慮過了,十年來,我一直在揣度真正該走的路,別人的路終究是別人的,要踏出自己的那一步!”

  神王道果這樣說道,這些年來在被困的時光中,他一直在思忖,在研究。

  當年,離開小陰間時,他搜刮了各大最強種族所有的呼吸法,所有的經文,所有的秘術等。

  多年的研究,他受到了很大的啟發。

  不同的路,不同的進化方向,終究是要汲取萬流,觀摩前賢的腳步,才能受到最大的啟發。

  一個人,不可能憑空創造一切。

  轟!

  鐵血戰果演繹的血色小天地中,劇震不已,那神王道果遭遇了最大的沖擊,真正的生死時刻到來了。

  “啊?”外面,大圣狀態的楚風臉色變了,他看到那神王道果在龜裂,要崩開了。

  “看來沒有真正的肉身是不行的,你我暫時歸一!”

  神王道果開口,他的身體上繚繞血液,那是當年帶入陽間的身體所殘存的小陰間的血。

  他煉化了所有陰屬性的血液與能量,以及一半的真靈,最終化作道果。

  可是,他終究是沒有肉身。

  現在,他開始召喚,表達這種愿望,要熬過鐵血戰果的磨礪。

  “好!”

  大圣狀態的楚風點頭,他自然同意,原本就都是他自己。

  一團血液很寒冷,帶著陰屬性的能量,包裹著神王道果沉浮。

  楚風心中輕嘆,當年真是沒有覺察到這些,以為只是單純的能量與道果,不曾注意有血液融入進去。

  他的真身進入石罐中了,并沒入血色世界內。

  轟的一聲,來自小陰間寒冷的神王血與道果歸回,瞬息間,楚風的肉身被重塑,被改造,回歸神王狀態。

  “吼!”

  接下來,石罐中,血色世界內,嘶吼聲震耳欲聾,楚風百般磨礪自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血色漸漸暗淡,那里立著一道身影,英姿勃發,眼神凌厲而懾人,黑色發絲飛揚,面龐多了一種堅毅,還有他的身體散發著一種迫人的氣勢。

  “我現在是大神王了嗎?”楚風低頭,看著自己的一雙手,不禁自問。

  在他舉手投足間,整具身體都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刷!

  但是,神王道果又分離出去了,大圣狀態的楚風飛出石罐,兩者再次分開。

  因為,他想更強,想將陽間大圣狀態的自身提升到等同層次,成為神王,那個時候,兩者若是融合,或者陰陽對轟在一起,將不可想象!

  “嗯,該出去了,要殺幾個神王祭旗,這么多年的隱忍,我始終怕被天劫找上,現在應該可以行走在陽光下了吧?”

  神王道果開口,他體現出楚風果決與冷酷的一面。

  大圣狀態的楚風,并沒有反對,如果有條件的話,他還真想檢驗一下如今神王狀態的他到底有多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