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46章 萬物母氣鼎的一脈的輝煌

第1346章 萬物母氣鼎的一脈的輝煌

  楚風心中有一股火氣在上涌,有一股怒焰在激蕩,不是因為陽間的九頭鳥族、金翅夜叉族等,而是源于另外兩股勢力。

  天之上的使者一族有人來了,有強大的底蘊,連守護山門的兇獸都是天尊級的,彌漫出的氣息已都傳導到秘境中。

  當然,這還不是讓他最為驚怒的,盡管來自天之上的家族很狂妄,很霸道,指名點姓讓他遵從命令,聽從召喚,但也就那么回事,他連人都殺了,連使者都干掉了兩個,還有什么可在意的。

  最為讓他心緒起伏、怒血澎湃的是,那個可怕而詭秘又強大與妖邪的家族出現了,曾害得的妖妖一族無比凄慘。

  在陽間時,如果沒有妖妖就沒有現在的他,在地球時,妖妖庇護他,給他成長時間。

  而在大淵內,最后的時刻,是妖妖將身體瓦解到只剩下血與魂的他以及石罐用雙手托著送了出來,而她自己則永墜大淵黑暗深處,再也沒有出來。

  或許,那一刻如果妖妖將最后的力量留給她自己,她能活著,她自己能出來,但是,那一瞬間,她救了楚風,將他送了出來,而自己卻再也沒有出現。

  每當想起這些,楚風心中就很痛,像是被揪住了一般,因此,只要同妖妖有關的一切,他就在意,要為其報仇,永遠與她立場一致。

  今天,他還沒有那樣的實力,如果足夠強大,他一定要重返小陰間,再進大淵,無論妖妖是生還是死,他都要尋找出來。

  他心中顫栗,同時也在希冀,渴求奇跡,希望妖妖還能夠再出現世間,還能夠回來!

  今天,此刻,他親耳聽到了外面有人說出那樣的話,那是妖妖一脈的宿敵,是害的他們一族凄慘無比的元兇一族,居然現身了,他跟著怒焰綻放,感同身受,要為之而出手。

  從羽尚老人到妖妖,這一脈太凄慘了!

  只為了那個印記,羽尚天尊的兩兒一女,以及孫兒,就都慘死,都發生了意外,原本都是各自境界中排名前幾的驚世天才,最終卻落的那么慘。

  到了后來,該族只有一個遺腹子,被元兇一族囚禁,并以此血脈繁衍下去,但也和可悲,無比的凄涼。

  最后有限的幾條血脈都被拿去做實驗,死的死,殘的殘。

  到了最后,也只剩下妖妖的爺爺一人了,但卻遭受無比惡毒的手段,成為某位大人物的試驗品,體內栽種下特殊的母金,到了后期注定要迷失本性,失去自我,如同行尸走肉般。

  這是何等的殘忍,為了逼羽尚老人交出關于那個與“萬物母氣鼎”有關的印記線索,元兇一族無所不用其極。

  他們直接讓羽尚老人絕后,幾個驚艷的子女與后人都凋零與死亡,太過可悲。

  不用多想,羽尚老人的祖上一定來頭甚大,能夠守護那個母氣鼎,能夠掌握唯一線索,可以說擁有不可想象的血統。

  只是因為一些事,他們的傳承斷了,發生意外,逐漸沒落,所以才被人盯上,成為了可悲的獵物。

  依照羽尚老人所說,他們這一族其實還有幾支,但都去征戰了,若是還在陽間,若是在這一世回來,他們又怎么會被人欺凌到這一步,接近徹底滅族?

  到了如今,羽尚將死,沒幾個月好活了,而妖妖也永墜大淵中,兩人都對楚風有大恩,落到這步田地,讓楚風的心中怎么會好受?

  尤其是,外界,元兇那一族的人來了,竟震傷羽尚老人,讓他大口咳血,其有限幾個月的生命有可能更加不堪,活不了幾天了。

  當楚風轉身回來,站在秘境入口那里時,眼睛都有些發紅,怒發沖冠,恨不得立刻干掉元兇一族!

  他想羽尚老人出氣,為妖妖一脈復仇!

  “咳!”

  外界,羽尚老人面如金紙,沒有血色,而后變得越發蠟黃,這是一個人生命衰敗,身體枯竭的征兆。

  那一擊讓他遭受重創,越發的不支了。

  “想我一族,輝耀諸天,當年的祖先俯瞰天地間,超脫萬界之上都有名,結果他的后人卻被人欺凌,我愧對先祖,愧對祖上的無敵名,我是罪人。”

  羽尚聲音不高,很虛弱,他是發自內心的憤慨與屈辱,祖上留鼎,威震各界,而他們這一脈卻要斷絕了,沒落到這一步。

  與傳承中某一部關鍵經書消失有關,也與該族曾遭遇過意外大劫與厄難有關。

  遠處,楚風戰血洶涌,眼睛都立了起來,看到羽尚老人風燭殘年,白發蒼蒼,雙目渾濁,他越發覺得可憐,為他而不忿。

  他意識到,羽尚的祖上,應該是曾經那幾位天帝之一。

  他見識到了大黑狗的主人,伏尸殘鐘上,如今有又感受到另外一族的沉浮過往,如此興衰更迭,讓他感覺心有共鳴,內心同悲。

  “我就在這里,誰想要印記,誰能拿走,過來!”楚風喊道。

  他有些害怕,擔心那個渾身都是母金光澤的生靈發難,再對羽尚老人下手,那樣的話,他會發狂。

  不過,那位渾身都是金屬光澤的的生靈,并不打算動手,在他們看來,羽尚是那一脈唯一的活著的人了,需要他的血,需要他的命,不然將來何以去那神秘而壯麗的山河中尋找那口帝器?

  那個人開口了,如同他身上的金屬外甲一樣冰冷,并帶著嘲弄的冷笑:“呵,當年的傳說,世間誰還相信?許多人都覺得,究竟有沒有那個人還兩說呢。當然,我族知道,他曾存在過,但是人內,線索呢,留下的一切的呢?連帝器都已經被埋葬。我們也是好意,要幫你們找到那東西,讓母氣再裂諸天,讓它重現出來,那樣的話,那個人的輝煌也會被人記憶起啊。”

  當羽尚老人聽到這些話后,身體都在顫抖,生怒而又無奈,他越發覺得可悲,祖上那么耀眼無敵,一滴血就打穿萬古,現在,他們卻無法延續那種輝煌。

  “氣大傷身,你好好的活著,還要用到你呢,也算是最后的廢物利用,你的血,你的肉,都還有點用,都是祭品啊,沒有你,我們怎么進神秘山河,怎么取母氣?呵呵……”那個人在笑,冰冷的金屬曾覆蓋著他的真身,他越發顯得淡定與冷漠,揶揄羽尚老人,無情的打擊與嘲笑。

  接著,他又補充道:“別想著自絕,在你死前,我們會收集到你的血,此外,我族也儲備有你的那些兒孫的大量的血,這么多年都還保留著,嗯,甚至是保存著他們的頭顱,他們的心臟,他們的殘體,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羽尚老人目眥欲裂,渾濁的老眼通紅,身體顫抖著,幾乎要栽倒在地上。

  他心痛,無比的難受,自己的兩個兒子,還有一個女兒,當年是何等的出類拔萃,何等的不凡,那時一家人在一起,歡聲笑語,親情繚繞,可是,最后卻那樣的凄涼,現在又聽到這種話,怎能承受?

  楚風也要炸了,聽到這種話后,無比的想殺人。

  三方戰場上,許多人都在看著,鴉雀無聲,都很震撼,心中思潮莫名,都意識到了一些事,望著羽尚,又看向那個被母金包裹的生靈。

  有些最頂級的進化者,有些天尊已經意識到,來者是何人,以母金為甲胄,這一族群在歷史中太可怕了,在陽間消失無盡歲月,已經很少出世,今天居然這樣登場!

  這說明了什么,他們心中有底,一切都在該族的掌控中。

  “與天帝競逐的家族!”天之上的使者一族都心中吃驚,得出這樣的結論,猜測出是誰哪股勢力登場了。

  有的族群,有的家族,不僅延續了幾個紀元,而且當年曾與帝競逐過,盡管是失敗者。

  他們有人活下來,并遠走異界,在萬界外舔舐傷口,到頭來,有朝一日,他們又回來了!

  “那個人很強,但是,又能怎樣,他人在哪里?我族的最強無上祖先復蘇了,呵呵,哈哈……”

  那個渾身都覆蓋母金的人在笑,張揚而霸道,不加掩飾。

  “什么?!”來自天之上的生靈中有人驚叫,心中震撼莫名。

  “在陽間嗎?沒在的話,別比比,滾過來,干死你!”楚風開口了,對這一族的惡感到了極致,他覺得再聽下去,不要說羽尚天尊,連他都受不了。

  他覺得,能體會到羽尚老人現在的情緒,心都在流血,一定難受無比,他想引該族的人進小世界,想辦法弄死。

  所以,楚風說話都很粗野,就是想激怒這個人,讓他進來,眼下沒什么可多說的,唯有弄死此人,才能為羽尚老人暫時出一口惡氣。

  “你又算什么東西,竟得羽尚垂青。哦,大圣啊,了不得,但可惜生錯落時代,這個年頭。”那個人嘲諷,接著又道:“這個時代,沒有你發光發彩的機會,還沒有成長到神王、天尊期呢,估計就要被人一巴掌拍成爛泥,踩在腳下成為一團臭血,你說是不是?”

  他帶著淡笑,漫不經心,很從容的審視楚風,隨后又對他招了招手,道:“沒什么意外,你很快就要死了,要不你過來歸順我們吧,給你活下去并成長起來的機會。”

  “我@#¥!”

  楚風直接簡單的一句話對之,從很少這么憤恨一個人,他覺得,同這樣的族群講什么道理都不通,唯有一句最直接的“問候”才配的上他們。

  那人面色冷淡,道:“行,那就先拿下你,印記需要回歸到正確的人手中才對。當然,得需要你與羽尚配合,我覺得,你不要自爆,不要自絕才好,不然的話,羽尚的處境可不妙。”

  楚風寒聲道:“你爺爺就在這里,等你!有種你進來,我滅你們全部!”

  “呵呵,沒落的家族,還能有什么,那個人不會回來了,哈哈,可笑可悲,曾經的輝煌啊。”那個人身上母金光芒綻放,他在痛快的大笑。

  然而,就在這時,一縷母氣橫貫天地!

  它不斷轟鳴,大道隆隆,震懾了諸天!

  “帝,誰可辱?!”這時,伴著天地顫栗,伴著巨大的轟鳴聲,這片蒼宇都在瑟瑟搖動,仿佛要墜落了下來。

  這一刻,眾生都在發抖,都要跪伏下去,要頂禮膜拜!

  羽尚老人渾濁的雙目,一瞬間有熱淚滾落下來,曾經他們這一族,何其的璀璨,當年本是如此!誰可辱?

  誰又敢辱?

  現在,見到那一縷母氣,以及瞬間的大道轟鳴與劇震,羽尚很想大哭,想仰天長嘯。

  瑟瑟發抖,感覺要被人干掉,不想總是請假,可是,最近確實寫的不夠順暢,所以就斷了,書到后期不好寫,但這幾天我從從開頭過到結尾,應該沒有問題了,接下來看我表現,你們再決定是否對我下手吧,瑟瑟發抖去。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