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47章 傳說回歸!

第1347章 傳說回歸!

  可以看到,羽尚的身體在發出奇異的光芒,體內一種特殊的血在蒸騰,在跳動,在跟天上的大道和鳴,與整片陽間的規則共振,讓世間萬物莫不抖動,眾生顫栗。

  所有人,包括頂尖強者,一些天尊都有一股源自靈魂的悸動,臉色蒼白如雪。

  在這片宏大的戰場上,無數人都不受控制,直接跪伏下去。

  誰在說話?

  誰在喝問?

  是羽尚這一族的人嗎?所有人都心驚,同時更懷疑,是不是傳說中那個人回來了,活著再現人間?

  此時此刻,別說戰場上的眾人,就是更遠處的各族,其他州的大教,此時都有感應,因為天地轟鳴,一縷母氣橫貫蒼宇,太震撼人心了。

  “難道是……傳說回歸?那個人……還在,他又出現了嗎?!”

  “這……天啊,我就知道,那不是傳聞,當年敢轟穿上蒼界膜的人還在,敢讓上蒼流血的傳說回歸了!”

  在一些名山大川中,有絕世老古董復蘇,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有些不屬于這一紀元,感受天地的變化,感受大道的轟鳴與顫栗,他們自身也都發抖了,許多人在喃喃自語。

  這是無比震驚世間的一幕,讓陽間各地許多人渾身痙攣,都感覺難以置信。

  那天地在動,蒼穹要崩塌了,有一種奇異的火光在焚燒,圍繞著那縷母氣,簡直要鎮壓世間一切敵!

  此時,尤以戰場中那個身披母金甲胄的生靈最為反應過激,他簡直是驚悚,怎么會發生這種事?

  他剛才還在嘲笑,還在諷刺,說羽尚這一脈沒落了,其血其肉只能獻祭,廢物利用,那個所謂的傳說中的人還有誰認同?誰還記得!

  可是現在,一聲斷喝,幾乎震的他膽魄炸開,此時他滿嘴都是鮮血,渾身都是裂痕,連那母金甲胄都防御不住,這是何等恐怖的大事件?

  而且,要知道,他可是天尊!

  怎能如此?

  他居然在別人的話語中,幾乎就要炸開了,險些瓦解,那是怎樣的生靈,都沒有真正對他出手呢!

  “你是誰?你……不可能是他!”

  他的嗓音都在抖,可想而知內心到底有多驚,他在發出疑問,怎么可能是當年那個人,他怎么能在當世出現?

  難道說,那幾個屹立在紀元之上,處在古往今來絕巔上的存在,真的不能提及?不然的話就會顯化!

  可是,他不是消失了嗎?甚至說沉眠死去,不可能在這個時代回歸,他怎么一下子又這樣顯靈了?

  有些人注意到了細節,其中就包括楚風,因為他看到羽尚體內蒸騰出的血霧太特別,也太磅礴了。

  這跟那個體質衰弱的老人不相符!

  而此時羽尚自己也感覺到了異常,一剎那間,他像是明白了,而后熱淚盈眶,顫抖著伸出手,像是要撫摸蒼穹,又想叩首。

  接著,他又看向自己的身體,認真體會。

  沒錯,這種感應不會有差,他體內的奇異血液蒸騰,焚燒,同天上大道脈動一致,同那一縷萬物母氣共鳴。

  恍惚間,羽尚意識到,這天地的脈動,所有的異象等,都與他的奇異血液復蘇有關。

  遠處,楚風火眼金睛,自然看的真切,比許多人都要敏銳很多倍。

  上一次,他聽到羽尚講過,該族祖上血液特殊,可惜繁衍到這一世后,他們這些后代中只有極個別人能覺醒,能誕生那種祖血。

  其中,妖妖就復蘇了那種血,天生祖血,也正是因為如此,曾經為:星空下第一!

  她真正做到了,同階無匹,連陽間的太武天尊的道身壓制境界后進入小陰間都被她給斬殺了,這是何等的可怕與驚人,說出去沒人敢相信。

  畢竟,曾為天尊,再怎么壓制,眼光與經驗以及道行等都擺在那里。

  可是妖妖就做到了。

  現在,羽尚天尊這種血液也復蘇了,不過卻是在半焚燒中,導致產生這么夸張與恐怖的天地異象。

  “祖先,是你嗎,活在我們的血液中,今天你顯化在陽間了?!”羽尚叫道。

  這種話語一出,天下震動,陽間像是刮起了一股颶風,席卷各州,滄海蕩青天,極北之地大雪茫茫逆蒼穹。

  這太震撼人心了,許多人都被嚇傻。

  比如,來自天之上的使者一族,都跟著感覺毛骨悚然。

  “難道傳說是真的?有些足夠強大的存在,那些禁忌,是不會滅亡的,他們能夠活在自己后代的血脈中!”

  “后代是他們生命的延續,不是說說而已,有些人真的將自己的生命印記,本源碎片等,傳了下來,在后代的血液中流淌,有朝一日,能夠藉此回歸,能夠再現出來!”

  陽間的名山大川中,有史前巨擘蘇醒,這般說道,雙目深邃無比。

  事實上,這的確有些接近真相了!

  陽間各地,一條又一條紫氣彌漫,籠罩蒼宇,一道又一道赤霞綻放,那是昔日的貴氣與鐵血殺伐之氣,伴著一縷母氣橫貫了天上地下,仿佛要將世間截斷,不斷的轟鳴,舉世皆顫。

  這時,許多人都意識到發生了什么,羽尚的祖上,其一縷意志在其血脈中覺醒,被激發了出來?

  這是元兇一族逼迫的嗎,讓那位無上帝者流淌在后代血液中的印記有感,從而震怒了嗎?

  一時間,所有人都瑟瑟發抖,那樣的存在,據傳敢打穿萬古,敢殺到黑暗盡頭,敢橫渡帝葬坑的人,他若是怒,誰可承受?

  羽尚蒼老的身體此時挺的筆直,他在敬祖先,他在老淚縱橫,他覺得愧對這一脈的威名,對不起祖先,但也無比的激動,能夠與祖上隔空對話,能夠同在這片天地共鳴嗎?

  “我不相信,我不認為那個人會這樣回歸!”

  身穿母金甲胄的生靈,此時露出一雙妖異的眼睛,他不甘心,他在害怕與恐懼,心中充滿了憤懣。

  他的七竅都在流血,整個人都在搖動,要徹底的爆開了。

  這時,他很不甘心的取出一件器物,遙指向天,將要抗衡。

  羽尚昂首,看著天宇,體內奇異血液蒸騰而上,形成一股龍形血柱,而后又化成大道風波,席卷天上地下,日月失色,天地沉墜,盡顯祖上的一縷無上威勢。

  他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祖上在復蘇。

  楚風也明白了,今天羽尚老人被壓制到了極點,不僅被一再的羞辱,還被提及他的兩個兒子與一個女兒被虐殺后,頭顱與殘尸還被保存,讓他去看,這是何等的人生悲劇,羽尚老人被刺激到了極點。

  這很可能導致他的血脈異變,從而激活了血液中流淌著的某些因子,讓那位無上生靈短暫顯化。

  “你說對了,我的確不是他,我若為天帝,一縷眸光劃過永恒,你們這一族哪怕躲在諸天外,也難以存續,都將消亡。”

  天穹上,有人開口了,聲音宏大,浩蕩各州間,震撼了人間。

  “你是誰?!”

  “我是他的第三孫,也是羽尚這一支的祖上,今天我的一小段生命印記碎片被激活,感受到了他的喜怒哀樂。”

  天空上,那個意志在開口,他在推演,這是要揪出元兇這一族的本部,要發動驚天一擊,將轟殺一切!

  人們都發呆,同時也震驚無比,如此氣息,天地萬道都在和鳴,都在隨著顫栗,都不是傳說中的那個人,而只是他的一個孫兒?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在羽尚體內復蘇的只是一道殘破的生命印記,離真正的生命體差的太遠了,就能有如此威能?

  這簡直匪夷所思,讓人不敢相信!

  其第三孫的一小段印記就已如此,若是其本身回歸,那簡直……沒有辦法想象了!

  同時,所有人也都從頭涼到腳,意識到了界外之戰,諸天之上到底多么殘酷,畢竟那個人都消失了,暫時無法回歸。

  他的敵人得有多強?!

  “不是他,哈哈,不是他就好,我有信心了!”

  那個身披母金甲胄的人竟這樣大笑起來,似乎無比激動,像是橫渡無邊黑暗,看到了光明,不再懼怕。

  他手持特殊器物,是一面鏡子,照耀上高天。

  這不是進攻,而是在釋放某種信號。

  接著,人們就感覺到了壓抑,無比的緊張,整個人的心神都要崩潰了。

  天邊,分三個反向,各自飛起一位老者,他們成三足鼎立狀,催動渾身的血氣,祭出一張法旨與一柄令劍,都紫光璀璨,如同雷海翻涌,猶若滅世的能量倒灌蒼宇。

  “我都說了,我們的祖先還活著,當年敢與帝競逐,我們自域外聯系上了,他復蘇后,跨越無盡時空,打來法旨與令劍,讓我們主掌陽間沉浮,現在祭出!”

  身披母金甲胄的生靈大聲喝道。

  這就是他今天趕來此地后有恃無恐,不怕其他族眼紅的底氣所在,因為有與帝競逐過的祖上的法旨與令劍,橫渡時空而來,為該族鎮壓一切敵。

  “是嗎,你確信是你們那位始祖活著,賜予了你們法旨與令劍?今天,我以一縷母氣橫斷所有!”

  那個聲音在天宇上綻放,如同天劫響起,炸響陽間。

  轟隆!

  事實上,這段印記的復蘇,是有限制的,畢竟只是一小段烙印,而非真正的生命體,也只能發動一擊。

  原本,他是想找到元兇一族。

  但是現在,他看到了那令劍,那張法旨,轉變了主意,因為他在那上面感受到了坐標印記,那是某位可怕的生靈所留,想以此為引,有朝一日降臨陽間!

  他必須得橫掃,將此坐標印記毀掉。

  因為,他懷疑,那個要降臨的生靈另有來頭。

  轟!

  天空上,一縷母氣壓落,橫掃一切,而那令劍與法旨兜天而上,極其壯闊,很快雙方遭遇了,而后竟陷入莫名的時空中,塌陷到了無法想象的宇宙空間內,外界人們只能看到投影。

  轟!

  像是宇宙大爆炸,極點綻放,一時間,萬道崩毀,諸天流血,無盡的規則哀鳴,走向終點。

  若隱若無,無窮歲月前的大戰仿佛因為這一次的撞擊而浮現出來。

  恍惚間,人們像是看到了銅棺橫渡流血的諸天,看到鐘鼎齊鳴,看到有人白衣獵獵登天。

  最終,一切都安靜了,那張法旨被打穿,焚燒成灰燼,那令劍被折斷,化成鐵屑,精華盡失。

  至于那一縷母氣則流淌而出,回歸到現實世界中,沒入壯麗山河間。

  三個方向,三位老者披頭散發,七竅流血,他們沒有參與到戰斗中去,剛才只是合力激活那法旨與令劍而已,但現在一個個都在干枯,而后炸開了。

  那身披母金甲胄的天尊眼前發黑,那三名老者都是他叔祖輩分的人物,乃是族中的活化石,就這樣慘死了?

  “我沒死,還在世間,我還活著,你們這一脈還有什么?!”身穿母金甲胄的生靈有些瘋狂,其實是在害怕。

  他擔心自己的命運,剛才那一擊怎么會漏過他?

  “可悲,你的命運已注定。”

  一聲冷漠的聲音傳來,那轟鳴的蒼穹漸漸恢復平靜了,羽尚那位祖上也只能發動一擊,然后就慢慢消散。

  名山大川中有人皺眉,道:“大人物在自身生命印記消失前,能夠看到一角未來!”

  此時,三方戰場上陷入短暫的安靜。

  但是,寧靜很快被打破。

  “哈哈,你消失了,你也只能這樣發動一擊,我現在殺了你的后人——羽尚!”那個身穿母金甲胄的生靈突然大笑,很瘋狂,他依舊在害怕。

  然而,到頭來,他不知道為何,竟然渾身顫抖,朝著羽尚這個方向噗通一聲跪伏了下去,根本不受控制。

  怎么可能匆匆結束,大家看下我以前寫的書說后期時,其實都寫了很長時間呢,這本書肯定要認真細寫到所有都圓滿時,楚人販連兒女都沒有呢,而真正的大幕也才拉開,有些特別想寫的還沒展現呢,放心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