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48章 天生壓制

第1348章 天生壓制

  那個身穿母金甲胄的生靈跪在了地上,一改早先的霸道,身體竟然在發抖,披頭散發,眼中有恐懼。

  所有人都一怔,深感吃驚,他剛才還很張揚,怎么一下子臣服在地上,向著他眼中要被“廢物利用”的人叩首,這是何意?

  然后,人們轉頭看向羽尚,他的狀態太特殊了,周身有一股特殊的血氣在蒸騰,將他包裹在當中。

  他原本蒼白的臉色變得紅撲撲,頗有些向鶴發童顏轉變的趨勢。

  這是在涅槃,他要完成一次蛻變?

  許多人倒吸冷氣,了解的人都知道,羽尚早已走到人生晚年,沒有幾個月好活了,血氣枯竭,肌體衰敗,到了他這種程度,一身戰力銳減,沒有剩下多少。

  不然的話,他怎么可能被那穿著母金甲胄的生靈打的大口吐血,而卻無法反擊,實在是身體糟糕到不行了。

  然而,也有人看的明白,羽尚的蛻變有問題,不像是正常的進化,沒有破開身體桎梏。

  只是他體內的異血在沸騰,交織出法則,形成其祖上的某種秩序紋絡,支撐住了他的體魄,讓他更強了。

  同時,那種沸騰的異血,特殊的血統復蘇后,在這種秩序的加持下,竟天生克制對面那個人。

  “祖上,你是看我太屈辱,給我一次機會嗎?”羽尚自語。

  因為,不久前他太憋屈,被人幾乎轟殺,天帝的后人啊,居然被人當眾嘲諷說是廢物利用。

  那一刻,他的身體都在顫抖,若非心有牽掛,他真想自爆之。

  他想活下去,他想看到自己這一脈如今唯一可能還活著的后人——妖妖。

  他失去了所有子嗣,被那個仇視天帝一脈的家族斬盡殺絕,讓他斷后。

  “祖上,謝謝你!”

  羽尚低語,他知道怎么回事,那個在他體內血液中復活的印記給予他這一切,讓他釋放的“天尊域”克制對面那個人,壓制的仇人瑟瑟發抖。

  尤其是這一刻,那逝去的祖先,發出最后的殘余波動,滌蕩在羽尚的心間,讓他枯竭的血液都跟著激蕩滾熱起來。

  “當年我們這一族天上地下無敵,誰敢辱帝?!與帝競逐失敗的生靈,其后裔怎么敢威脅我們?!”

  “殺!”

  羽尚低吼,周身光焰滔天。

  他向前邁步,腳下黃金大道神蓮浮現,一步一幻滅,像是在橫渡星海,一腳落下,天地間無數星辰閃耀。

  這是羽尚壯年時實力,再現天尊巔峰層次的能量。

  “你……”

  身穿母金甲胄的男子非常的不甘心,他想站起來,因為他感覺被羞辱了,幾乎要吐血,居然長跪,被壓制的身體發抖。

  而在此之前,他曾抬手就打的羽尚七竅流血,根本不是其對手。

  但是現在,他……飛出去了,隨著羽尚一腳落下,他身上的母金甲胄都被踢的凹陷下去,出現一個大坑。

  這個生靈噴出一口帶著紫氣的血液,直接翻飛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吃驚,不管實力強大與否,都迅速倒退,這是天尊之戰,真要徹底全面爆發開來,許多人都要被碾壓成血泥,化成灰燼,全都要死!

  “你敢辱我,曾經被我族圈養的族群,你這個老不死!”這個生靈怒叫。

  這是他的心里話,他覺得太憤怒了,曾被他踩在腳下的血氣都要消耗殆盡的晚年天尊也能對他下手?

  羽尚聽到后,原本恢復平靜的臉上又浮現殷紅色,這就是敵人的心聲嗎?

  仔細想來,他們這一族已經斷絕了,他有些后人曾被圈養做實驗,他則是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殘活到現在,還真如對方所說那般。

  一時間,羽尚天尊怒發沖冠,能量光芒暴漲,幾乎要撐爆這片天地。

  沅陵怒吼,身上的母金甲胄發光,他想對抗,反殺掉羽尚天尊。

  可是,對面那種特殊血氣,以及古怪的天尊域的擴張,沅陵被壓制的抬不起頭來,無法承受。

  羽尚一腳踏飛沅陵,接著又追擊,連踏數次,讓對方幾乎當場爆碎。

  這一刻,羽尚屹立在半空中,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同了,可謂神采煥發,所受屈辱像是被打散了大半。

  沅陵,滿嘴都是血沫子,身上的母金甲胄發光,鏗鏘作響,而后爆發沖霄的銀芒,凹陷的甲胄恢復原狀。

  他一聲喝吼,瞳孔發出妖異的光芒,施展秘術,那是精神攻擊,想要斬羽尚的魂光。

  然而,這是無效的,他的精神攻擊,所演繹出的一柄紫色劍胎在距離羽尚還有一段距離時就焚燒起來,而后炸開了。

  沅陵悶哼,忍不住倒退,他的眉心在滴血,他的精神反被侵蝕,頭疼欲裂。

  嗖!

  羽尚仿佛回到了年輕時,周身精氣蓬勃,有一股濃郁的活力,他瞬移到沅陵的近前,一拳轟出,天地扭曲,整片蒼穹都被擠壓的變形了,可以看到,他像是挾一片世界轟落下來。

  “你……”

  沅陵驚怒,他已經竭盡所能,為何還不能擺脫那種壓制,根本就沒有辦法掙脫出這種狀態。

  他渾身顫栗,即便用盡能量去抗衡,可是,自身還在發抖,靈魂依舊在恐懼中,他不服,這不是他的本心。

  可是,他的身體背叛了他,像是遇到了天敵,被壓制的死死的。

  一瞬間,他像是聽到了自己血液的哀鳴。

  他更加恐懼了,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體會到了他們這一族始祖的心境,當年與帝競逐,敗的太慘,被打掉了信念,失去了信心,蟄伏萬古,都依舊不能走出陰影。

  “啊……”他大叫。

  可是,他能改變什么?那一拳轟在他的身上,讓他胸部塌陷下去,體內骨頭炸裂,母金甲胄沉陷,讓他的軀體受損的太厲害了。

  他不斷咳血,身子橫飛。

  他想遁走,但是,羽尚的血氣與那特殊的天尊域相對來說,像是一塊磁鐵吸住了鐵釘,將他給束縛住。

  他竟然想逃都走脫不了。

  “轟!”

  羽尚追擊,背后浮現雷霆,出現閃電,交織在一起,像是為他插上了一組光翼,帶著秩序符文,向前轟殺。

  “啊……”

  沅陵慘叫,他被打的在天空中翻騰,激蕩出的天尊能量讓天宇都暗淡了,宛若要大爆炸。

  但是,所有這種能量又都被羽尚的域吸收,無法真正擴散開來,被禁錮在空中。

  “殺!你這個廢物,老不死,原本都沒有什么戰力了,都該進墳墓了,竟回光返照,敢辱我!”

  沅陵被殺的眼紅了,精神波動劇烈,他感覺自身要發瘋了,真的是沒有辦法忍受這種屈辱。

  但是,盡管他不忿,任他嘶吼與反擊,到頭來他依舊是橫飛,體內骨骼噼啪響個不停,斷了不知道多少根。

  最終,羽尚將此人一腳踏在地上,全身發光,像是一道人形的閃電,爆發恐怖的氣息,秩序符號密密麻麻,通過腳掌轟向沅陵。

  “啊……你在做什么?!”

  沅陵驚悚嚎叫。

  羽尚沒有殺他,但是,卻在斬他的道骨,湮滅其體內的秩序魂光等,在剝奪他的大道本源。

  “你們這一族,還我孩兒命來!”羽尚低吼。

  他的臉上掛著淚水,他想到了憨態可掬的女兒幼年時的樣子,長大后成就神王果位,陽間排位前幾名,可是結果……卻被這一族的人殘忍害死。

  他也想到了兩個兒子,也都被殘殺,讓他孤苦無依。

  甚至連他的弟子門徒都近乎死了個干凈,他宛若最為不祥的人,誰與他有關系都要死。

  轟!

  他剝離沅陵的天尊血,焚燒其道源等。

  “啊……”

  沅陵恐懼大叫,他被廢掉了,天尊道果被斬個干凈,直接墜落到了神王層次中。

  轟!

  羽尚出腳,將他踢飛,讓他的身體四分五裂。

  不過,那甲胄還在,沒有壞掉,只是凹陷,讓其血肉沒有全面分離。

  所有人都看呆了,不可一世的沅家人,現在竟這么凄慘,落到這步田地,果然是天帝后裔不能欺凌太深,不可辱,不然說不定就會惹出什么事端。

  “活該!當年那位天帝,于世間來說有莫大的功績,怎能如此欺辱其后人,還進行圈養,這是活膩了吧,就不怕天帝的部眾有朝一日返回陽間嗎?”

  “他已經得到報應!”

  有人在開口,連那史前的老古董都忍不住這樣密語。

  “嗯?”突然,羽尚感覺自身特殊的血液漸漸平靜了下去,秩序符文等也都不再躁動,他的身體不再滾燙。

  他所獲得的特殊的天尊域虛淡,他恢復到常態。

  他有點虛弱,身體不再那么有活力。

  大地上,一縷母氣浮現,并有波動發出:“我無法改變你的命運,生與死的軌跡依舊,而你現在還有什么最后的心愿?”

  這種話語的意思很明顯,正常來說羽尚還有幾個月的壽元,誰都無法改變這個現實。

  這一縷母氣居然有這種波動傳出,有某種靈性,在跟他對話,讓羽尚驚異。

  “我……想見一見唯一的后人——妖妖,哪怕她死去了,我也想見到她的痕跡,不然我死不瞑目。”

  嗖!

  母氣卷起他,離開這里,沖向大地盡頭。

  后方,所有人都寒毛倒豎,那是什么,天帝兵器曾經溢出的一縷母氣,都能如此,在此顯露靈性?

  “不要告訴我,那位真的活著,他的兵器還有靈性啊,一縷母氣再現世間,似乎在證明著什么!”

  許多人失聲道。

  “等一等,我要帶走曹德!”大地盡頭,羽尚喊道。

  “不久前,你的祖上消失時,最后一角的畫面已經浮顯,那里的一切都已映現過,無需去更改什么。我靈性早墮,找不到你的后人妖妖,現在只是帶你去離她可能最近的一個地方,或許能見到她的人與尸骨。”

  而后方,戰場上,原地的沅陵已經爬了起來,重組其軀。

  他眼神怨毒,盯著羽尚消失的方向。

  而后,他又看向了秘境中。

  “呵呵,羽尚老糊涂了,沒有帶走你,錯,是那縷母氣蒙昧了靈性,它居然沒帶上有印記的你,看來天帝發生意外,死了,所以母氣靈性也僵化了,哈哈……”

  然后,他就沖向秘境,在此過程中,他壓制自身的修為,到了大圣境界,想要闖進去。

  他喝道:“我即便被廢了,依舊是神王,我族的天尊應該也到附近了,所有原有的軌跡都沒變,我們依舊要得到羽尚一族的印記!”

  楚風睥睨,他現在還怕神王嗎?

  即便這個人有天尊的人生經驗,手段老道無比,可他依舊不在意,他非常有底氣。

  “你一個廢人,敢跟本大圣胡說八道,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叫爺爺,饒你不死!”

  楚風就這么開口了,而且相當的淡定。

  這一刻,沅陵先是發呆,而后肺都要炸了,整個人都不好了,血液焚燒,還沒有動手呢,他都感覺自己要爆體了。

  誰說沒有更新,來了。此外,還要去寫一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