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62章 天帝出擊!

第1362章 天帝出擊!

  那腐爛的羽翼炸開,那要血祭陽間大世界的生物解體后,整片魂河都沉靜下去,沒有了一絲波瀾。

  不過,在這種寂寥中,卻也越發突顯魂河盡頭那里偶爾傳來的特殊聲響的可怕。

  宛若被黑暗塵埃淹沒億載的歲月的古老門戶正在被緩緩地推動,要從那迷霧中打開,再現世間!

  哐!

  尤其是到了最后,聲音越發清晰了,打破這片地帶的寂靜,無邊的壓抑與灰暗似乎正在洶涌澎湃而來。

  這是一種難言的感受,即便隔著魂河,相距無數的光陰流轉、星河寂滅,可是三方戰場所有進化者依舊膽寒,不由自主顫栗著,連魂光都瑟瑟發抖!

  所有人都不安,像是世界末日要來臨,強如天尊都要癱軟在地上了,更遑論是其他生靈?!

  但凡相距那條特殊通道過近的進化者,都已經滿身是裂痕,倒在地上,神王亦如此,而有些實力較弱的生靈更是化成了一攤血泥。

  這是無邊的威壓,即便只流轉出絲絲縷縷,那也是極致可怕的。

  在這一最為可怕的時刻,陽間某些地區亦是發生驚變!

  某黑暗沼澤中,無邊的大霧騰起,世間都似乎黑暗了下來,它覆蓋了蒼穹,讓天地都在龜裂,都在瓦解。

  而某處火精源地,也在突然復蘇,一下子大火滔滔,焚燒天宇,整片天際都扭曲了,空間在塌陷,火光像是覆蓋了三十三重天!

  還有的地方,整片大漠都在顫栗,黃沙狂暴的揚起,露出史前大地下的無盡可怕真相,鮮血激蕩而起,如同河流縱橫,隨后天空都在滴血,向下墜落!

  各地異象紛呈,極其駭人!

  恍惚間,天日都被遮蔽了,黑日橫空,諸天都寂靜了,星河都在顫栗。

  陽間大地,甚至是界外,都有一種壓抑,像是有什么最為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正要蔓延向諸天。

  這種沉悶,這種可怕的壓力,這種不好的預兆與端倪,要超出這一界的的限制了。

  三方戰場發光,若非有特殊的器物存在,在這里人都要死,恐怕活不下來一個人!

  在那無邊詭異中,在那恐怖的灰暗漣漪下,無形而讓人絕望的氣息擴散,不過卻被那萬物母氣阻擋。

  漸漸的,那萬物母氣中的殘片使之中斷,不然的話誰都無法想象那可怕的后果!

  即便如此,整片三方戰場依舊陷入可怖境地中,讓天尊都壓抑到要自爆了!

  無數的進化者橫躺在地上,無聲的喘息,大口的吞咽天地精氣。

  許多人七竅流血,眼睛都被殷紅的液體覆蓋了,面部扭曲,承受了在生與死間徘徊的痛苦與無助還有絕望。

  萬物母氣流轉,那塊殘片橫貫魂河畔!

  它流轉出密密麻麻的大道符號,天地都與之共振,萬道都在發抖,它越發的璀璨,抵住了壓力。

  迷霧中,未知的東西最為可怕。

  那緩慢而又有力的聲響,真的像極了史前紀元的古老門戶在轉動,懾人心魄。

  灰暗中,無形的能量出現,像是有一片詭異的場域復蘇,導致虛空發抖,有什么東西要出來,欲橫掃諸天萬界!

  接著,迷霧中,昏暗的魂河盡頭那里傳來了轟鳴聲,而后有鎖鏈搖動的聲響,似一頭被困在籠中的猛獸走出!

  沉悶,壓抑!

  轟!

  突然,萬物母氣沸騰,它所包裹的那片碎片晶瑩剔透起來,而后發出刺目的光輝,照亮了諸天。

  凝固的戰場,一下子像是被成千上萬輪的天日普照,似乎一下子照亮了萬古時空。

  像是歷代以來的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今日,實在太璀璨了,也太圣潔了。

  而此刻的魂河亦沸騰了,如同被煮開鍋,無盡的光彩綻放,億萬里魂河壯闊無邊,整體都在震動,都在轟鳴。

  一切都是因為,那塊殘片發光,蒸騰出億萬縷符文,天地都與之共鳴,而且它進攻了!

  灰暗中,那魂河盡頭的可怕氣息在彌漫,那種無形的能量在擴張過來,似要摧枯拉朽,掃滅一切阻擋!

  鏘!

  萬物母氣中鏗鏘有聲,符文焚燒,那塊殘片向著前方猛烈推進,徑直壓制過去!

  這兩者間要碰撞了!

  “天啊,這是魂河,那里的盡頭真的有東西,當年……連天帝都忽略了,錯過了那里,沒有最終殺進最后一關,現在它……要出世了!?”

  這一刻,陽間某處山河中,有活的極其悠遠、不知來頭的老怪物低沉的叫道,他寒毛倒豎,是被驚醒過來的。

  可見,陽間的水有多深,竟有人直接認出所謂的魂河,甚至知道那關于天帝與魂河盡頭的某些傳說。

  至強至的力量澎湃!

  迷霧中,那魂河的盡頭,有超乎常人理解的波動,恐怖到讓上蒼都在顫栗,世間萬物都在哀鳴,瑟瑟發抖。

  “不是沒有人能開啟魂河盡頭從而探索那里的秘密嗎,一切都是傳說,可是今天,它怎么要主動出世了?!”

  “當年連天帝都沒有發現古怪,遺漏那里,而現在它真的要開啟了嗎?這也證明,那里的確有東西,有無邊的恐怖!”

  有些人顫聲道,身在名山大川中,自身枯槁如同朽木,但卻依舊頑強的活著。

  鏘!

  萬物母氣中,那塊殘片劃過時光碎片,最后更是越過光陰河流的阻擋,激射到魂河盡頭,如同一口鋒利無匹的無上劍芒,刺進昏暗中!

  當!

  它受阻了,無形中有什么東西,或者什么力量出現了,擋其去路,讓它在半空中的速度越來越慢。

  大浪滔天,魂河激蕩,晶瑩的魂光繚繞。

  有些魂河浪濤竟然直接打到特殊通道邊緣了,要貫穿輪回路,到達陽間,這簡直是劃過億萬里時空,那種氣息太可怕。

  魂河似乎決堤了!

  這若是洶涌出來,簡直是要滅世般,驚懾古今。

  一曲幽幽之音很虛無縹緲,在魂河盡頭那里響起,很符合那里的氣氛。

  可是,陽間有些史前老怪物卻都變色了,那是什么?!

  傳說中的混沌渡劫曲,真正的完整篇章嗎?!

  陽間,某一禁地也有此妙術,有此曲譜,但是,真正所有了解的至強者卻知道,該禁地差了最后的篇章,世人誤以為他們有完整篇,但其實依舊是殘篇。

  古往今來,排名前三甲的無上妙術中,便有那混沌渡劫曲,而它在魂河盡頭卻竟然只是一種樂聲。

  它在那里并未發威,不是顯露究極之力,而只是一種背景樂聲,這實在太恐怖了,讓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真若是有人動手,又會怎樣?!

  轟!

  萬物母氣焚燒,它所包裹的那塊殘片刺目之極,像是一下子貫穿了古今未來,隱約間昔日天帝的聲音似乎又一次響起了。

  那若隱若無的男子聲音,雖然聽起來有些模糊,但是卻有永恒無敵之大勢,有鎮壓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敵的大氣魄。

  “吾為天帝……”

  當鎮壓一切敵!

  轟的一聲,那母氣中的殘片打穿阻擋,直接貫穿無形的符文與能量,轟滅無邊的魂河大浪,落入那盡頭最深處。

  與此同時,混沌渡劫曲變音,化成了另外一曲幽幽而詭異的聲響,接著高亢起來。

  “不好,這種能量一旦爆發,天地都要受損,大劫要襲世!”有老怪物顫抖了,恨不得逃離陽間。

  昏暗中,有刺目的符文亮起,那是經文嗎?排列在一起,形成一片漩渦,要禁錮萬物母氣中的殘片。

  接著,那扇古老的門戶劇烈抖動,有什么東西,有什么猛獸像是要掙脫出來了,它爆發了!

  不過,在這一刻,那母氣亦不可阻擋,鎮殺而下。

  當!

  浪濤炸開,魂河盡頭仿佛要干涸了,這一刻,有不少人真切看到了那里映照出的真相!

  真的有門,被斑駁的歲月淹沒,被歷史的塵埃埋葬,太滄桑了,古老而陳舊,而且那里極其的模糊。

  所有的一切一旦接近那里都會被扭曲。

  這一刻,那母氣中的殘片,無堅不摧,不可阻擋,通體璀璨之極,刺中那扇古老的門戶,竟有血流淌而出!

  鏘!

  它刺透進去,釘在門戶上,想要打穿,要揭開古往今來都不曾沒揭開的真相!

  但是,這里真的極其可怕,當那殘片刺中門戶,釘在上面要瓦解此地后,可怕的氣息爆發。

  這一日,輪回路在顫栗,魂河在沸騰,陽間仿佛要炸開了,界外的生靈亦要窒息了,諸天都仿佛要爆開。

  轟隆!

  那古老的門戶劇震間,洶涌出可怕的能量,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

  當!

  此時,魂河畔,另一件器物也發光,被激活了,正是大黑狗的主人當年的兵器殘塊,那是一件鐘片,遺落在地,染著血,有字有符文!

  它猛然臨空而起,向著魂河盡頭激射而去。

  鏘!

  它也飛了過去,貫穿魂河,釘在那門戶上,要絞碎此地!

  同樣,它插在斑駁而陳舊的門戶上后,也有血流淌,很瘆人!

  轟隆!

  魂河滔天,那昏暗中,那模糊之地在洶涌出未知的東西與物質,竟要淹沒了那里,一切都扭曲了。

  而在這一刻,魂河畔,那塊殘碑,那一劍削斷古今的強者所留下的碑文也發光,并震動了起來。

  岸邊上,無盡的沙海飛起,滔天而上,在石碑震動過程中,向著魂河盡頭傾瀉,石碑發光,符文璀璨。

  魂河之畔,徹底沸騰了!

  這片地帶各種能量,各種符文糾纏!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