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65 世界另一面

第1365 世界另一面

  那是一片富麗堂皇的建筑物,而外面的院落,佳木蔥蘢,鳥籠就掛在一棵樹上。

  紫鸞早已被逼出原形,成為籠中雀,早年的傲嬌,昔日的樂觀,如今都早已不見了,眼中噙著淚,滿是憂郁。

  楚風死死地盯著,當年那個初期怯怯的,后來有很容易傲嬌的侍女,居然被人養在了籠中,真當成了禽鳥。

  這是什么人!?

  他眼中怒火涌現,那個人知道了紫鸞的身份故意如此,還是只為了彰顯他所謂的“地位”與“品位”,因此而養上一頭紫色的鸞鳥?

  那畫面一閃而過就過去了,只是某一洞府的部分區域。

  楚風克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就平靜下來。

  因為,他認真觀看后已經明白,那座洞府很不簡單,必然屬于強者!

  “亂我心緒。”

  他輕語,人肯定是救出來的。

  但是現在他不能去,那片建筑周圍秀麗山峰成片,仙霧成帶狀環繞,絕非凡土,連那院中養的一只大狗都是神王!

  現在他即便憤恨也無用,那可能是一教重地,很難闖進去。

  “不是不聞不問,先提升自我,等我從那絕地中出來,料想實力會攀升一大截,再去解救!”

  與其煩擾,不如實際行動,先提升自己的道行,到時候是打是殺是闖,都有底氣。

  楚風深深吸了一口氣,記下了那片洞府的名稱——靈山洞府。

  他開始查閱其他,先是在光腦中搜尋,而后又去一臺宇宙腦中翻閱資料,這里有歷代人的心血結晶。

  關于陽間各地的歷史,關于一些禁地的過往等,都有特別的研究,且對外開放。

  楚風來此,查閱的是“太上八卦爐”這片地勢,他想去那里熬煉己身,讓自己蛻變,來一次大涅槃。

  他對陽間有所了解,但終究不是本土人,之所以知道這里能提升自己,也是從六耳獼猴口中得悉的。

  猴子念念不忘,都快魔怔了,說他家老祖聯系好了重要關系,他與其妹彌清會去太上地勢,焚燒真魂,鍛造不滅體,成就大圣果位,然后沖擊神話。

  可想而知,那地方多么的妖邪,一旦承受住太上八卦爐內的特殊火光而不死,最終就會實現恐怖的蛻變。

  對此,楚風深有體會,當年在地球,那個山寨版的地勢,不過是前人模仿出來的很粗糙的八卦爐,都讓他異變,初步開啟火眼金睛。

  地球上的火光,那八個方位的特殊能量,根本算不得稀世物質。

  陽間,有真正的太上地勢,這就關乎甚大,須知,這種天然的場域乃是天地自行衍生出來的,神秘而恐怖,來頭驚人。

  就是石罐上都有這種地勢的山川圖,可以想象它多么的不凡,不然何以收錄在石罐上?

  所以,楚風要去,希冀獲得機緣!

  他仔細將關于太上地勢的所有資料都給調了出來,認真研讀,眉毛當時就皺了起來。

  “疑似從界外傾瀉而下的火光,形成絕地,火光孕育符文,衍生無上地勢。”

  就這么一段話就透露出很多信息,讓楚風訝異,究竟是什么樣的火,自界外滾落,自然演繹成一片可怕山川。

  毫無疑問,太上八卦爐是陽間一處禁地,同陽間其他十幾個禁地一樣,都是不可踏入的。

  不同的是,這片地勢中很少有生靈出世,一般來說,從不干預外界的大世沉浮,很是超然。

  不過,那里面絕對有生靈,而且非常的可怕,甚至比其其他禁地中的掌控者還要厲害。

  據悉,在那里面燒死過四劫雀,也燒死過從域外而來的大邪靈,不服氣者在那里會死的非常慘。

  楚風倒吸冷氣,域外大邪靈疑似仙族,這種生物都能直接燒死?

  隨后,他向下研讀,又看到了一些驚世駭俗的記載,所謂的界外之地,可能是三十三重天外。

  楚風當即就一怔,還真有三十三重天啊?這是什么地帶,怎么劃分的。

  不過,想到諸天萬界,他又釋然了,雖然都是傳說,也可能是虛指,但終究是有那么一些源頭才對。

  楚風迅速翻閱,關于太上地勢的注解太多了,記載也太多了,比如,昔日羽皇曾經去那里鍛體,實現極限突破。

  楚風皺眉,看到羽皇的相關記載,他就心情不是多么好。

  青音曾說,她有喜歡的人,居然是那號稱不敗的史前羽皇!

  上一次,羽皇出世,大殺四方,一個人而已就干掉了南部瞻州的霸主,更是擋住西部賀州的老僧等聯手攻擊。

  這個人實在太邪乎,強的過分。

  這一世,若論成為終極者的人選,他無疑是關鍵性人物之一。

  同時,楚風也一聲嘆息,秦珞音可能再也回不到從前了,而他們的親子小道士呢,如今在哪里?

  “瑪德,我楚終極出世,將你們全部挑翻,有我在,你們還想成就無上果位?都橫掃趴下!”

  楚風不忿地說道,總覺得莫名窩火。

  他越發感覺,自己實力不夠,不然的話,什么青詩轉世身,什么不敗羽皇,什么魂河,什么太武,什么武瘋子,都不是什么問題。

  足足六日,楚風廢寢忘食,全身心的撲在這里,查閱了所有古代關于太上地勢的記載,心中有數了。

  而且,他甚至推演出,里面有哪些生靈。

  能夠感覺的出,那些生靈雖然厭惡外人打擾,但是,也沒有徹底將那地勢據為己有,允許他人踏足特殊地域去磨礪己身,但前提是不能吵醒他們。

  楚風離開這里,在夜色朦朧中,走在巨型都市的街道上,看著飛碟不時橫空,留下一道又一道流光,他進入深夜對外經營的一座小型洞府內,點了一杯酒,安靜的獨坐。

  就要離開了,從此開始征戰,等待他的將是血與火,現在可能是最后的平靜了,接下來他將不斷提升自我!

  金色的酒漿很純正,芬芳濃郁,楚風有些恍惚,這是陽間?在一座大都市中?怎么感覺回到了地球,在某一酒吧內。

  然后他就發現自己喝的微醺了,說是酒其實更可以稱之為與進化有關的靈液,讓人的魂光放松。

  不然的話,一般的酒怎么可能讓進化者醉掉。

  “唉,楚終極的無上路就要開啟了,什么無敵者,不敗的神話,還有天仙子,你們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了,是龍你們都給我盤著,是真仙子,都給我去疊被褥,我……兒子呢?!”

  他是真的喝醉了,點了最貴的金色天靈漿,這東西連天尊喝下去有時候都可能會微醺,他自然有點扛不住。

  他想到了小道士,想到了父母,一時間很是思念,心中悵然。

  他是一個有父母有孩子的人,可是,如今卻都分散了,生離死別,而且轉世身再現,也不見得還是那些人。

  因為,他已經了解到,整個所謂的輪回都可能是一個大陰謀,都不見得是真的,被人攥在手心中。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是不是要留下一些血脈,不然的話,這次我去禁地,然后更要去征戰,去更危險的地方提升自我,萬一死了怎么辦?”

  “我這是喝醉了嗎,怎么在胡言亂語?!”

  楚風覺得,自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

  旁邊,醉醺醺,有人走來,道:“兄弟說什么呢,要留下后人?我懂得,哈哈,我幫你介紹……”

  他很曖昧,笑容古怪。

  “一邊呆著去,我孩子他媽最差也得天尊起步,正常情況下來說也得是天仙子,走開!”

  即便是走過來有意取笑他的進化者也一陣發呆,非常無語,最后咕噥道:“天尊層次的生靈已經不誕生子嗣了!”

  “不誕生,我也讓她生!”楚風叫嚷。

  然后,他就捂住自己的嘴巴,快速跑了,他覺得自己真醉了,在說些什么混賬話?

  楚風逃出這座巨型城池,在這種醉醺醺的狀態中,他覺得,看到整片的世界都不太一樣了,為什么遠處的山地在流血?

  “古怪!”

  楚風覺察到異常,微醺后,自己的火眼金睛似乎極其詭異,這是因為自己的魂光波動很劇烈,很特殊,導致自己的雙目看到的東西也不太一樣了?

  “特殊魂光頻率下,火眼金睛異變,可在這種狀態間看到世界真相!”

  楚風寒毛倒豎,因為,他想到了這么一段記載,在不久前查資料時,他曾看到過這些。

  太上地勢,最可能燒出的就是火眼金睛,因此,有關于這方面的前人心血結晶。

  他驚悚了,這是什么情況?

  然后他抬頭,看到那天空是漏的,有大窟窿,在滴血,他看到遠山血淋淋,不斷淌血,大地很殘破。

  這跟他正常狀態時看到的世界不太一樣,平日像是無法看到這部分。

  “這是真實世界的另一面?!”

  隨后,楚風看到一些人,身上帶著瑩光,從天際飛走,也有人向這邊而來,其中有一團光太璀璨了,簡直能照亮天上地下,比平日的太陽還刺目。

  “咦,你能看到我?”

  那團最為刺目的光飛來了,當中有一個人,龍行虎步,不怒自威,宛若一位天子。

  “你是誰?”楚風寒毛倒豎,總覺得這個人很不一般。

  “你這張臉……”那團光接近后,卻是快速倒退了幾步,像是很吃驚,盯著楚風看了又看,這才恢復平靜。

  剎那間,那個人恢復自然,道:“地府門大開之日,我這孤魂野鬼出來透透氣。”

  地府?楚風傻眼,這可是和魂河有關的地方,甚至是相通的地方,這個人來自那里?!

  不過,聽其言語,似乎只是鬼魂?!

  “你究竟是誰?!”楚風問道。

  “我曾十世無敵,十世冠絕人間稱王,如今放風,出來透透氣,很快還要回去。”

  這個如同天子般的人,這樣說道。

  “你們……到底都什么來頭?!”楚風看著遠處那些光影。

  這個人居然真的再次回應了,道:“都是死去的人,好幾個紀元了,可是,理論上無人能看到我們才對,看不清這真實的世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