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66章 流血的盛世繁華

第1366章 流血的盛世繁華

  楚風覺得骨頭縫中嗖嗖流淌寒氣,所謂所見都是真的嗎?

  地府門戶大開,鬼魂出來放風,透透氣?這實在太荒謬了!

  怎會如此?

  他是進化者,見了太多的靈魂,但那也只是一股能量,長久脫離肉身后自然會消散,如同那無根的浮萍。

  可是現在有人告訴他,萬靈最后的棲息地是一座監獄,數個紀元前的鬼魂都還在被關押,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是誰在主導這一切?

  “我喝醉了!”楚風用力搖頭,不怎么相信,他又不是沒走過輪回路,并且到了盡頭,從未見到牢獄。

  在他看來,這條路更像是一部機械儀器,日復一日都在重復一件事,格式化所有的魂光!

  他知道,有些人攜有符紙,最后帶著記憶轉世。

  同時他也曾經親眼目睹,更多更海量的魂光被打入一座深淵中,不知道通向哪里,是真的去輪回了嗎?

  他有時候也在懷疑,那些墜落進黑色深淵的生物并未能獲得新生,而是真正死了,魂光永遠熄滅!

  甚至,他有時候在聯想,難道那海量的魂光都成為了特殊的養料,為某個生物或者某臺“機器”提供能量?!

  這池子水太深,每當想起,他都會毛骨發寒。

  而現在楚風聽到這個號稱十世冠絕人間稱王的鬼魂的說法,他又有點懷疑,那黑色的深淵下,難道就是關押古代以來所有鬼魂的地方?

  若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你為什么總是盯著我的臉看?!”楚風抬頭,這樣問道。

  這個青年男子舉止從容,氣宇軒昂,可以說不怒而威,有種君王氣勢,帶著絲絲縷縷的懾人氣質。

  同時他也是超然的,給人脫離塵世上的感覺,而自從相遇后他就一直在盯著楚風看。

  “你這張臉很可怕!”

  無論如何,楚風都沒有想到這個男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不忿,道:“你是不是被關久了,有什么誤解,將英俊與可怕混淆了,你再好好看一看這張臉,可讓天仙子競折小蠻腰!”

  青年男子看著他,道:“你這張臉上血跡斑斑,刻著可怖的信息,有詭異的痕跡。”

  楚風脊椎骨寒幽幽,他不禁倒退了幾步,道:“你在亂說什么?”

  自稱十世稱王的青年道:“你自己看不到,但是我覺察到了,絲絲縷縷的痕跡在傳遞著某種重要信息。你這人來自哪里,姓字明誰?!”

  楚風袍袖一展,虛空中浮現一面鏡子,晶瑩剔透,映照出他的面孔。

  他的雙目中金色符號閃爍,極其的懾人,并跳動著璀璨的能量光華,如同火焰在焚燒,他盯著鏡面。

  可是,他沒有看出什么異常,依舊是他自己,并無所謂的血淚斑斑,而是一張清秀而姿容非常出眾的臉。

  “你騙誰啊,始終是那個讓界外真仙子競折小蠻腰的楚終極!”

  “呵呵,我看錯了,算了吧。對了,你怎么稱呼?”青年笑道。

  楚風道:“你是不是覺得看著我眼熟,所以,先恫嚇我,讓我發懵,然后其實主要是想知道我是誰?”

  青年微笑又嘆氣,看著深夜中的遠方山川,道:“于此時刻,你能看到我,自然也能看到這個世界一部分真相,看那山河暗淡,赤地億萬里,血瀑倒垂,新月蒙塵,狼煙滾滾,真是讓人痛心啊。”

  楚風轉頭,再次看向遠方的大地,那連綿不絕的山嶺都掛著血,大地上一片焦黑,殘火焚燒,血洼未干。

  他嚴重懷疑自己真醉了,不然怎會如此?這與他所見到與了解到的陽間根本不一樣!

  這是陽間的另一面?

  這才是真實的世界嗎?

  “山河破碎,誰又能阻止,誰又能奈何?流血的諸天萬界,誰主沉浮?尸骸無盡的山川間,到處都是舊的回憶。”

  青年嘆氣,他在追憶,心中悵然,若有所失,緬懷與憑吊過去,可是一切已惘然。

  他曾經的歲月,激情與熱血都飛灑盡了,死了太多的人,他曾經傲立絕巔,在大世沉浮與爭霸中獨占鰲頭,不然怎能冠絕十世,稱王天下。

  楚風的確有點發毛,他的火眼金睛運轉到極致,映照出成片的金色符號,俯瞰山川萬物,的確大變樣!

  平日怎么見不到,山河半隱嗎?

  還是說,這流血的山河,焦土億萬里的大地,都被莫名忽略了?

  楚風發現,繁華的陽間大世與這流血的殘破山河并存,像是黑白照片,給人恍若隔世,夢回史前的體驗。

  此時的大地上,殘破與盛世交錯在一起,糾纏在一起,給人的感覺太古怪了!

  “我平日怎么發現不了?”楚風猛力搖頭,他覺得自己真可能喝醉了,這是什么狀況?

  他再一次凝眸,這個世間真的像是一張黑白老照片,此外還有可見的電磁光不斷劃過,焦土冒青煙,血與火的殘跡斑駁。

  廢墟之上,有當世新城矗立。

  “我平日清醒眼見繁華,而今醉宿朦朧卻聽到凋零與泣血的回音,這真是血染的夢土。”

  楚風心有所感,不禁輕嘆道。

  那個青年不語,他望著這片山河,這是他曾經傲嘯過的大地,曾經睥睨的天下,但是一切轉頭空。

  他那個時代的輝煌不可言語,無法描述,時至今日他只能默默注視,連舊的回憶都殘缺了,難以全部記起。

  “跟我說一說,你到底是誰,有什么來歷,你們那個時代怎樣?這山川有異,日月沉墜,都發生了什么。”

  楚風認真詢問,他還真想鬧個明白。

  為什么平日見不到世界另一部分真相,而今晚他居然看到了另一面真實的殘酷?

  是他醉了,這些都是虛幻的?還是說平日浮華遮蔽了雙眼,沒有看到陽間的真相與本質?

  甚至,他一度懷疑,這里到底是大陽間,還是大陰間?!

  與其說他從故土進入陽間,不如說其實他來到的是大陰間?只是所有人都誤以為自身才是陽間人?!

  一時間,他想了很多,盡是疑惑。

  “我是誰,名字不重要,雖有赫赫威名,冠絕十世,到頭來還不是死去了?”

  那青年面色無波,相當的沉靜,并不在意這些個人的榮辱盛衰。

  但是,他也有在意的事,他看著天地,看著滿天飛逝而去的鬼魂,聲音沉悶,道:“每當世間大亂前,地府都會悄然門開,允許我等出來放風。”

  世間果然要大亂了?楚風凜然,問道:“大亂會波及多遠?”

  “所謂的大亂,那肯定是要波及諸天,萬界共染血,只涉及到一域,那算什么?!”

  青年在笑,可是卻也有些無力感。

  “地府,不是尋常意義上的地府,不是陽間一地的地府,不是小陰間一地的九幽黃泉,而是諸天之地府。”

  他在輕語,而后又長嘆,有無盡的遺恨,道:“自古自今,有人發現過一些地方,但不是全部啊!”

  楚風心中巨浪起伏,根本無法平靜,不只涉及到一界的地府,那就可怕了。

  諸天鬼魂都關押在內?

  包括上蒼嗎?

  他忍不住道:“具體說一說地府,到底有什么詭異的來歷,怎么形成的,它到底在怎么運轉,終極目的是什么?”

  “你知道輪回嗎?”青年問他。

  “知道,我看到過輪回路,但我沒有最終去進行那所謂真正意義上的轉世,我覺得,我就是我!”楚風說道。

  另外,他也忍不住提及,輪回路深處還有魂河,當下直接問道,那里到底什么狀況!?

  “想不到你竟也知道那里,地府、輪回、魂河盡頭、四極浮土、天帝葬坑……所有這些若是聯想到一起,是不是會很可怖?!”

  怎能不悚然?一時間楚風寒毛嗖嗖的倒豎了起來,道:“這些……都有聯系?!”他相當的震撼。

  那青年一陣走神,滿臉的落寞與遺憾,還有種悲涼感,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輝煌過,屹立在金字塔頂端過,但是現在卻是這副神情。

  青年道:“這些都只是冰山的一角啊,有人發現了一些情況,這是一個無邊大的局,若要細思,舉世悚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