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67章 地球在輪回

第1367章 地球在輪回

  魂河,地府,四極浮土等,這些聯系在一起,才只是冰山的一角?

  楚風的臉色怎能不變,有那么一剎那,他從頭涼到腳,深深感受到了一種詭異中的恐怖氣息迎面而來,要將日月星河都淹沒。

  不說其他,連那魂河盡頭都極盡可怕,都有駭人的秘密,自古以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連天帝殺到那里卻都將之忽略了。

  這樣深思的話,這些地方若是交纏在一起,有特殊的關系,一旦共振,這諸天都要崩開,這時光長河,這部古史都要斷裂,不復存在。

  楚風悚然,這是何等的勢力,是天地自然的產物,還是人為而成?

  一時間,他想到了九號口中的那個人,一劍斷萬古的無上存在,曾經要重塑輪回,復活他曾經的故人。

  因為,那個時代,幾乎只剩下那個人自己了,所有人親朋故友都幾乎戰死了,唯有他一個人孤零零站在絕巔,不勝凄涼與寒意。

  可是,他最終沒有自建輪回,而是意外發現并從地下挖出殘破痕跡,距離他那個時代都不知道多少年。

  現在想來,關于輪回,關于地府的一切,都古老的極其駭人,它們消失過,但過上幾個紀元,可能又會重現。

  青年再次開口,嘆道:“有個人,他很強,無懼一切,他是有機會轟穿一切的。可是,太匆匆啊,他離開了,雖然也回歸過,但是卻又更加急著離去,我想可能正是因為發現了什么,所以才著手去解決,頭也不回,獨坐銅棺,看萬界流血,橫渡上蒼,絕塵而去,孤獨的消失!”

  楚風吃驚,這個青年所說的人,很像就是他剛才正在想到的那個人,難道為同一人?

  “你說的那個人是?”他忍不住問道。

  “自然是和我同時代的人,不然的話,我怎么了解。”青年眸子熠熠生輝,這個時候散發出驚人的光彩。

  那是對同類的認可,惺惺相惜,可惜,再也見不到了,他現在只是一個孤魂野鬼,出來放放風而已。

  屬于他的璀璨,早已暗淡,被人遺忘了。

  而那個人呢?更加絢爛,只是到如今,卻也消失幾個紀元了,誰還能講述他的過往?或許最強而不死的敵人還記得。

  這是一種遺憾,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輝煌?

  “舉世皆寂啊,自從那個人最后一劍橫空,讓一個時代都暗淡了,結束了,整片世間都在顫栗中。可惜……后來終究還是來了大災難。”

  青年男子沒有不自然,沒有因為那個人掩蓋他的燦爛而有任何的抵觸,相反在欣賞那個人昔日的光輝。

  楚風確信,就是那個人,一劍劃出,驚艷了時光,壓蓋了古今,同九號描述的一致。

  “我十世稱冠,第十一世遇上他,敗的心服口服,真想在與他并肩同行一段路,可惜啊,沒有機會了。”

  最后,有的只剩下些許的傷感。

  楚風這個時候,也是一陣沉默,這樣一個人十世稱冠,可與九號提及的那個一劍斷萬古的人并立,曾經稱霸世間,而現在卻被關押,出來放放風,這就有些凄涼了,有些悲傷。

  想都不用想,這是一個曾經無比驕傲的人,一個人中霸主,他的下場與結局不是多好。

  歷史的迷霧翻騰,有著太多讓人心緒波瀾起伏的往事,或心酸,或遺憾,或熱血還未熄,但也都是昔日的舊事。

  楚風自然不甘心,想要知道這背后的一切,什么魂河、地府、四極浮土,都恨不得刨開,看個真切。

  然而,他很失望,青年的一些話讓他如同冷水潑頭。

  “你覺得,我能夠洞徹背后的本質嗎?我只是出來放放風。”他自嘲地說道。

  說的輕淡,可是對于這樣的一個人是多么的沉重。

  “誰關押了你?”楚風問道。

  “目前看,有人形的規則,也有行尸走肉,還有大霧,還有更多其他復雜的東西。”青年平靜的告訴他。

  然后,他又說出一則真相,他自語道:“我曾經自問,轉世后,還是我自己嗎?我不知。但我現在可以確定,這種狀態的我,只是一部分的我。”

  什么意思?

  “我們都是行尸走肉,都是殘缺的鬼魂,改變不了什么,被放風出來,也是在尋找各自丟散的物質,失去的靈魂因子等,想要將真正的自己找的完整一些。可是,我們能找到嗎?天地很大,四分五裂過,但也補天時代,無論怎樣,也依舊是這個世界,可是,我們的肉身呢,腐爛了,我們的主體魂光呢,消散了,純物質的輪回,或許已經到了宇宙另一端,成為塵埃,成為真龍,甚至成為眼前的你。”

  當楚風聽到這些,有些發毛,他明白這個人的意思,嘲笑宿命的輪回,感嘆物質的輪回。

  或許,真有些說不定,古代最強者瓦解后,會有一些物質輪回到后世強者身上。

  連楚風自己都覺得,他的肉身,他的魂光,也可能是曾經的一些人的因子輪轉而來,可這不是宿命的輪回。

  楚風道:“別說了,我怎么越聽越瘆人,世間無處不輪回,我與宇宙塵埃同為一體,我與天仙子億萬年前有緣共魂光物質,我與那滄海也曾共枯竭……”

  “最為可怕的是,我怕自己都不是那曾經的殘魂,不是正常的孤魂野鬼,而是一段模式化后又銘刻好的制式魂光碎片,被人放出來,如同辛勤勞苦的蜜蜂在工作,不斷‘采蜜’,采集一個被稱作十冠王的人丟散在天地人間的魂光。”

  楚風沒有應聲,但是,卻也一陣寒意襲體,他覺得,自己真有那么一天要是死了的話,決不能去地府!

  “嗯,我很擔心當年那個人,他匆匆離去,到底因為什么,太匆忙,頭也不回就孤獨的上路了,我最怕他以身為餌,自己投進輪回中啊。”

  青年長嘆。

  楚風訝然,有些吃驚,九號念念不忘的人,其軌跡竟是這樣的?不可能!因為九號確信,他如今還活著,還有最強印記在共鳴,更暗示那個人曾發回來過信息,那人依舊走在那最前沿的路上,只是一個人沖出去的太遠了!

  青年又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會這樣,他若是死了,他的劍意會立刻從天地間消失,而今還是強到絕巔,讓某種規則共鳴,讓某些敵人忌憚,防備他突然再現!”

  不知不覺,黑暗過去了,東方泛起魚肚白,而后一縷曦光照耀,山河沐浴上一層淡金色的光彩。

  可是,山川間依舊有血在流淌,楚風還是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赤地無疆,有焦痕,有火光。

  “那太陽……”這一刻,楚風瞳孔收縮,他看到了太陽不是星球轉動,而是一具死尸,它在焚燒,流淌火精。

  “這片天地很大,一塊漂浮的大陸,平日間,你見到的太陽是規則所化,而現在你見到是懸在各地的一些遺骸,有強大的人,有黃金天獸,太多了,有些還是故人呢,呵!”

  青年盯著天空。

  楚風深感寒意,太陽初升,卻是這般景象,跟平日的太陽不一樣,居然是尸體。

  遠處有一頭可怖黃金獸從山林中升起,磅礴而強大,金光普照,但是卻也流淌著一縷縷死氣,落向大地。

  想都不用想,它的進化層次曾經非常的駭人,極其強大。

  再看那大地,烽煙還未熄,血還未干涸,伴著當世的新城,像是陰與陽,現實與虛幻交錯在一起。

  “陽間只是一塊大陸……”楚風嘆氣。

  它浩瀚無邊,幾經沉浮,有的紀元很璀璨,大世爭霸,有的紀元又破裂,暗淡而無聲,變了又變。

  青年看著天色,嘆道:“我要離開了,孤魂野鬼,放風的時間有限,該回去了。在臨走前,能告訴我你的一些事情嗎?來自哪里,有什么特殊的經歷,我總覺得同你有些眼緣。”

  楚風心頭一動,九號得悉地球時,曾經愕然,無比吃驚。此時他直接提及,自己來自小陰間的地球。

  “你說什么,什么名字?!”

  果然,青年君王震驚,第一次這么變色,然后死死地盯著楚風。

  “小陰間,地球!”楚風答道,果然這個稱呼讓青年吃驚了。

  “怎么可能,那里有泰山,有昆侖?”青年急促地問道。

  “對,你去過?!”楚風問道。

  “前后兩個人,兩座高峰,都曾與那里有關,當年的原始泰山被截斷前,就是祭祀地,我怎么不知。”那人輕語。

  楚風驚異,道:“等一等,你在說什么,你到是底什么時代的人,在過去那里就有泰山!?”

  “該我吃驚才是,這都什么紀元了,最起碼也過去幾部古史了,為何現在你還知道那里叫泰山,有昆侖?”青年男子神色嚴肅。

  他放風出來的這么多個年代,知道了不少后世事,所以很震撼。

  楚風頭皮發麻,當初他從九號等人的口中就已經模糊的知道一些異常,懷疑過,相似的事在發生,甚至是一顆星球與一片宇宙在重演與輪回。

  亦或是,有人在重新演繹那片古地!

  “你是誰?”青年男子問道。

  “我是誰?”楚風自問,然后,他又大聲道:“我是楚終極!”

  “那片地帶現在究竟怎樣,大背景如何?”青年問道。

  楚風感覺事態嚴重,詳細講述地球,甚至將文化積淀,各地風土人情等說了出來。

  “跟過去一模一樣,怎么可能!你究竟是誰?!不,應該說,是誰在演繹這一切,真是膽大包天,他想干很么!”青年炸了,前所未有的嚴肅。

  “你說,那里的一切同某個年代一模一樣?!”楚風驚問,然后從頭到腳都一片森寒,如墜閻羅地府中!

  各位兄弟姐妹過年好,祝闔家歡樂,圓圓滿滿!新的一年,祝大家身體健康,事事順心如意,大吉大利!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