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71章 獨步天下

第1371章 獨步天下

  別說其他人,就是楚風身為場域研究者他都有些眼暈,這么一大摞,足有一丈多高的場域書冊,誰能短時間啃完?

  不僅是在小陰間有種說法,場域這一領域的難度要十倍于進化。

  就是在陽間,也認同這一理念。

  一個人才情再高,天賦再強,但是也要花費十倍進化時間才能在場域這一艱澀的領域中取得相對應的成就。

  可以說,舉世皆知,想研究場域,不僅需要嚇死人的天賦才情,還要時間去熬,慢慢的揣摩與領悟。

  所以,一群人都石化了。

  這么一大摞的書冊真要仔細研讀完,悟透那些鬼畫符般的特殊紋理,估計此生到死都不見得融會成功。

  楚風自認為在這一領域已經很強,但是現在也一陣頭大。

  但是,他也有種興奮感,有種期待感,想嘗試挑戰,因為他在于場域上天賦,在小陰間時就有極致體現。

  他曾被月球上的能量塔檢測過,那殘踏都曾驚嘆,說極其天賦驚人。

  事實上也是如此,他的場域造詣比之他的進化天賦更強。

  甚至,月球上的能量塔還稱其場域天賦,古來僅見,曾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克那里的海量藏書,遠遠打破記錄。

  從成就上來看,楚風也沒有辜負那種天分,現在的成就足以傲視同輩人,也足以睥睨諸多老妖怪!

  其實,在這個年齡段,他所取得成就也算是獨步天下了!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在某一領域中,楚風同代中所具有的壓倒性優勢,而且是碾壓!

  不過,到現在也為止,也無人知其深淺,甚至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所走的場域道路究竟比別人快了多少。

  “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有人當即就尖叫了起來。

  有人已經在翻閱書冊,讓人眼暈的是,這么一大摞內,有些是單線本,還有些有包裝,打開后里面是整整齊齊的數十冊。

  一丈高,一丈長,一丈寬,這樣一大摞,里面的書冊……讓一群天才精英都傻愣愣,沒有什么言語了,這是故意折騰人吧?

  如果不是成心難為人,有誰能順利研究完?

  楚風也開始翻閱,他略微蹙眉,這還真沒捷徑可走,太上地勢的人并未放水,他手持的第一冊就是場域中符文中的化火術,很高深。

  不過,他認真細讀后卻也如同三伏天飲下冰涼的甘泉,渾身舒泰,這里面的場域闡述實在是很妙。

  “我也是為你們好,太上無情,相對應的地勢亦如此,無論你什么身份,一旦進入這片山河中,都被平等對待,沒有任何例外,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為了自保,你們只能懂得這里的地勢才行。”

  山林前方,那輛戰車上有聲音傳來,很嚴肅的警告所有人。

  即便你來頭再大,若是死在這里,也沒什么可多說的,該禁地中的一族不會對你負責,因為有些地帶,就是他們都不敢輕易踏進去。

  為了避免誤會,為了告知嚴重性,他們將丑話說在前面,怎么選擇就看各自了。

  “尤其是那個八卦爐,內部的符文是不斷變化的,這么多年來,即便是我族長居于此,也不敢輕易進去,因為死了太多的族人,就更不要說你們這些外人,不要覺得自己是天選之子,其實諸天上奇才很多,你我都只是蕓蕓眾生中的一份子,誰也不比誰強多少,不要覺得自己有天命!”

  戰車上的人很冷漠,一點也不委婉,警示所有人。

  而隨著他的說話聲,那輛戰車也終于駛出迷霧,混沌漸散去,來到了外面。

  一團光在戰車內,但是,更吸引人的是車本身與拉車的生物!

  錯,或許應該說是推車的生物。

  這居然是一輛獨輪手推車!

  實在太怪異了,跟人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古老的太上地勢,漫長歲月以來,燒死無數天驕,包括墮落仙王族,包括大邪靈等,亦包括界外猛人。

  可是,誰能想到棲居在這里的一族如此低調,出現的人居然坐在很小的獨輪推車上。

  早先大霧覆蓋,開天辟地的氣息洶涌,所有人都看不清,同時也不認為會是這種簡陋的戰車工具。

  此外,推車的生物很高,十分雄壯,一身黑色甲胄給人壓抑的感覺,他是一頭牛魔!

  不過,它頭上的毛發很長,而且都是綠色的,正在隨風飄舞,所以顯得太怪異了,一對粗壯的大犄角也綠的發亮。

  “牛頭人!”有人小聲道。

  砰!

  結果,那頭牛魔一拳就轟了過來,空間縮短,其手臂無限放大,拳頭如同山峰般壓落,將低語的人轟的飛起,而后在半空中炸開。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別在這里趾高氣昂,想要羞辱我等,那就去死!”

  這頭發絲綠油油的牛魔甕聲甕氣的開口,眸子泛出兇光。

  一瞬間,所有聲音都消失了,人們安靜了。

  因為,這太上地勢太特殊了,與眾不同,絕不能同其他地勢并論。

  相傳它來自界外,是從三十三重天外墜落下來的火光,不屬于陽間。

  而這里的火光孕育出生物,關于這樣的一族,也有秘傳,說是屬于三十三重天外的異族。

  所以,還真沒有多少人愿意得罪。

  尤其是死的只是一個仆從,并不是那一族要進此地焚燒“真我”的天驕,所以他們隱忍了。

  從這里也可以看出,太上地勢內的生靈低調是低調,但是,卻也絕對不會任人放肆,有可怕的底氣。

  此時,人們注意到了獨輪車上的那個光團,想要看清楚此地真正的主人一族。

  結果,都無比吃驚,那只是一團火,沒有固定的形狀,一簇赤紅火光跳動,偶爾又泛出紫金光澤。

  “你們考慮清楚,我族死在這里的人太多了,你們這些外來者更容易走向不歸路。”

  獨輪車上的火光發出聲音,它果然是一個生物,此地的主人居然是這個形態?

  從傳說來看,他們在各個時代出現的身影,都是不一樣的,看來是火精,能隨意化形成任何物種。

  同時,人們也很驚悚,心中發涼。

  這可是一團火,連它們進入八卦爐中都會被燒死,這就有點可怕了,簡直不可想象。

  連深不可測的火精,都會被焚個形神俱滅,粗看荒謬,細想則是讓人不寒而栗,突出了太上地勢的可怖。

  “這些書冊,有場域天書,也有此地的歷代險情記載,還有火道符文通靈后的各種記錄……你們仔細研讀。”

  說話間,那輛獨輪手推車漸漸隱去,消失在混沌大霧中。

  不光是場域書冊,還有太上地勢的一些相關記載等,該族也可以說的上是仁至義盡了,給予了他們太多的方便。

  “我族不研究場域,只是身體上天生的火道符文通天,這么多年來關于場域的書冊收錄不少,但我們卻不擅長此道,如果你們能有所領悟,對保命會有天大的好處,當然,如果有人足夠驚艷,我族也不介意與你合作,送你太上地勢中更大的造化。”

  在那禁地深處,傳來飄渺的聲音。

  人們醒悟,該族棲居在此,所倚仗的依舊是自身為火精的緣故,并不是精通了場域這一領域的大道。

  事實上,誰都清楚,想在場域領域中有建樹實在太難了,比走上進化的無上路還要坎坷。

  一剎那,所有人都想到了很多,人們已經意識到,該族拿出這么多的場域書冊,也是有私心的。

  這是想發現場域中的天縱生靈,想借助外界的場域翹楚的才能,破解太上地勢中一些特殊的地帶。

  那種地帶,也許有史前帝藏。

  也許有在漫長歲月中,在超凡場域滋養下,近古來誕生了的新的無上大藥,甚至是大宇級驚古今的藥草!

  這很有可能,一般來說,大宇級藥草也只有無上絕地中才能誕生。

  一直有傳言,太上地勢中有這種植物,其花粉逆天!

  但是,這種藥草想要成長起來,需要花費的時間周期太漫長了,動輒就是半個紀元以上!

  現在,難道有這種大宇級藥草要綻放了?

  連楚風心中都悸動,難道真有大宇級花蕾與異果要成熟?這絕對是逆天的奇珍,陽間多少個時代也難以見到一兩枚!

  一時間,所有人都心頭顫栗,眼神火熱,震撼莫名。

  這要是得到一朵花,一顆稀世異果,簡直是一步登天,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躍上九霄,實力暴漲,會成為震古爍今的進化者。

  一群人都湊了過來,都開始認真研讀這一堆書冊,顯然能來這里的都不是平凡進化者,都有非凡天賦。

  有些人對場域的確涉足頗深,現在聚精會神,希望能夠看出奧秘。

  在部分人看來,既然歷史上有人在此仙爐中熬煉成功,激烈蛻變,且不是場域研究者,那么他們也都有希望。

  當然,也有部分人很自恃,因為他們自信有足夠的底牌。

  楚風看書時很投入,簡直是忘我的狀態,因為這些場域書籍對他很有誘惑力,讓他竟有些沉迷在當中。

  書頁一頁一頁的翻動,速度很快,這讓他身邊的一個青年很吃驚,湊到近前小聲道:“兄弟,你能看懂嗎?”

  “馬馬虎虎。”楚風答道。

  “這么快都能行?”那人越發驚異,而后虛心請教,想要結交他,道:“不知兄臺怎么稱呼?”

  “周正德。”楚風一邊翻書一邊告訴他。

  “什么?!”旁邊的青年露出吃驚的神色。

  楚風心中一凜,這是怎么了,難道露出了馬腳?

  青年小聲咕噥道:“最近德字輩鬧的很兇,很多人都對這種名字過敏,我聽到德字后也是略微發毛。”

  楚風一陣無語,這都能行?!

  “很行!”青年強調,一臉鄭重之色,看著他道:“小聲點,不然的話苦主太多了,都在背后詛咒呢。”

  楚風一本正經,道:“我又不是姬大德與曹德,我周正德人如其名,很周正,道德修養很高,為人最正直!”

  青年也是一陣無語,有這么夸自己的嗎?

  甚至,他心中腹誹,那姬大德與曹德早先出道時,也都以德行操守自傲,結果不說是人神共憤,但也鬧了個雞飛狗跳,上了一些頂尖強族的黑名單。

  楚風沒理他,他早就對自己催眠了,現在他就是周正德,管他洪水滔天,都跟前面兩個德字輩劃清了界限。

  他放下手中的書冊,撿起一個古樸的上古玉石塊,如獲瑰寶,在里面雕刻著許多價值驚人的場域符號。

  補天秘笈?!楚風心中震動。

  他在別處曾看到過這部場域書冊的殘譜,號稱補天,其實是通過后天布置場域養人,讓自身脫胎換過,也能養兵,讓秘寶蛻變,通靈,通天!

  以前他學的是殘譜,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現在居然有完整的秘典,這對場域研究者來說,價值無匹。

  這是稀世之珍!

  “名字帶德的都不是好東西,走到哪里都能遇上德字輩,真是晦氣!”

  有人真是不怎么講究,在不遠處聽到楚風的名字后,相當的直接,在那里帶著怨氣說道。

  楚風壓根就沒搭理他,直接無視了,如癡如醉,投入進去了,領悟補天秘典的無雙妙法。

  不過,那人也沒有再繼續,也避免惹出糾紛,導致那太上禁地中的生靈發怒,在這里抹殺挑事者。

  砰!

  不遠處起了紛爭,有人為了爭奪一冊金色的秘典而起了沖突,當場就見血了,因為雙方都認為那冊金色的場域秘典非同凡響,當中流轉出的符號帶著大道痕跡。

  就是楚風見到后,雙目都一陣收縮,他感覺那秘典非同小可,他剛才居然沒有能第一時間發現。

  主要也是被其他特殊的書冊壓住了,金色秘典剛才不顯山露水。

  “爭斗廝殺者,死傷都自負,與我族無關。”太上地勢中傳出冷漠的聲音,那一族居然不管這些。

  一時間,這里氣氛頓時就緊張了不少,許多人眼露寒光。

  楚風早已放出強大的神覺,攪動這堆書冊,除卻護住手中的玉石塊外,他還見到一本銀色書籍。

  這讓他心中產生了一種極其玄妙的感應,這銀色書籍不簡單。

  他收起玉石塊,快速翻動銀色書籍,僅片刻后他就心中震撼了,他發現一頁特別的紙張夾在當中。

  這是……天書!

  他所有的場域絕學,其源頭都來自月球上圣師留下的那一頁銀色天書,只有一頁,但卻太繁奧了,堪稱無上天典。

  但很可惜,哪怕它上面的字符很多,但畢竟也只是單頁,所記述不夠全面,只是殘冊。

  現在,他居然又發現一頁,而且讀起來毫無障礙,這是后續篇章!

  這實在太意外了!

  這時,有人在楚風身邊開口,道:“你懂嗎?看似一本正經的樣子在這里翻閱秘典,速度這么快唬誰啊,別浪費資源,不懂就靠一邊去!”

  楚風回頭,頓時火冒三丈,又是那伙人,以赤金蚯蚓為坐騎的四男兩女,此時有一個男子走來,這么輕慢地開口。

  主要是他們的隊伍中有一人場域造詣極高,已經盯上楚風手中的銀色書冊。

  “你給我滾!”楚風直接開口。

  許多人都側目,意識到這邊又有沖突了。

  不遠處,姜洛神也望來,她不愧昔日國民女神之盛名,風姿絕世,正在與幾人一起研讀場域秘典,相互商量與討論。

  “呦,脾氣很沖啊,剛才差點被地龍糞淹沒的人,隔著很遠我都能問到一股臭烘烘的氣味兒,也好意思站在這里。”

  一個少女開口,不久前也是她站在赤金蚯蚓背上奚落楚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