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86章 不為佛仙妖圣魔

第1386章 不為佛仙妖圣魔

  “入眼未必真,消失的亦可能還長存!”

  楚風對海外天仙島的人有好感,暗中傳音提醒,因為這地方太邪性,可怕的厲害,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盛玉仙回眸,原本白衣無暇,清麗如仙,可是這一刻的笑容卻也顯得風情萬種,動人心旌。

  “多謝!”她點頭,面露微笑,有種超然的自信,帶著族人一起向前趕去。

  姜洛神也回頭,詫異的看了一眼楚風,總覺得這個人有點另類,似曾相識燕歸來,有種熟悉的感覺。

  經歷過上一次的危險,曾得見白衣女帝一角衣袖鎮壓一百零八始神的震撼后,天仙族有所準備了,這次盛玉仙將某一特殊的玉罐開啟,當中竟有一滴極其神秘的血液,流淌芳華。

  那血液實在太特殊了,宛若繁花盛開,猶若古寺傳蕩悠悠聲音,又若空寂沙漠間飄來的一縷綠意生機,也似一抹時間芳華,凝聚與定格在那里……神圣而絢爛,于此時綻放,舉世都要震顫,各方皆要頂禮膜拜!

  而那只是一滴血?!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后都心頭震撼莫名,看著它仿佛看到了一個時代,一個盛世,一段璀璨繁華與歷史。

  那是誰?

  許多人真的忍不住跪下去了,無法承受,不能抵擋,肉身背叛自己的靈魂,對著那滴血敬仰而叩頭,而后神魂也屈服了,漸漸由衷而敬。

  天仙族的人亦是如此,像是在祭天,又像是在祭祀一位祖靈,全都虔誠禱告,默默叩首,朝圣般前行。

  在此過程中,盛玉仙已經將那一滴特殊的血灑在祖器上,將銅塊染的晶瑩剔透,復蘇過來,有了自己的呼吸。

  沒錯,銅塊像是有了生命,在呼吸,像是一個全新的個體,張開通體的銅質毛孔,與這天地共鳴。

  一時間,電閃雷鳴,劃過虛空,它越發的晶瑩璀璨,張馳間,自身像是在進行生命的躍遷。

  它散發朦朧的光暈,將所有來自海外天仙島的人都籠罩在內,宛若自成一方仙國,一方佛土,一方道界,五彩繽紛,光怪陸離。

  那到底是誰的血?

  難道屬于白衣女帝!?

  一時間,后方許多人都感覺口干舌燥,都在顫栗,同時無數的人也都發現,自身跪在地上,直到目送盛玉仙等人遠去,這才能夠艱難的掙扎,從地上起身。

  “不可能,那種存在,不會留下血液,只要他還活著,一念間,就會有感應,哪怕相隔著億萬里天地,不屬于這個文明支路,也能回歸!”這一刻,有人開口,連道族的人都忍不住如此驚憾。

  “除非,她已經死去,不在人世!”這是沅族的人在說話,他們也走到這里,早先冷視楚風,而現在則在關注天仙族!

  可是,當他們這種話語剛落,虛空中就浮現一片熾盛的光芒,像是一口雷霆鐘鼎,轟然一聲炸開。

  那是規則,那是秩序,那種無上的大道符文,在此蔓延,震的所有人都心慌氣亂,血液激蕩,險些身體炸開。

  “那是什么?!”沅族以及其他強族都心顫了,膽魄都發抖,這是……應言了嗎?觸及到了冥冥中相隔了無數個時代的禁忌?

  許多人嚇得不敢再多語。

  與此同時,即將消失在山地中的海外天仙族卻整體都在驚呼,那祖器發光,色彩斑斕,銅塊中血光輝映,映現無盡生機。

  同時,某種斷掉的畫面浮現,再現某一黃金盛世的一角。

  有一個白衣女子,走過千宇萬星海,踏過無盡破碎的土地,在收集一個生靈的氣息,在凝聚他的一點血。

  那血很特殊,朦朧中帶著神圣光彩,從那古代凝聚而來,從那消失的過去重新隱現,從干枯的廢地中流淌而出!

  可是,以她的無邊偉力,抽盡時空,耗費歲月,積淀至高能量,也只再造出一滴煥發著某個生命氣息的特殊血液。

  不是佛血,不是仙血,不是妖血,或許不是真的強至無邊。

  可它最緊要的是,凝聚著那位白衣女子的某一絲寄托,所以才顯得這么的恐怖無邊,震撼世間。

  那血漸漸凝聚,與青銅交融共振,要化形出一張面孔,一時間那里模糊了,朦朧了,不可直視了。

  別說其他人,連楚風都驚詫,睜開火眼金睛去探查,想要看個究竟,但是最終卻失敗。

  能讓火眼金睛失敗,這極其罕見,非天下究極之最的生靈不可如此,白衣女子的手段自然可以做到這地步。

  憑著一種感覺,憑著一種本能,楚風還是覺得,那模糊未曾顯化出的面孔有古怪,竟似曾相識!

  此時此際,所有人都意識到了白衣女子的某種情緒,有所共鳴。

  不為佛,不為仙,不為妖,不為魔,只為那紅塵的一點眷戀,她曾在尋覓,哪怕至高無上,也有心結,也有無力時,也想去逆天,但終究失敗。

  這時,楚風意識到,那銅塊與血液太怪了,寄托一縷執念,天仙族的人或許真的能藉此在太上地勢中安全抵行。

  連他都忍不住想要過去了,追溯白衣女子,看一看她究竟要去哪里。

  可是,現在到了最后的目的地,他也想進太上爐中,去走上一遭!

  “先熬煉真我,提升自己最要緊,然后再去與天仙族匯合!”楚風覺得,即便對方掌握有一地特殊的血與祖器,多半也不會一蹉而就達成目的。

  對他來說,時間有些緊迫,雖然他在這片地勢很自信,但既然天仙族能拿出這種神秘器物,說不定沅族等也有后手,會在這里突然祭出,奪到造化。

  所以,他不敢大意,想要先去達成自身所愿。

  楚風抬腳就向著太上地勢的不朽爐體而去,說是爐體,其實只是一個特殊的地窟,但如果透視的話,它的確呈爐狀,天然生成,端的是鬼斧神工,奧妙無窮。

  “道友,何必如江中散魚,急竄竄而去,我等也來了。”沅族的人在笑,自四面而來,要將楚風圍住。

  楚風面色無波,他知道,既然對方敢沖著他而來,肯定有厲害的后手,不然何以敢這么明目張膽。

  果然,下一刻他頭皮一張發麻,對方亮出了一件器物——磁髓法鐘!

  當的一聲輕震,特殊的場域波紋直接震蕩而出,清空一片地勢,壓制所有場域紋絡,卻也凝聚一片光波,向著楚風覆蓋而來。

  這是瑰寶,而且是超乎想象的厲害器物,連天師都很難煉制,這是截取一座完整的磁髓山祭煉而生。

  須知,現實中一塊拳頭大的磁髓都算是場域大師的心頭愛了,更遑論是一座山體那么大!

  楚風震撼了,沅族是從哪里得到的?簡直不敢想象,他覺得麻煩有點大,對方這一刻才亮出來,這是吃定他了。

  轟!

  然而,也正是因為這磁髓法鐘被沅族的人震動后,遠處也發生異變。

  盛玉仙帶著姜洛神與天仙族的人走進一片山地中,那里很破敗,有太古前的廢墟與遺跡。

  此時,隨著磁髓法鐘轟鳴,這片地勢所有的山石、瓦礫等都懸浮起來,凌空飄蕩。

  當然,最為可怕的是,一聲劇震,這片遺跡像是被點燃了,在那虛空中有一道金色的線條在游走,在勾勒,像是在繪畫。

  其實,那是在“道”在復蘇,將一口鐘與一座鼎描摹出來,并點燃它們。

  同時,盛玉仙手中的銅塊與血也在共鳴,轟的一聲,凌空而起。

  它們壓制一切!

  各方都震撼了,尤其是楚風,他看到了什么,那鐘是帝鐘,同黑色巨獸的主人、那個伏尸殘鐘上的男子的武器一樣,就是那殘鐘完整時的樣子。

  至于那母氣鼎更不用說,同羽尚天尊的祖上的武器一樣!

  那里顫栗,不斷轟鳴,地面的殘跡搖動,各種山石滾落,瓦礫盡去,露出一座超級大型的古代殘缺場域。

  “重生場域,這是誰要復活?!”楚風第一時間判斷出場域的性質,而后震驚了。

  這事太古怪了,竟然如此,在廢墟中,各種斷壁殘垣飛起,金屬瓦礫沖空,那片地帶被清空了,裸露出來。

  時光繚繞,空間之花綻放,那片地帶太奇詭了,像是不朽的仙土,永恒的圣地,造就出一片重生巢穴。

  最為關鍵的是,那片場域中還有一條路,蔓延向前,仿佛連著蒼天,路上滿是血!

  “到了,就是這里!”盛玉仙激動的顫抖。

  他們這一族的祖器都在顫栗,那血液都近乎在焚燒,組成一張面孔。

  那場域太廣袤,太宏大了,竟有傾盡宇宙都不能遮攏之勢,像是能容納億萬星海,個人在那片地勢中顯得極其渺小!

  那是什么地方,大黑狗的主人,其鐘居然顯化,那是昔年它在這里留下的軌跡?凝聚著大道紋絡,歷經百世萬劫都不熄滅,再次焚燒秩序波紋。

  還有那鼎,其大道紋絡居然也在此出現!

  顯然,當年它們的主人與白衣女子都來過這里,那里有無上的復生場域,下面埋著人嗎?是誰要在這里復活?

  此外,那條特殊的路徑,究竟連通何地?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