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1章 橫擊世間

第1391章 橫擊世間

  大開殺戒,以血祭爐!

  楚風這種話語,頓時讓所有人呆住了。

  禁地的寧靜被打破,即便不遠處巖漿如江河拍岸,更遠處道族攀登的巍峨不死山黑霧繚繞,各種景象懾人心魄,也難掩此時人們的驚容,頓時嘈雜一片。

  “呵呵……”人王族莫家的老者雖然在笑,但那種笑容卻不是什么善意,帶著淡漠,帶著嘲弄之意。

  他身為人王族的準天尊,有哪些族群敢這么同他說話?

  尤其是人族,一旦見到他必須要拜,因為他來自人王族——莫家!

  接著,莫家的老者開口:“有時候我認為少年熱血與自負是一種蓬勃的朝氣,有沖勁有闖勁,是年歲賦予他們的輕狂本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年輕的資本。”

  當說到這里后他略微一頓,很是冷淡,道:“可是,過猶不及,當一個人太自負時,也離不識時務不遠了,不知天高地厚,嗯,說的就你是,今天竟遇上你這樣的……蠢物!”

  這是人王族莫家老者的話語,他掃了一眼楚風,言語相當的平淡,聲音不高,可是卻讓人覺得分外刺耳。

  許多人都神色異樣,人王族的宿老話語很重,相當的不留情面。

  可是細想來,許多人都覺得他的確有這種說教的資本,而像周正德般這敢對人王族不敬的人都死了,而且非常凄慘!

  人們將目光投向楚風,覺得他被人王家族盯上后,處境會極其糟糕。

  “老匹夫,你活膩了,都是祭品!”楚風冷淡開口。

  在人王族莫家老者的身邊還有一批年輕人,都是該族的后起之秀,皆為頂級青年強者,此時紛紛露出笑意。

  不過,那種笑容有些冷,而且帶著矜持,彰顯著他們的身份不凡,自恃而自負。

  “他在說笑嗎,大開殺戒?要拿敵手的血祭爐,是在說我們嗎?”

  “呵呵……”有些人則沒開口,可是這樣的笑容卻說明了一切,無形中盡是諷刺、嘲笑,這是一種俯視的姿態,就像是燦爛的人王文明遇上蠻荒野人。

  “不知道禮數,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嗎?這是哪里來的人,不懂得對人王族敬畏。”

  這是他們的話語,簡單的幾句話帶著藐視,還有不屑,更多的是鄙夷,在他們的心底深處有一種信念,哪怕你場域造詣再高又有何用?身為人王,天生克制人族其他血脈!因此,他們超然而自信。

  也不是所有人王族的子弟都淡然,有性格強硬者忍不住了,大聲喝道:“身為人族,你見王不拜,還敢大放厥詞?真是可笑啊!你知道自己身上流淌著什么血統嗎?一會兒你的血液,你的身體,它們會誠實的告訴你,一種來自靈魂的原始敬畏,你需要對擁有人王血統者頂禮膜拜,虔誠叩首!”

  “周正德,周兄,還請你移法駕,過來請個罪吧!”也有人這樣揶揄。

  莫家一些年輕的男女紛紛開口,有些人表情嚴肅,而有些則帶著嘲弄的笑意。

  楚風臉色陰沉,一聲斷喝,打斷了他們,道:“一群土雞瓦狗,也敢在我面前談禮數,談敬畏,都爬過來領死!”

  那些人也太自負了,竟這樣的言語不敬,肆無忌憚,他自然也沒有好話語,反正是要真正展現大神王威勢了,不介意口吐濁氣,以血洗禮。

  莫家有些年輕人當場就炸了。

  “呵!有性格,一會兒擒下他,千萬不要殺了,留著他,熬煉他的筋骨皮血,鎖在我族山門前,讓他活著,展示給所有人看!”

  莫家一位年輕女子開口,比之那些男子還要強硬。

  這時,莫家一些青年強者同時激活人王血脈,一時間血光璀璨,宛若一輪又一輪驕陽橫空,無比駭人。

  他們的毛孔,他們的肌體,向外溢出絢爛的血光,竟是紫血彌漫,若天日耀眼,壓制現場所有人族。

  同一時間,受年輕人血氣所激,莫家的老者那位準天尊的血液也復蘇了,這是被動喚醒。

  轟的一聲,猶若天劫降世,那片地帶是一片恐怖的符文,其血帶金,與眾不同,壓迫感驚世駭俗。

  最為可怕的是,他身邊那個被懷疑為遠古大賢的少年,身體也略微一動,彌漫出極其恐怖的氣息。

  不過,這個少年很快又恢復平靜了,被動喚醒的血液又沉寂下去。

  楚風神色一凝,他有信心,無懼四方敵,可是,卻也嚴肅起來,就在剛才的一剎那間,他敏銳地捕捉到了異常,那少年真的不簡單,是個厲害人物。

  真是古代大賢大能嗎?不過,其境界只是在神王境,如此的話,又能如何!

  楚風冷淡起來,主動向前邁步,要出擊了!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這周正德當真是膽氣過人,要對人王族下手,而且明知對方那里有不可揣度的強者。

  關鍵時刻,沅族的準天尊開口,在那里提醒:“莫兄,多加留意,不要失手殺死他,這太上禁地中的前輩還要留著他的性命呢,我早先失言了。”

  人王莫家的老者聞言一怔,但很快又點頭,帶著淡笑,道:“嗯?自當遵從太上禁地中前賢法旨。”

  既然太上禁地中的火精需要場域奇才,就給他們留下活口好了,莫家的老者做出這種決定,畢竟太上禁地中的生物不好惹,即便是人王家族也都忌憚。

  沅族的準天尊微笑,道:“嗯,我現在控制磁髓法鐘,與這伴生爐融和歸一了,不好再動手,你們小心,不要讓他逃了。”

  現在他們這一族到了緊要關頭,法鐘轟鳴,場域符號密密麻麻,與這伴生爐融和在一起,居然讓那里散發出旺盛的生機,不再燥熱,宛若化成一座洞天福地。

  這就是底蘊,沅族有莫名手段,有絕世瑰寶,暫時定住了地勢,讓該族的年輕人進入爐中。

  所以,此時他們不適合動手了。

  另一邊,玄黃人王族基本也如此,進入爐中,一時間不好再出來,那里場域光紋起伏,成為一片璀璨之地。

  不過,在這一刻,玄黃人王族的準天尊開口了,傳出聲音,道:“莫家的道兄,同為人族,何必如此?”

  他這是在為楚風求情與開脫,不想他真被莫家擊殺。

  莫家的準天尊回應道:“玄黃族的道兄你可是親眼目睹了,他見王不拜也就罷了,還如此對我族不敬,怎能饒恕,三叩九拜也難以挽回了。”

  玄黃族的準天尊道:“人王族也只是先民對我們的一種稱呼,一種敬仰,可那都是我等祖先的榮耀,我們自己不能當真,不拜也屬正常,何必如此呢。”

  莫家的老者聞言面色冷冽,道:“人王,可不只是稱號,而是一條無上路。你們玄黃族不在意,我等還記著呢,我族以后的終極進化路還要倚仗人王路呢,誰能褻瀆,誰敢冒犯?他今天犯了大過,饒恕不得!”

  楚風稍感意外,玄黃族居然偏向于他,說出這樣的話,盡管該族的白毛青年不討喜,不是很會說話,可是該族卻給他的印象不錯。

  這一刻,楚風開口:“玄黃族的前輩,好心意領,容我輕狂一次,這些人算什么,屠掉就是了!”

  他邁開大步,直接向前!

  玄黃族的準天尊張了張嘴,所有的話語都咽回去了。

  “哈哈……”這個時候,莫家的準天尊大笑,可目光冰寒,有著輕蔑之色,也有著冷酷之意,他看向玄黃族的準天尊,道:“同為人王族,不是我不賣你情面,你看他囂張成什么樣子了?身為人王,今天自要清理人族門戶!”

  其實,還未容他爆發呢,在他的身邊,那些年輕的男女,那些達到神王層次的莫家青年高手全都動了。

  一個個血氣澎湃,絢爛如朝霞,璀璨如虹芒,極盡可怕,爆發人王血脈場域,形成巨大的特殊“道場”,向前壓迫而去。

  “小心,他的場域造詣極高,老友你最好拿磁髓瑰寶兵器鎮壓一下!”沅族的準天尊提醒。

  莫家的準天尊點頭,他也怕出現意外,手中出現一座磁山,流淌烏光,在那里旋轉,釋放秘力,各種場域符號傾瀉而出。

  連楚風都只能心頭長嘆,不愧是老牌的恐怖家族,底蘊就是深厚,他所渴望的磁髓,對方直接就能拿出來了,那是一座磁髓大山煉成的!

  磁髓山,那是何其的恐怖,極其的稀少,放眼陽間又能找到幾座呢?

  可是,今天他接連發現沅族與莫家都能拿出來。

  不過,他依然無懼,現在他自己打開了“枷鎖”,真正要動手了,還有什么可忌憚的,沒什么可怕的。

  在他的手腕上出現一枚手環,雪白晶瑩中也帶著絲絲血色紋路,還有星空般的斑點!

  這是以母金池熬煉出來的金剛琢的進化版,也算是終極器的粗胎——三十三重天金剛琢!

  它能帶動那些傾瀉出來的場域符文流淌向兩側,如同劈開了瀚海!

  同一時間,莫家的一群青年神王大喝著鎮殺二字,直接碾壓過來。

  他們有足夠的自信,人王血脈一旦激活,這樣聯合在一起,便形成了無敵的“人王道場”,比之場域還可怕,遇上同層次的神王,沒有任何懸念,直接碾壓之,轟殺之!

  “見人王不拜,當誅!”

  “身為人王,為人族清理門戶!”

  這些年輕的男女喝道,聯合在一起,形成的人王道場太強大了,絢爛之極,宛若一片凈土降落,鎮壓向楚風。

  而他們自身都很自恃,各自向前,姿態超凡,如天仙降臨,若大魔壓世,一個個或氣宇軒昂,或風姿動人。

  他們強行鎮殺,保持超然的姿態。

  “什么人王,都給我爬過來!”

  楚風大喝,以一己之力橫擊十幾位神王聯手造就出的人王道場,徹底爆發了。

  “什么!”

  “那是……”

  霎時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眼,因為雙目刺痛之極,有些人在流血淚,感覺震驚。

  楚風血氣如海,全面爆發了,其血金黃,鎮壓八荒,宛若一尊亙古長存的人皇歸來,橫掃諸王。

  “啊……”

  首當其沖的兩位女性神王慘叫,身體被他的拳印轟的破爛了,斜飛出去后,直接炸開。

  最為關鍵的是,他們的人王道場竟在一瞬間瓦解,不復存在。

  “憑你們也敢稱王?誰給你們的膽氣,要代表人族清理門戶?!”

  楚風大喝!

  這一刻,他的喝吼聲無比可怖,直接對上了來不及收住去勢的一位男性神王,那金色的有形音波,化成符號后轟在那人的面門上,擊破其各種護體妙術,讓他的身體四分五裂,直接在當場爆開了。

  這是什么人?大魔,還是大佛?!一聲斷喝,都能吼死一位神王?!

  “你是誰?!”莫家的人喝道。

  看到楚風血氣金光刺目,不少人第一時間心頭一沉,那分明是某種傳說中的血脈啊,恐怖的人王血統!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住手,回來!”莫家的準天尊大喝,但是晚了!

  “吼!”

  又是一聲大吼,楚風前方的女性神王炸開,被他活活吼死,爆成一團血霧。

  瘋了!

  所有人都感覺震撼,顫栗,都難以置信,那是誰,也是人王?其狀態狂野,宛若大佛大魔般!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