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7章 八卦爐中爭雄

第1397章 八卦爐中爭雄

  太上八卦地,不朽的石爐內,仙霞艷艷,瑞光噴涌,煙氣蒸騰。

  最為可怕的是,爐火焚燒間,電閃雷鳴,混沌電弧不時激射而起,秩序神鏈劇烈交織,演化為絕地。

  這種地方幾乎成為人世間最可怕的厄土,不要說是神王,就是天尊進來后站在錯誤的區域也要被燒死。

  任你天縱之資也要被燒成黑色的灰埃,再無生還的可能。

  楚風苦熬,半邊身子焦黑,血肉干枯到脫落,而另外半邊身子卻被生之氣環繞,被滋養到發光,晶瑩透亮。

  這不是造化,而是一種撕裂般的煎熬。

  他幾乎要被立劈為兩半了,被有形的金色秩序神鏈割裂,被爐火燒斷,從眉心開始向下蔓延,一道可怕的縫隙劃過,導致他半邊身子趨于死去,另外半邊身子則帶著濃郁生機。

  至于石罐早已意外墜落在一邊,而那金剛琢也在火光中沉浮,不曾守護其身。

  “有點門道,坐在生死分割線上,不生不死,處在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還真讓他險些成功進化。”

  五人來了,其中一人在開口,帶著淡淡的笑容。

  他們的腳步很穩,身上的特殊甲胄發出刺目的符文,閃爍出讓虛空都在塌陷的流光,那是道則碎片。

  這是祖先留下的瑰寶甲胄,混著真佛血、天仙血、神獸血等,被祭煉數十上百萬年了,來頭大的難以想象。

  也正是因為如此,短時間內他們可無恙,在這片絕地中暢行無阻。

  “我們時間有限,一旦這五副甲胄中的佛血、仙血靈性被熬煉消失殆盡,我們則會有性命之憂,得抓緊時間。”

  一位滿頭金色長發的女子開口,此時她那黑色的瞳孔都璀璨起來,化成金色,綻放出可怕的符號。

  大神王!

  此際,五位強者身上的古老甲胄復活,同他們融為一體,幾人大步走來,讓整片石爐都輕微震動。

  楚風倏地睜開了眸子,哪怕在這種生死關頭,不生不滅間,他依舊有感,提前覺察到了巨大的危機。

  這讓他心驚,在迷霧中,秩序神鏈震顫間,居然出現五個人,都很高,身披黑色的古老甲胄,宛若從開天時代而來的五位魔神,他們帶著無形的殺氣,要對他不利。

  可是,他現在的狀態確實很糟糕。

  他沒有敢輕易妄動,平衡一旦打破,不見得就是好事,哪怕瞬息間橫移到生之氣濃郁之地,多半也要遭反噬。

  因為,他已經了解這片厄土,平衡破開后會有大爆發。

  他需要時間!

  “咦,這是什么石罐,在火光中無損,有古怪。”

  五人中的一個銀發男子露出異色,盯著那石罐,憑著一種本能直覺,他認為此罐可能有不可想象的來頭。

  “還有一枚手環,似乎是……傳說中的原始母金祭煉而成,已演繹成三十三重天粗胎重器?!”

  五人皆被驚住了,接連發現兩件不可揣度的器物,其中一件看不透,而另一件則是可成長的無價秘兵。

  “真是不簡單,呵,今天將有巨大收獲,你我不僅要在此地蛻變,而且還將意外得到神秘的至寶!”

  其中一人笑了,一頭雪白的長發,入鬢的長眉,很有神的銀瞳,挺直的鼻梁,五官非常有立體感,但卻笑的很冷酷。

  “還多說什么?擊殺!”一個金發女子更為冷酷,修長的身段,原本婀娜挺秀,亭亭玉立,可是現在卻矯健如雌豹,撲殺而來。

  她那絕美而瑩白的面孔上帶著一絲殘忍之色,盡顯殺意,在五人中率先出手,一拳向前轟去。

  這個金發女子倒也果斷,毫不拖泥帶水,想直接結果楚風的性命。

  在這種境地下,猛然一拳轟殺過來,對于楚風來說實在太被動了,幾乎等于身陷死地中,他在微妙的平衡狀態中不好大動干戈。

  可是,這樣坐以待斃也絕對不行,他的右手緩緩揚起,艱難而又被動接下這一拳。

  這種結果非常可怕,因為,他必須保證自己的身體不偏移,衣服在這個生死分割線上,他早已意識到,這是生死場域,陰陽二氣激蕩,平衡不容有失。

  可是,突兀的一拳非常的霸道,雖然是一個女子,可是身為大神王,其拳印極盡可怕,簡直要打穿乾坤!

  “轟!”

  女子雪白的拳頭,很秀美,但是卻發出成千上萬到光束,太璀璨了,極盡的炫目,帶著絲絲縷縷的的規則神鏈,無堅不摧。

  虛空都在扭曲,都在爆鳴,什么音爆,那太弱了,這簡直像是光速拳,綻放出沖霄的光華,天地間宛若在大爆炸!

  正常情況下,楚風可以擋住大神王這一拳,可是現在狀態不對,自身重傷也就罷了,還要強行保留住能量,穩固自身不動。

  這一次的對擊可想而知,噗的一聲,他張嘴咳血,而且連噴三大口,上半身不禁搖動,幾乎就要摔飛出去。

  楚風遭遇了重創,這樣被動迎擊,他束手束腳,根本就不可能全力以赴,讓他的臉色蒼白而無比的難看。

  “你太弱了。”金發女子揶揄,臉上帶著淡笑,收身而立時殺機卻更重了,要再次轟殺。

  “敢容我起身,公平對決一場嗎?”楚風開口。

  “呵,現在不殺你,難道還等你涅槃成功后嗎?真是笑話,能兩拳轟殺你,為什么要給你機會,讓你起身?!”女子微笑,金色發絲飛揚,瞳孔都在發出燦爛的金色光束。

  轟的一聲,她那銀白的秀拳再次擊出,拳印綻放漫天的符文,伴著大道神音,其威驚天!

  楚風一聲悶哼,張嘴不斷咳血,這實在太被動了,他無法起身,被限制在生死分割線上,陷入絕境。

  “不行啊,就這么一點門道,再來一拳多半就轟殺掉了。”五人中又一人開口,帶著微笑,也準備出手了。

  而那金發女子帶則帶著冷酷的笑,雪白右手揚起,開始捏劍訣,準備以沖霄的劍芒強勢而霸道的斬殺這個先入爐的男子。

  楚風身體在晃動,連著被迫接了兩拳,平衡雖然勉強未破,但是也承受了非常大的代價,有半邊身子被火光徹底淹沒,血肉焚燒,生機枯竭,死氣騰起。

  他的那半邊身子骨頭可見,在烈焰中,都帶著焦黑色了,這幾乎就是死境。

  “轟隆!”

  在這關鍵時刻,楚風催動場域。

  他捕捉到一絲異常,爐底的火光在進一步復蘇,他的身前與背后各種場域符號密布,他調動場域之力。

  他想激活此地的符文,針對這五人。

  “嗯?!”

  一剎那間意外發生,生之火轉移,跑到對面,而焚燒他陷入死境的火光也橫移,同生之火對換。

  轟隆!

  火光騰天,死氣激蕩。

  那五人迅速躲避,遠離楚風。

  楚風的身體冰火兩重天,發生逆轉。

  原本被燒出骨頭、血肉干枯的半邊身子,現在被生之火籠罩了,濃郁的生機伴著火光流淌,進入其軀。

  而另外一邊晶瑩的血肉之軀現在則被死火覆蓋,遭受慘烈的焚燒。

  這不朽的石爐太古怪了,生之火與死火竟然相互轉換,對調了過來。

  嗡的一聲,楚風將死的半邊身子開始復蘇,從另外半邊身子調運來的血液流淌,藉此煥發出蓬勃的生機。

  他的身體在被重塑,血肉再生!

  不過,也有壞的一面,原本完好的半邊身子則開始被焚燒,正在迅速干枯,皮肉開裂,骨頭露出。

  一切都翻轉過來了,生死轉化,他的左右半身的處境極速逆轉。

  “咦,居然這樣,真有意思,這太上八卦爐果然不可揣度,居然生死互換,若非這個小子先一步到來,為我們揭示出這樣的真相,我們或許會錯過。”

  一個銀發女子淺笑,帶著喜悅與興奮的神色。

  “收!”

  五人中有人輕叱,要收走那在火光中無恙的石罐。

  楚風額頭青筋直跳,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失去石罐,這關乎太大了。

  他竭盡所能,催動魂光,將那石罐搬運而起,向自身飛來。

  “還想妄動?這是我的了,已經不屬于你!”一個銀發男子開口,帶著冷酷之色,全力運轉大神王能量,要奪走石罐。

  楚風處境艱難,在生死關頭很難,很難分出更多的力量去同五人爭奪兵器。

  “唔,你要在此涅槃,可惜遇上了我等,感謝你為我們探路,不僅要奪你造化,半路摘桃子,還要搶你兵器。”

  那銀發男子探手,就要將凌空懸浮起來的石罐搶走。

  “你可以去死了!”早先曾出手的金發女子則再次出擊,捏劍訣后,爆發出讓人雙眼刺痛的光華,劍芒如星河炸開,太絢爛了,向著楚風劈去。

  “嗡!”

  關鍵時刻,石罐橫移,讓出手爭奪的那個銀發男子落空,不禁輕咦了一聲,居然被那苦苦在火光中熬煉的男子反奪回去了。

  當的一聲,劍光劈在石罐上,那璀璨的符文,無匹的劍氣,居然都在第一時間潰散了,被石罐所阻。

  楚風咳血,身體幾乎橫飛出去,剛才用盡能量搶回石罐,代價可不小。

  “起!”

  楚風喝道,全力以赴催動此地的場域,進一步激活整座石爐。

  轟的一聲,爐底劇震,像是火山噴涌,要大爆發般,沖起刺目的光束,那是色彩斑斕的火光,并伴著混沌氣。

  此外,還有雷霆閃電,宛若開天辟地般,毀滅之力無盡,生之氣息也格外濃郁,在石爐中轟鳴,劇震。

  嗖嗖嗖!

  五人都在第一時間倒退,這片地帶太可怕了,簡直成為了厄土,成為生靈的絞殺地,連他們身上的甲胄都在鏗鏘作響,火星四濺,被任何一道電弧擊中,或者被斑斕火光觸及,都會導致上面浸染過的真佛血、天仙血暗淡,靈性消失一些!

  “怎么可能?!”

  五人大吃一驚,他們看到,正中央部位那里,有一個八卦圖,中間有陰陽分割線,楚風坐在地面的線上,那里最為平靜,除卻生之火與死火跳動外,所有的雷霆與閃電都遠離那里了。

  也就是說,楚風的處境并未進一步惡化。

  相反,他們五人竟有被隔絕在外之勢。

  “我們獻上了祭品,他卻占據那里要進一步涅槃,不行,盡快干掉他!”金發女子喝道。

  此時,楚風目光如電,冷冷的看著他們,盤坐在那里,自身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說是沒有更可怕的變化,其實火光分明是增強了很多倍。

  可楚風沒有嘗試起身,依舊在那平衡中盤坐著,體悟生與死的煎熬。

  他已經意識到,所謂的涅槃,所謂的蛻變,需要的不僅是生之火的焚烤,還要那死火煅燒真身。

  在生與死間徘徊,兩種不同的火光熬煉出的體魄才是最強體。

  因為,他已經有了不一樣的感受,重塑的血肉肌體更強健有力,如果這樣生死輪轉進行很多次,他相信,他肯定要會進行生命層次的躍遷。

  轟隆!

  生之火與死火再次互相轉化了,楚風的身體也又一次體會到冰火兩重天的煎熬,干枯的半邊身子復蘇,有生機的半邊身子開始經受死火侵蝕。

  “時間寶貴,不能浪費,五副甲胄保我們在此涅槃,而不能平白揮霍掉靈性,斬了他。”

  五人向前踏去,周身火星四濺,在這一刻冒著混沌電弧,以及色彩斑斕的特殊光火,向著楚風的八卦圖那里殺去。

  轟!

  突然,楚風竟長身而起,不再盤坐,自行解決了平衡的問題,他站起來了。

  他是場域研究者,造詣極高,比在修煉領域更有天賦,的確稱得上古來罕有的奇才。

  這么長時間下來,他經過推演,終于弄清楚生死火光中的部分奧妙,洞徹了八卦地的不少符文與秩序的真義。

  現在,他掙脫出來,冷冷的面對前方幾人。

  嗡隆!

  并且,他在第一時間出擊,頭上懸浮著石罐,手中持著被召喚回來的金剛琢,向前沖了出去。

  轟!

  天穹像是被擊穿了,塌陷了,震耳欲聾。

  楚風手持金剛琢,主動進攻,轟向了那早先攻擊過他的金發女子,直接出擊。

  砰!

  巨大的轟鳴聲,還有無盡的神光綻放,這片地帶像是有億萬雷霆炸響,整座石爐都在搖動。

  楚風倒退幾步,持金剛琢而立。

  而前方,那金發女子滿臉的驚容,非常的蒼白,她踉蹌倒退,哇的一聲,大口吐血。

  她沒有想到那個男子能站起來,而且極速撲殺而至,跟她對了一擊。

  她身上的甲胄,居然有甲片凹陷下去,她自身嘴角在淌血,這一切都是被金剛琢轟砸的!

  楚風吃驚,他以為用金剛琢轟砸上去后,足以能將女子打爆,不曾想她只是吐血而已。

  石爐中,秩序符文流淌,火光跳躍。

  金發女子身上的甲胄間有佛血蔓延,隱約間,有一尊又一尊大佛在她的背后浮現,在誦經,鎮壓火光。

  她的氣息暴漲數倍不止!

  “原來如此!”楚風瞳孔收縮,進一步明白了她身上的甲胄多么的可怕。

  “不過,你們依舊都要死!”楚風寒聲道,一人獨對五位大神王。

  “要死的是你,今天你注定要成全我等,為我等探路后,你只能淪為祭品,活祭了你!”

  五人喝道,一同上前。

  這可是五位大神王,一同出手了,頓時各自的甲胄上都有佛血、天仙血等激活,鮮艷而璀璨,背后有大佛、有天仙出現,模模糊糊,極其可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